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小说

【逃学威龙】前传 1-2章

时间:2022-07-20 浏览量:76次

【逃学威龙】前传 1-2章

前传野狼

第一章蜜蜂

杨玮跳上吉普车,刚想喘口气,一只纤细的脚已裸裎在他眼前。杨玮吓了一

跳,顺着光滑柔韧的小腿向上看去,浅绿色超短裙下一双雪白浑圆而又修长的美

丽大腿极为随意地微叉着,大腿间深处黑乎乎的一片阴毛在透明似的紧身三角裤

下一览无遗。杨玮心中怦怦乱跳,再往上看,纤腰如柳之上一对高耸的乳房在衬

衣内圆滚滚地鼓凸,那张俏脸正懒洋洋地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杨玮脸上不由一红,轻声地叫:" 月亮儿……" 倚躺在吉普车后排座上的正

是肖刚的女朋友月亮儿,也是此次进山狞猎五人中唯一的女性。月亮儿将双腿闭

上,从前排椅靠背上缩回来,问:" 他们呢【逃学威龙】前传 1-2章?" 杨玮仍沉浸在刚才那惊艳的一瞥

当中,愣了一下,才醒悟过来,连忙回答:" 还在打猎,不过这附近也没什么野

兽可以打了,再往里面走,就是森公所划定的保护区了……" 月亮儿轻轻地一笑,

恬然问:" 为什么你不打了?" 杨玮苦笑:" 三支猎枪四个人,我用什么打?与

其跟在他们后面乱转我不如回来歇一会儿。"

月亮儿笑着说:" 你回来也好,这山这么大,我一个人在车上,也挺害怕呢。

" 杨玮笑着点点头说:" 知道你害怕,所以我就回来陪你了。" 眼睛不由自主地

瞄向月亮儿雪白的大腿,脑海中又浮现出那黑白分明的极端,那让人神驰的一幕

似乎又已重现。

月亮儿立即发现了杨玮目光的异样,她脸上一红,急忙跳下吉普车,向高山

远眺,佯问:" 他们这会儿已经在哪个山头了呢?" 杨玮站在她身后,指着密林

后面一小截露出的山尖:" 在那里吧,他们说看有没有山羊或者野兔子。" 月亮

儿轻轻点了点头,杨玮突然一把抱住了月亮儿纤腰,搂得死死的。月亮儿一惊,

奋力挣扎,怒叱:" 你干什么?" 杨玮已腾出一只手按住了月亮儿胸前一只丰满

鼓韧的乳房,喘着粗气说:" 我想和你性交。"

