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欲小说

【欲望】 第二十七章

时间:2022-07-29 浏览量:12次

【欲望】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这床是出奇的大,并排躺七八个成年人都不成问题,床褥又特别的软,人躺

在上面就像掉进了棉花堆里,说不出的舒服。

我闭着眼,仿佛置身于云端,身子轻飘飘的,时不时吹来一阵微风从我的脚

底一直掠过我的整个身体最后在脸蛋上轻轻摩挲着,我忍不住微微张开了樱唇,

从齿缝里溢出一串愉悦的喘息声。

这感觉是如此熟悉,一个成熟女人在性爱的围城里禁锢了多年以后,欲望终

于找到了出口,就像野马脱缰一般无法停止下来,我觉得自己已经堕落了,身体

有着这种明显动情的反应,我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丈夫,甚至也不是现在跟我关

系最亲密的儿子,我恍惚的意识里只想到了一件白色的长大褂,这成熟的男医生

好讨厌呀,他的手指怎会如此温柔,明明是一张不甚舒适的检查床,却让我感觉

像躺在一张水垫飘在大海里随波微微摇晃,十分惬意。

男医生正在细致地给我做着身体检查,双手从我高耸的双峰一直揉到平坦的

小腹,每掠过一寸肌肤就让我禁不住一阵战栗,他的手划过了我三角区那茂密的

黑森林,轻轻地把我两条修长的腿架到了检查床两边的托架上,他用一种崇拜的

眼神扫视着自己面前这具熟女特有的丰满肉体,然后这张棱角分明的脸慢慢地往

下移到了我毫无遮掩的两腿正中,他肆无忌惮地窥视着我的私处,我几乎要放声

呼喊起来,护士都跑到哪去了?这男医生接来下会做什么?

我下意识地想把大腿并拢起来,但是马上就被一双大手牢牢按住了,紧接着

一条软绵绵的东西覆在了我隆起的阴阜上,凉飕飕的,这难道是?男医生的舌头

熟练地撩开了我丰满诱人的两片肉唇,又痒又酥的感觉让我又一次强烈地战栗起

来,这是哪门子的妇科检查啊?但是我们潜意识里都隐隐地期盼着在做妇科检查

的时候遇到一位英俊的男医生,不是吗?

下体传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实在忍不住了,水蛇一样的纤腰扭动起来,

但已经探入体内的那根舌头却怎么也无法摆脱,在我的秘径里左右刮蹭着,我条

件反射地收缩着壁腔,一股暖暖的潮湿涌了出来瞬间就把这根灵巧的舌头淹没了。

「徐哥……嗯……不可以……」我懒洋洋地呻吟着。

回应我的是一双大手,用力地把我两只丰满高耸的乳房搓弄着,那细腻的手

指还不停地捏着顶端的两粒圆圆的葡萄。

乳头传来的些许轻微疼痛让我猛然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哪里是徐国洪,

是儿子那充满稚气的白净脸蛋。

昨夜激情过后,我就把儿子早早赶回自己房间去睡了,毕竟我自己也累了,

要是让他逗留在我的卧室里,不知道要折腾到凌晨几点。

「啊……小坏蛋……怎么又溜进来了。」我脸上一热,自己还做着跟徐国洪

这个成熟男医生缠绵的春梦,原来身体上的反应却来自于现实里宝贝儿子的挑逗,

一念至此,羞得我只想找条缝钻进去。

我歪着脑袋看了看床边,还保留着昨夜跟儿子酣战过后一片狼藉的战场,皱

巴巴的开裆连裤袜上一滩滩凝固的硬块,地板上左一团右一团的纸巾,一双用来

助性的黑色鱼嘴细跟高跟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我脚上飞出去的,唯一留在身

上的蕾丝小睡裙方才已经被儿子掀到腋窝的位置,这小家伙正趴在我的两腿中间,

有滋有味地替他妈妈口交呢,怪不得我的生理反应那么强烈。

儿子往上抬了抬身子,趴在我的肚子上,一只手握着我左边的乳房轻轻揉来

揉去。

「妈妈,刚才您是不是在喊谁的名字?」儿子脸上流露着一丝疑虑。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暗叫苦,自己怎么会这么傻,做着春梦把徐国洪的名字

