中国古代同性恋记载——女同篇

来自:热点网  |  2020年03月28日

如今,同性恋已经是一个普遍的现象,而与之相关的同性恋文化也在不断发展着。其实,从古至今,中国的史料以及文学作品中都有很多关于同性恋的记载。

在这里,我们介绍一下相对记载较少的女同性恋。


中国古代同性恋记载——女同篇

“金屋藏娇”

陈阿娇是汉景帝的姐姐馆陶长公主的女儿。她母亲原想把她许给当时的太子刘荣,却遭到拒绝,于是她将目标转向王美人的儿子刘彻。一次,她抱着刘彻说:“彻儿长大了要讨媳妇,这些宫女你要哪一个?”刘彻当即回答:“如果能娶到阿娇,愿盖金屋以贮之。”有了刘彻“金屋藏娇”的许诺,长公主不遗余力,使刘荣失去太子之位,由刘彻取而代之。

景帝病逝,刘彻登基即日践约。但刘彻为人风流,在有了卫子夫之后,更是三千宠爱集于一身。陈阿娇虽然贵为皇后之尊,却一直没有儿子,史书记载,阿娇为了治好自己无子之病,前后花了九千万钱。

在看到卫子夫得宠之后,陈皇后妒火中烧之余,几次对卫子夫暗下毒手,却没将之弄死。武帝得知这件事请后勃然大怒,但想起馆陶长公主对自己的拥立之功,还是压下怒火,没有处置陈皇后。

当得知卫子夫怀孕之后,出于嫉妒,陈阿娇居然求助于巫蛊之术。一位名叫楚服的女巫告诉她,自己有法术能让皇帝回心,但需昼夜祭祀,合药服之。同时又以巫蛊诅咒卫子夫等得宠的嫔妃。根据记载:“(陈阿娇)使女巫着男子衣冠帏带,与后寝居,相处若夫妇。”

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巫蛊事情败露,汉武帝派酷吏张汤严查此案。最后,楚服伏诛,皇后废处长门宫。陈阿娇之所以受到处罚,主因自然是巫蛊,但“上闻穷治,谓女而男淫”,可见她以皇后之尊却去大搞女同性恋实在大大丢了皇帝的脸。

巫蛊案后,陈阿娇被废。几年后,陈阿娇在悲愤中带着苦闷抑郁的情绪,离开了人世。其中陈阿娇和巫女楚服的故事也成为了我国历史上有关女同性恋的最早记载。


中国古代同性恋记载——女同篇

“对食”

不论在哪个朝代,宫禁之内女同性恋一直在暗暗地流行。宫女们由于长期的幽闭,因得不到与异性接触的机会而造成极度的性饥渴,从而性意识发生了转变。据《汉书·外戚赵皇后传》记载,到了汉成帝之时,中宫使曹宫与官婢道房“对食”。应邵注曰:“宫人自相与为夫妇名对食,甚相妒忌也。”

其后“对食”作为同性恋的隐语千百年来也一直在宫中流传。“对食”最初专指女子同性恋,到后来,女子与阉者的不正常行为也称“对食”了。不过,“对食”偶尔也能遇见状元郎。五代十国的南汉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太监王朝,南汉皇帝规定,做状元者,必先受宫刑。这些受阉的状元多成为宫女的“对食”伴侣。故罗履先《南汉宫词》云:“莫怪宫人夸对食,尚衣多半状元郎。”


中国古代同性恋记载——女同篇

“女道士鱼玄机”

鱼玄机大唐名噪一时的天下名妓。唐皇甫枚传奇小说《三水小牍》记载:“西京咸宜现女道士鱼玄机,字幼微,长安倡家女也。色既倾国,思乃入神。”

鱼玄机在年轻时曾是一名才女,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但后来被当朝状元李忆所伤,伤透了心的鱼玄机进入道观,成了一名道姑。心如死灰的鱼玄机自此改变,往日青涩的才女变成了风情万种的美艳道姑,自此每日都有文人雅士、风流公子留宿观中。

同性恋行为在道教中是不违反教规的。因此,鱼玄机除了有不少男情人外,也有女性情人。她(1 9岁)与和她一起修炼的女道士采苹(1 6岁)共食同寝,双方一有争执,总是采苹吃亏哭泣,这种事几乎每天都有,可是又很快和好如初。鱼玄机那首著名的《赠邻女》就是写给她的: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金兰”

这种现象多发生在明清两代的南方地区。在金兰会中,女子之间结为姐妹,亲如夫妻,祸福与共,终身不渝,居住的房子男子禁止入内。她们结盟的仪式叫“梳起”,举行这种仪式时,像新娘出嫁一样,将做姑娘时常留的大辫子梳成别的发型,到寺内神前,当众杀公鸡喝血,拜神发誓。凡是经过“梳起”的女子,一切婚约均属无效,而男家也不能强娶,但可以索要赔偿聘金和重新订婚的费用,这费用由结拜姐妹共同承担。

清代梁绍壬在他的《两般秋雨庵随笔》中记载了广东顺德蚕女组成的“金兰会”:广东顺德村落女子,多以拜盟结姐妹,名金兰。女出嫁后归宁,恒不返夫家,至有未成夫妻礼,必俟同盟姊妹嫁毕,然后各返夫家。若促之过甚,则众姐妹相约自尽,此等弊习,虽贤有司弗能禁也。李铁桥廉使令顺德时,素知此风,凡女子不返夫家者,以朱涂父兄,且鸣金号众,亲押女归以辱之,有自尽者,万方数据悉置不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