月亮儿拼命挣扎,怒骂:" 无耻!快放开我,杨玮,不然我叫了!" 杨玮兽

性大发,猛地将月亮儿【逃学威龙】前传 1-2章摔倒在地上,扑了上去,掀起了月亮儿的超短裙,一把按

在月亮儿的阴部上。月亮儿差点晕了过去,她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不停地弹动着,

一边用手乱抓杨玮的脸,身子拼命地扭动一边哭喊:" 混蛋!放开……" 泪水已

盈眶而出。

杨玮满脸通红,青筋凸现他按在月亮儿阴部上的手猛地一抓一扯,已将月亮

儿那纱罩似的三角裤撕得稀烂丢在一旁。月亮儿一声惊叫,奋力一挣已挣脱杨玮

单手的按压,她尖叫着,连滚带爬地向一边逃去,超短裙时而撩扬,赤裸裸的浑

圆臀部不时展现,无比诱人。杨玮喘着粗气冲了上去,月亮儿围着吉普车东爬转

转,杨玮竟未追上。杨玮双眼充血,猛地扯掉身上的衬衣,嚎叫着像狼一样跃上

吉普车,居高临下猛地扑了下来,已将正在奔逃的月亮儿掀翻在地上。

杨玮一下骑坐在月亮儿胯部,双手快速无比,已将月亮儿衬衣乳罩一把撕开,

一对饱满尖耸的雪白乳房顿时裎现眼前。" 啊……救命啊……" 月亮儿秀发乱舞,

痛苦地摇着头,双手乱打双脚乱踢,尖叫声响彻林空却于事无补。杨玮已拉下自

己的裤子与内裤,露出直挺坚硬的阴茎,他抱住月亮儿不停弹动的双腿,将它们

用力分开,向自己胯部拉来。月亮儿挣扎得更凶猛,更厉害,她从头到尾都没有

妥协过。杨玮欲火焚身,哪管这么多,他一手牢牢箍着月亮儿的腰,一手捏住自

己火涨阴茎,对准月亮儿大腿间那片浓密阴毛下的阴道口,下身一挺,已将阴茎

从那圆圆洞口送进去半截,杨玮已然是大汗淋淋,气喘吁吁。

月亮儿自他阴茎插进自己阴道的一刹那,整个人像傻了一样,不再叫,也不

再挣扎,只是用一种不相信这是事实的目光愣愣地瞪着杨玮。杨玮一点儿也没有

迟疑,他奋力一耸,已将一整条阴茎顶进了月亮儿那圆圆紧紧的阴道深处,齐根

而灭。他快乐地哼叫着,将阴茎有节奏地抽送起来,不一会儿,月亮儿阴道中便

分泌出了淫水,有了这滑腻液体的滋润,杨玮行动得更加惬意,抽耸之际,月亮

儿阴道中竟发出了" 叽啪叽啪" 的水响声。

杨玮伸手捉住月亮儿胸前那对丰满柔软的雪白乳房,用力揉搓着,享受那女

性的弹嫩与滑韧,手指拨弄着尖端红润的两粒乳头,不一会儿月亮儿乳头便硬胀

起来屹立在双峰之巅。月亮儿突然开口了:" 杨玮,一会儿肖刚、王志云、左勇

回来,知道你强奸了我,他们一定会杀了你!" 杨玮陶醉在淫乐中,对月亮儿恨

意盈然的恐吓充耳不闻,他一次比一次更加猛烈地撞击着月亮儿的阴部,脸上神

色如痴如醉。

月亮儿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她闭上双眼,好像是一个旁人一样对这身体的原

始交媾置之不理。杨玮喉中发出模糊的低吼,他用力将自己的阴茎顶入月亮儿的

阴部,深入,再深入!耸动得如此凶猛,以致于月亮儿身体都不由自主地退移起

来。终于,杨玮在奋力抽耸中,一股灼热的精液已射进了月亮儿的阴道深处…

…杨玮趴在月亮儿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一会儿他的阴茎在月亮儿阴道中

慢慢变软变小,被月亮儿收缩的阴道壁挤了出来,湿萎萎地垂搁在阴道口上。

良久,月亮儿冷漠地说:" 杨玮,行了吧?" 杨玮揉了一把月亮儿松软的乳

房,疲惫地笑了一下,从月亮儿身上翻了下去,躺在草地上休息。月亮儿翻身坐

起,用被撕烂的内裤将下身阴道口流出来的秽液拭去,默不作声。杨玮伸手捏住

她一只下垂的丰乳,开口问:" 你要向肖刚告我吗?" 月亮儿没有说话。杨玮又

说:" 其实,如同蜜蜂一样,它蜇人时会很痛,但却没有毒,过几天就好了。更

何况,蜜蜂是勤劳忠诚的朋友。"

月亮儿咬咬牙,侧过头来鄙视地看着杨玮:" 你怕了?你发泄完了兽欲之后

就害怕了?我不会放过你这畜牲的!" 杨玮一笑:" 是么?" 手中早已握住的一

块山石猛地砸在了月亮儿头上,月亮儿一颤,已倒了下去,鲜血从黑发间流淌出

来。杨玮举起山石又待砸下," 砰!" 的一声枪响传来,他回过头,远远的,肖

刚,王志云,左勇三人正握着猎枪向吉普车快速跑来。杨玮大惊之下,扔了石头

拎着裤子向密林深处落荒而逃,转瞬消失。

第二章逃亡

肖刚悲痛地摇了摇头,泪水夺眶而出。王志云、左勇不相信地同时问:" 真

的不行了吗?" 肖刚咬着牙:" 砸中了太阳穴,这畜牲!" 他把月亮儿的尸体放

在吉普车后排座位上用衣物盖好,回过头来,眼中一片血红,沙哑着声音问:"