差点都叫出来了。

我赶紧伸出双臂揽住儿子的颈项,用嘴唇把儿子的嘴封住了,深情地亲吻了

几下,又伸出右手摸索着从儿子的小腹下面探进他的内裤里,握着了他那根硬邦

邦的家伙,晨勃加上爱抚母亲的身体让他的男性象征出奇的坚挺。

「瞎说,一大早妈妈被你这个小坏蛋弄得神魂颠倒的,还能叫谁的名字,我

叫帅(徐)哥,可不就是叫你这个小坏蛋吗?谁有我家的乐乐帅?」

儿子本来就单纯,加上我这样称赞,他又笑呵呵地缩下身去打算替我继续口

交。

「好了,小帅哥,妈妈已经被你舔得湿透了。」我伸手按住了刚把嘴唇贴在

我阴唇上的儿子。

「舒服吗?」儿子用舌尖轻轻撩了撩我那道水淋淋的缝隙。

「好舒服,妈妈想了。」我担心儿子还会联想到刚才我的失语,赶紧把他诱

惑到正戏上来。

我扭着柳腰,翻身跪在床上把丰满浑圆的翘臀高高抬起,我肉感的身段本来

对儿子的诱惑力就很大,加上摆出这样一副等着他进入的淫荡姿势,儿子哪里还

按捺得住,匆匆忙忙地把内裤往下一拉,趴在我的屁股上用力一顶,晨勃的年轻

阳具果然强壮,一下子插进了我湿漉漉的阴道深处。

「啊……」我忍不住仰起头,直到这深深的一击带来的快感弥漫到到我的全

身每一个细胞。

「乐乐,好老公,你好强,顶到人家了。」我骚浪地叫唤着,一边转过脸来

娇羞地看着儿子,两颊的红晕让我的女人味更加浓郁,面对着骚得入骨的美艳母

亲,儿子忍不住低下头在我的脸蛋上疯狂地亲吻着,下身的抽插更加有力,连续

几次地撞击到我的花蕊深处,让我全身禁不住地战栗起来。

「妈妈,我最喜欢用这个姿势跟您做了,看着您这又大又圆的屁股,太兴奋

了。」儿子扶着我的腰的双手移到了我的翘臀上,张开手指使劲捏着我颤动着的

臀肉。

「小坏蛋……脑子里尽想着这些……嗯……哎呀……嗯……坏东西……」儿

子情绪十分高涨,抽插的幅度也很大,撞击得我话都说不连贯了。

「难道您不喜欢吗?」

「喜……喜欢……啊……这样插得好深……」

因为快感加剧,我左右摇着头,一头长发披散着遮住了我的脸,最后我不得

不把脸贴在了松软的枕头上,看不到周围的环境,却清晰地感觉到儿子那粗大的

阳具在自己桃源洞里一进一出搅起一波波浪潮。

在儿子的攻势再一次达到顶峰的时候,我脑海里闪现了一下徐国洪那条更加

粗更加长的阳具,还没等我详细幻想一下,一阵热浪从我两腿中间喷涌而出,我

赶紧抬起脑袋反手把儿子的头发抓住了,这突兀的动作仿佛弄疼了儿子,他张嘴

叫了一下,但是我很快就把他的脸往下压着,让我们的嘴唇亲密地贴合在了一起,

一边贪婪地亲吻着一边感受着高潮将我包围的快感,儿子的高潮比我来得稍晚一

些,他是搂着我的腰把我压在床单上,让我平趴着,这样我那深深的股沟辅助着

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夹着他的阳具,一股接着一股的热流直喷我的阴道深处,连

续射了四波,喷在宫颈上刺激得我直打哆嗦。

「小坏蛋,又射进去这么多。」我转身幸福地把儿子紧紧搂在了怀里。

母子俩在床上相拥休息了几分钟,我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差十分钟就早

上八点。

「起来洗澡吧,你不是说今天跟子阳他们去植物园采集什么标本吗?」我把

手臂从儿子的环抱中挣脱出来。

「时间还早呢。」儿子搂着我不放手。

「妈妈要起来做早餐啊,一大早就做运动,你肚子不饿啊,妈妈的肚子可是

饿坏了。」我边说边从床头柜上的抽纸盒里抽了几张纸巾,低头擦拭着自己的私

处。

儿子看见我在清理身体,一骨碌爬起身子,也伸手扯了几张纸巾。

「妈妈,我来帮您。」儿子把纸巾覆在了我的阴户上。

「哎,别闹。」我脸一热,赶紧把大腿并拢了,不想让儿子看见刚才的激烈

运动把他妈妈弄得下面湿腻不堪。

「没闹,妈妈您躺着让我来。」儿子执拗地要把我的大腿搬开。

我知道儿子是出于对母亲的关心,他的乖巧也让我一阵感动,我微笑着在儿

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往后躺在软软的枕头上,顺从地把大腿张开了。

儿子用纸巾细致地在我的阴唇上来回摩擦着,我忍不住又是一阵低低的呻吟,

话说回头,这还是第一次,男人在跟我做完爱以后体贴地替我清理身体,一种满

足感油然而生。

我微微闭上了双眼,阴户的一阵阵酥痒让我说不出的舒服,仿佛睡意又涌了

上来,慢慢地我感觉阴户凉飕飕的,两片潮湿的肉唇竟然又缓缓张开了,我睁眼

一看,儿子又把我一条大腿扛在肩膀上,低头用舌尖在舔我的阴唇。

「乐乐……你又使坏……」我软弱无力地伸手推了推儿子的脸。

「这样更干净嘛。」【欲望】 第二十七章儿子坏笑着。

被儿子舔了几分钟,我小腹又开始缓缓升起了一团火,不行,不能太纵容他

了,昨晚回到家就做了两次,今早又做了一次,连续的做爱总是会伤到儿子的元

气的,尤其是他还在长身体的发育阶段。

「好了好了,还说替妈妈清理,我看是越来越脏。」我坐起身子把儿子拽了

起来。

「哪里会脏,妈妈这里流出来的水儿味道可香了。」儿子不依不饶地腻在我

身上,一根手指头在我小腹下卷曲的毛发中间转来转去。

「香你的头,还不赶快把床铺整理一下,看你做的好事。」我跳下了床,扯

了几张纸巾扔给儿子,看着皱巴巴的床单上那一小滩水渍,我脸一下子红了,把

小睡裙放下来遮住了自己丰满肉感的身体,一边束着头发一边走出了卧室。

儿子今天是去植物园为兴趣班的课外作业采集标本,做好早餐以后他又在餐

桌上毛手毛脚地纠缠了我好一会,最后是子阳他们打来电话催了以后才依依不舍

地离开,送他出门的时候我千叮万嘱让他小心安全,听着他的脚步声消失在楼道

里我才微笑着关上了门。

靠在门板上,我下意识地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纤细的柳腰,往后又按了按挺

翘的丰臀,触手之处是那么富有弹性,再低头看看自己那高耸的双峰,把针织短

袖衫胸口撑得圆滚滚的,这一切都处于女人最成熟最诱人的阶段,也难怪儿子对

我的身体这么迷恋,我双手掩着脸颊,美滋滋地开始了家庭主妇一天的家务工作。

洗碗、洗衣服、换洗床单、拖地板,把这一大堆活全做完以后已经是快中午

的时候了,我累得半躺着靠在沙发上休息,远远地听见手机在卧室里响,我十分

不情愿地起身去拿起来接听,是杜丽的电话。

「晶晶,先跟你打个招呼,待会我们家老徐要是打电话问你,你就说我们学

校今天组织部分老师要到乡镇中学交流,知道不?」原来是要我给她打掩护。

「你胆子也太大了,周末徐哥不是在家里吗,憋两天都不行啊?」虽然明知

徐国洪已经知道妻子出轨,我却不方便跟杜丽明说。

「下个月就高考了,你知道的嘛,要珍惜每一次机会哦。」杜丽在电话那一

头轻声地笑。

「真受不了,如胶似漆的,别假戏成真了,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我想了

想,又语带双关地说:「整天把老公丢在一边,小心他跟别人跑了,正教授医师,

事业有成的男人,抢手着呢。」

「就他呀,你要的话拿去,哈哈哈……好了,我赶时间呢,记住啊,老徐打

你电话,你照我刚才教你的说。」

杜丽扔下一连串娇笑把电话挂掉了,我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半响才回过神

来,躺在床上忍不住想象着杜丽跟子豪偷欢时的场景,有个年轻充满活力的情人

真是好啊,虽然我也有儿子这个小情人,但是很多地方他都还太稚嫩了,像子豪

那种高三男生,懂得的东西一定不少,要不然杜丽也不会如此沉迷其中,回想起

在杜丽的小宿舍里撞破他们偷情的那一次,篮球队长那壮实的腰身仿佛又清晰地

浮现在眼前,我的两腿中间像是有一群蚂蚁爬过一般又痒又麻,我伸手抚着自己

的脸颊,早已火烫火烫的了。

幸亏已经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了,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继续胡思乱想,乐乐说