我们是不是朋友?" 王志云握紧猎枪,咬牙切齿地咆哮:" 杀了他!肖刚,我们

杀了他为月亮儿报仇!" 三人面面相觑,眼中皆是杀气腾腾。肖刚掏出猎刀,刺

穿吉普车一只轮胎使它成为废物,收拾好行军包背在背上,挥挥手,三人向杨玮

逃逸的方向追去。

" 注意,我们的对手是具有高度智商的人,因此我们绝不能分开以防止他逐

个击破。森林虽广,但他逃跑时狼狈不堪,一定留下了不少线索,同时他没有任

何谋生工具,连上衣都没有穿。我们追杀他困难,他逃跑起来更困难!更何况,

我们是正义的,而他,是恐慌,邪恶的!" 从特种部队退役的左勇说到这里,蹲

下身来,仔细寻览地面上的每一处杨玮逃跑时留下来的痕迹。" 看,折断的树枝,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向北硬闯才有可能将树枝撞断。在北边!" 三人持枪急追。

杨玮像一只丧家之犬一样在森林里乱窜,赤裸的上身被树枝藤蔓割得血痕累

累,裤子没有皮带,他用一根野藤系住。边逃边胡思乱想," 为什么我要强奸她?

为什么我要杀了她?这一切是为什么……" 他停住脚步,回头张望,密林重叠,

无边无际。一时间杨玮怔在那里,头脑中一片空白。

良久,他冷静下来," 他们一定会来追杀我!如果三个人一起来,那月亮儿

一定死了……如果只有两个人来,那月亮儿一定还活着,被剩下那个人送去森公

所医疗站了。无论如何他们绝不会放过我……左勇在陆军特种部队服过役,王志

云是大学运动会枪靶射击冠军,肖刚在马拉松赛跑上拿过前三名。我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没有!我要活下去,只有靠逃命!" 杨玮伸手在潮湿的地面上抓起一把稀

泥抹在身上,又折断了几根较粗的树枝,挑了一根断口尖锐的拿在手里做武器。

" 我要活下去,就只有比他们更聪明,更残忍!" 杨玮不再犹豫,握着树枝

继续奔逃。连翻过两座山头,他已累得要命,跪在地上,大口地喘息:" 水…

…哪里有水……" 杨玮倒在地上,虚脱之极,几乎昏死过去。依稀仿佛,他听到

了很远的地方有着隐约的流水声传来,杨玮像野兽般一跃而起,向着流水声的方

向跌跌撞撞地寻去,不多时便看到一条小河在山谷下涓涓流过。

杨玮没有动,因为在河滩上,他发现了一顶野营用的帐篷,几个身影在河边

忙碌着。杨玮很小心地从帐篷后面潜伏过去,距离近了,他发现是几个城市打扮

的青年男女在用篝火烤鱼嬉闹。杨玮心念一转,已踉跄着冲了出去," 救命啊!

" 他猛地摔倒在地面上,毫不做假。几个青年男女丢开手中活计,一涌而上。"

怎么啦?" 杨玮半真半假地喃喃:" 水,水……" 一个青年男子已用水壶喂他一

大口水,几个人七手八脚将他抬到帐篷里半生不熟地急救。

杨玮渐渐" 神智" 清醒,看着眼前几张未谱世事的学生面孔,告诉几个大学

生," 他是亿万富翁杨业的独生子(见鬼),父亲的私生子为了争夺家产,趁他

进山狞猎时派了杀手来狙击他,杨大公子(就是他自己)的随从保镖都被杀手干

掉了,因为杀手要他的活口以威胁即将病死的父亲修改遗嘱才暂时没有杀他。半

夜里他偷偷磨断绳子逃了出来(有伤为证),不辩方向,又饥又渴逃到这里,杀

手们正在追杀他(确实有人在追杀他)。"