想吃我亲手包的饺子,我围上围裙,在厨房里忙乎起来,刚包好五六十个的量又

听见手机在响。

我一边把粘着面粉沫的双手在围裙上擦拭着一边走回卧室拿起手机,看了看

来电显示,儿子的电话,这小皇帝该不会是贪玩又不回来吃午饭了吧,那可白白

浪费了我花心思包了好几种花样的饺子。

「唐阿姨!」电话那一端传来急促的声音,我听得出是儿子平常玩在一起的

三个伙伴之一小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了起来。

「小辉,怎么是你?」

「唐阿姨,乐乐和子阳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你快说啊。」我手里的电话差点滑落下来。

「我们从植物园出来的时候,一辆汽车冲上人行道,子阳把乐乐推开,两个

人都被撞到了。」

我脑袋一阵眩晕,赶紧一只手扶住了床头柜。

「乐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连声追问着。

「急救车已经来了,乐乐和子阳都送往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了,我和小军搭着

计程车也正在去医院途中。」

「我马上到。」我匆匆挂下电话,也来不及换衣服,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

一路念叨着:乐乐,宝贝儿子,你千万不要有事,小跑着下了楼梯取车就往医院

赶去。

一路上我把车子开得飞快,幸亏是周末,路上的车比平常少很多,当我飞速

驶进医院停车场的时候,医院的保安略带不满地盯着我看了好几眼。

「晶晶,晶晶,晶晶。」我下了车心急火燎地往急诊室赶,一开始都没意识

到有人在叫我,直到他连喊了几声,我才猛然顿足转眼去看。

徐国洪从停车场小跑着跟了上来,我这才想起,这是他工作的医院。

「看你神情恍惚的,啥事啊?」

「乐乐被车撞了。」我丢下一句话又转身继续走向急诊楼。

「啊,那赶紧,我也去看看。」徐国洪几个大步赶在了我的面前。

走进急诊楼大厅,徐国洪直接走到护士站,询问刚才急救车送来的交通事故

的小孩在哪个诊室,护士自然是认得他的,马上就给他查到了。

「三号急救室,这边。」徐国洪对医院环境很熟悉,领着我穿过一大群等候

的家属直接从医生通道进了急救走廊。

远远看见小军和小辉坐在急救室门口的长椅上,看见我进来,两个孩子都站

了起来,正好这时候急救室的门也打开了,三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小张,孩子怎么样?」徐国洪迎面就问其中一位医生。

「没有生命危险,一个右手骨折,一个右腿骨折,右手多处软组织挫伤,头

部有过一定程度的碰撞,问题不大,具体要看片子出来,您认识伤者?」

「朋友的小孩,没事就好,你多留点心啊,我改天请你吃饭。」徐国洪拍了

拍那个医生的肩膀,又转身冲我露出一丝微笑。

「孩子没大事,放心吧,我带你进去看看。」

我刚跟医生说我是孩子的母亲,那医生就很轻松地安慰我,说徐国洪是他的

老师,有他在,让我不用担心。

我道了谢,赶紧跟着徐国洪走进了急救室,护士则把小辉和小军拦在了门外。

急救室里两张病床,子阳在靠外面的一张,右手已经包了起来,看见我进来

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朝我点了点头,接着就把脑袋垂了下来。

我来不及细想,赶紧走到里面那张病床,乐乐伤得要更重一些,右腿和右手

都包了起来,颈部也装上了固定的保护套。

「乐乐,你吓死妈妈了。」我在儿子的病床前俯下身子,轻轻抚摸着他的脸

庞,一路上赶来我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直到此刻,我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泪从眼

眶滑落下来。

「妈妈,我没事,您别担心。」儿子看见我哭了,鼻子也抽动了几下,但是

却没掉下眼泪。

「还说没事,你看你包成这样。」

「像不像木乃伊?」儿子居然还能说笑。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我用手指轻轻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

「妈妈,幸亏子阳反应快,把我推开,要不然就真的不堪设想了。」乐乐探

着头朝旁边病床上的子阳看了看,用还能活动的左手对子阳竖起了大拇指。

我迟疑了几秒,但马上又想通了,唐晶,人家可是把你宝贝儿子从死亡线上

拉回来了,你还想怎样。

「子阳,伤得怎么样,疼吗?」我转身来到子阳的床前,温柔的声音让子阳

一阵意外。

「我没事,不疼。」他的表情是惊喜的,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看着我傻傻

地笑。

短短的一瞬间,我想起了很多,想起了面前这个少年在酒店里把我从受辱的

边缘救出,想起了无数的夜晚在QQ上跟我亲密无间的「天涯」,又想起了我禁

锢已久的情欲被这个少年第一次打开的那些片段,一时间感慨良多,所有的阴霾

都在此刻一扫而空了。

「难为你了,谢谢你。」我一语双关地说,我知道子阳一定明白的,果然在

听我说出这句话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种释然的表情,再一次微笑起来。

徐国洪一直在边上看着当值医生的救治记录,这时候他轻轻用手指点了点我

的肩膀,我转脸看着他,他轻松地笑了笑。

「我看了医生的记录,没大碍,就是要住院观察几天,右腿骨折就是需要花

些时间恢复,不会留下后遗症,至于头部受过碰撞,我待会去看看乐乐的片子,

初步观察,没什么大问题。」

「太谢谢你了,徐哥。」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握住了他的

手。

「份内事,我去帮他们办住院手续,你陪着孩子。」徐国洪轻轻拍了拍我的

手,转身往外走去。

乐乐跟子阳似乎没被刚才的交通事故吓坏,已经在七嘴八舌地闲聊起来,倒

是我不住地暗呼万幸,一边给两个孩子倒水一边微微摇着头,现在的孩子,真的

是天塌下来都不怕啊。

「妈妈,口渴了。」乐乐说了一会似乎觉得口干了,水杯就在他左手边的床

头柜上,却要我拿水杯去喂他。

「看你还话多,就不能安静点好好休息啊?」我起身拿起水杯俯身送到儿子

嘴边。

儿子一边小口小口的喝水,一边用活动自如的左手按在我高耸的胸脯上轻轻

捏了捏,我身体颤抖了一下,马上又反应过来,子阳就在我身后,只得任凭儿子

继续用手指抓着我的乳房玩弄,这小坏蛋还故意用两根指头隔着衣服捏着我的乳

头转动。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无计可施,直到儿子把水喝完。

「妈妈,好多了。」儿子狡黠地笑了。

我转过身,子阳的视线是朝着天花板的,我问他要不要喝水,他笑着摇了摇

头。

还不到十五分钟,徐国洪又回来了,手里拿着几份住院手续单。

「都办好了,孩子们在急诊观察室观察一个晚上就转到病房去,我给他们安

排了一个双人间,安静一点。」

「你看,又耽误你时间了,你本来还有事的吧,周末也到医院来。」我接过

住院单走到病房窗户前翻看着,这里的光线要亮一些。

徐国洪没有回话,我顾着看住院单据,也没在意,过了一会,房间里静悄悄

的没人说话,我意识到了什么,抬眼看了看,儿子、子阳、徐国洪都在注视着我。

我这才想起来,刚才接到电话就心急火燎地往医院赶,身上还穿着在家里穿

的衣服,上身是一件粉红色的针织短袖衫,很贴身的那种,下身是一条刚到大腿

中段的黑色打底丝裤,在窗户前光线折射得恰到好处,我那双42吋的长腿更显

得丰腴修长。没戴文胸的丰乳把针织衫高高撑起,底下也没穿内裤,打底丝裤紧

紧地包着我丰满浑圆的翘臀,更要命的是两腿间那个位置,丝裤裆部清晰地印出

我隆起的阴部,一个胀鼓鼓的三角形。

我脸上一热,又不好意思转身,只得任凭他们三人欣赏,狭小的病房里,一

个是我婚后第一次出轨的情人,一个是跟我有着不伦关系的儿子,一个是正在想

方设法追求我的成熟男医生,我这具成熟女人的肉感身体,在他们灼热的眼神扫

射下春色尽露,我仿佛感觉自己身上诱人的体香正在病房里渐渐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