看着杨玮上身光赤,伤痕累累的狼狈样,几个青年男女立即相信了他。杨玮

假惺惺地说:" 有电话吗?快报警并且通知我家里……" 一个男青年摇摇头说:

" 深山老林的哪来的电话?就是有手机也接收不到信号,何况我们没有。" 杨玮

神情无助地央求说:" 请你们帮帮我好吗?我们杨家一定会重重酬谢你们的。"

最漂亮那个女生已理所当然地说:" 这还用说吗?我们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

半个小时后,河滩上已失去了帐篷的影子,烤过鱼的火堆都用泥土掩盖上,

远远看去绝对不会发现曾经有人活动过的痕迹。山崖下,杨玮已套上了一件一位

男生的黑色牛仔服,他检查了手上所有的装备:" 一支双管猎枪,五十发子弹。

食物与水都很充足。帐篷、寝具、雨具齐备。六个人,三男三女,分别是张少华、

邓良、朱忠孝、江丽华、卢丝、陈浅香。台大的学生,利用暑假来森林野营,狞

猎是借口,谈恋爱才是真正目的。" 杨玮笑了,几个连枪都瞄不准的大学生自然

将猎枪交给了服过兵役的杨玮掌握(虽然只是海军水兵),以对付那群穷凶极恶

的" 杀手" !

杨玮领着大家向森林深处走去。" 不能向外走,去森公所的大路一定被杀手

控制了。" 他一边胡言乱语一边在心里盘算着:" 这伙呆大学生不是左勇他们的

对手,而且根本不能让他们对上面……" 想到这里,杨玮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恶毒

的念头:" 干脆杀了他们,这些干粮和水也许够我一个人走出这森林的……而且,

还得找一个替死鬼,不然一回到台北就会被警察逮捕的……不判死刑也是到火烧

岛终生监禁!" 不由自主地他竟打了个寒颤。

" 邓良。" 杨玮突然开口。六个人全停了下来,邓良抹着额头的汗水问:"

杨大哥,什么事?" 杨玮一脸沉重地说:" 我们这样走,迟早会被追上的……那

群杀手有猎狗!" 大学生们顿时傻了眼," 那怎么办?" 杨玮看着邓良,若有所

思地说:" 我们两个身高体形差不多,如果能调换衣服后分开走,到晚上再会合,

这样猎狗便会被引到别的地方去,我们的大队便会安全。"

邓良的女朋友卢丝有些疑惑地问:" 这个方法是很好,但我们怎么会合呢?

这森林这么大……而且,邓良回来时猎狗不就又被引回来了么?" 杨玮点头说:

" 对。但我们可以用你们携带的森林旅游地图选定地点,用指南针控制方向。邓

良可以在指定地点等我们,到时我再一个人拿另外的衣服过去,他调换后再扔掉

旧衣服,猎狗没了气味指引,杀手们追踪也就自然断了线索。" 大家觉得合情合

理,纷纷点头赞同。

杨玮见邓良仍然有些犹豫不决,便开口许诺蛊惑说:" 杀手又不认识你,你

没有危险的。如果我能安全脱险,我们杨家一定会酬谢各位,邓良同学以身犯险,

至少会得到一千万台币作为报偿。"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邓良看到自己的女朋

友卢丝已兴奋得两眼放光,当下便答应下来。杨玮迅速与邓良换了裤子与鞋袜,

坚持要邓良赤裸着上身,说这样才可以事半功倍。临分别时杨玮再三叮嘱:" 沿

路多留下一些痕迹,到达目的地后我会单独来接你。" 邓良连连点头,有种做英

雄般的感觉,给了卢丝一个戏剧的吻别后,潇洒上路。

杨玮一行顺着另一条森林小径向前行走,一边走一边向几个大学生夸耀自己

生活环境的富足与优越(大多数是花边杂志内容的翻版),以激起大学生们的崇

拜与期盼,为他更加卖力效劳。" 你们都知道' 阳光集团' 是台湾最大的跨国集

团之一,产业结构遍布各个商业领域。家父杨业(大言不惭)是' 台湾十大富豪

' 排名第三位的商业巨子,他唯一的合法妻子只有我的母亲。但是,没有想到在

他老人家病重之时,他在外面的私生子竟然起了狼子野心,为了财产加害我这个

' 阳光集团' 的合法继承人,幸好遇到了你们……如果这次能化险为夷,你们大

学毕业后我都聘请你们到' 阳光集团' 工作,直接从部门经理助理职务做起,年

薪可达百万……"

几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听见阳光集团的少东(见鬼)许诺他们毕业后就可以

进入这家全岛知名的大型跨国集团并且成为行政管理人员,职高薪厚,不由都兴

奋之极,逃亡的步伐更加精神抖擞。夜色将近,杨玮一行已顺利到达目的地,朱

忠孝更在附近山崖下找到了一个藤蔓半掩的荒废熊洞,又大又宽敞,杨玮十分满

意,决定在熊洞中过夜。几个女孩子将山洞打扫干净后铺上睡袋,不敢生火便用

携带的罐头当晚饭,杨玮趁大学生们忙碌时从他们的救护药品中摸出一瓶药来,

在没人注意时将整瓶药粉倒进了水壶中。

" 你们先吃饭吧,我去接邓良。" 杨玮假惺惺地嘱咐了两句,拎着一包衣服

出了山洞。有指南针的指引十几分钟后杨玮便顺利找到了与邓良约定的会合地点,

一道地势险峻的山崖顶上。" 杨大哥……" 邓良从草丛中爬了出来,在黄昏山风

中冷得浑身哆嗦。杨玮看着邓良肮脏赤裸的上身满是血口交错,伤痕累累,不由

心中大悦,满脸堆笑地说:" 邓良同学,辛苦你了。" 向他伸出手去,邓良正要

接衣服,杨玮已猛地一把将他推下了山崖,邓良惊恐的尖叫声在空寂的山谷中惨

厉地回荡,不到几秒钟便截然而止。

杨玮绕来绕去花了近半个小时才到达谷底,一眼便看见邓良的尸体极为显眼

地摊在小溪边的一片鹅卵石上,鲜血流得到处都是。杨玮抓起邓良的头发,举起

一块带血的砾石在邓良的脸上砸出一个大洞,再将石头放在邓良的脸下,造成他

摔死时撞破了脸的假象。杨玮又将自己的钱包与身份证放在邓良裤袋中,确信任

何人看见这具面目全非的尸体都会以为是杨玮自己,才满意地沿着原路返回熊洞

之中。

黑暗中几个大学生早已躺在睡袋中进入了梦乡,心细的他们还特地留了一个

空睡袋给杨玮。杨玮这一天强奸杀人逃亡奔波,也早已累得要命,但他一点儿也

不敢松懈,强打着精神抽出一把大学生们交给他的猎刀握在手中,伸出另一只手

去在黑暗中摸到一个扁平的胸口,捂住那人的嘴一刀捅下,那身体剧烈挺动起来,

杨玮继续几刀捅下,那身体平静下来,一动不动。杨玮又依次摸索过去,这一次

却在睡袋下摸到了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呼吸在有节奏地上下起伏着,他刚想

一刀捅下,却发现自己的阴茎已不知何时硬了起来。" 好吧,先不杀。" 杨玮绕

过女人,将剩下那名男生捅死在睡袋中,用登山绳把三位女大学生绑住,再用布

团塞住她们的嘴。" 天亮了就好了。" 杨玮钻进那个空睡袋中,迷迷糊糊地睡着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