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欲小说

【我的欲望人生】(3--手到擒来)

时间:2022-07-29 浏览量:14次

【我的欲望人生】(3--手到擒来)

那天,我和妈妈一直在床上躺着,说着些贴心话。直到晚上8点多,我们才

起床去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回到床上温存。睡觉前,妈妈又做了一次" 美容".看

着妈妈安然睡去,我却一直睡不着,一方面是太兴奋,因为多年的愿望突然实现,

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妈妈做爱了;另一方面,就是昨晚的事,虽然我答应妈妈

不追问,但是我心里还是不舒服,想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并不是想要报仇什么的,只是曾经幻想过妈妈被别人玩弄,很想亲眼看妈

妈被轮奸的样子。一想到那些淫荡的画面,我刚刚射过一次的肉棒又硬起来了。

看来过段时间,等妈妈好些了,我要套一下话。

第二天我们俩睡到中午才醒来,妈妈很自觉的帮我解决了生理问题,当然还

是用嘴。然后才起床去买菜做饭。我无聊的在看电视。忘了说,今天是星期六,

我不用上课。妈妈则打电话辞职了,她不想在那里做事了。

突然听到开门声,我还以为是妈妈回来了。不过转念一想,妈妈的钥匙不是

掉了吗?那开门的会是谁?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看见进来的是三个壮汉,每个都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

身上还纹了些虎啊、龙啊的,一看就是混黑社会的。我心怦怦的跳起来,脑袋里

浮现出一个念头:" 难道是他们轮奸了妈妈?" " 小鬼,你妈呢?" 走在最前面

的那个男人瓮声瓮气的问我,还四处打量。

" 我妈妈出去了,不知道去哪了。我刚刚才睡醒,醒来她就不在。你们有什

么事吗?" 我的演技一向不错的,至少这几个肌肉男是看不穿的。

" 等你妈回来了,就让她打这个电话。" 刚刚问话的那个男人给我一张纸条,

上面写了一个手机号码。" 如果她敢逃跑,小心我把这个散发出去,让别人都知

道她是个荡妇,是个臭婊子。" 说着他拿出一张光碟,丢到我的身上。" 小鬼,

这个留着给你欣赏。你妈妈真够味,才过了一天,老子就想她了。" 说着,招招

手,带着两个手下走了。我把门关上以后,急忙给妈妈发了条短信,让她现在千

万别回来。没过多久,妈妈就回复我:" 儿子,是不是有人来家里了?他们有没

有把你怎么样?妈妈马上回来。" 靠,这个贱人是不是屄又痒了?这么急着回来

挨操啊,想再被轮一次?我心里不忿,但是又只能再发条短信过去:" 妈妈,那

些人已经走了,我是怕他们下去的时候会碰到你,所以让你小心点。他们没把我

怎么样,只是让我传话给你。" 妈妈这才安心在外面躲了半个小时,我特地巡查

了一下,确认那几个人真的走了,才接妈妈回来。这时候,妈妈被吓得晕晕乎乎

的,完全没了主见。

" 怎么办?怎么办?" 妈妈急得到处转," 如果我跑了,他们肯定要对付你

的。" " 妈妈,你先别着急。" 我把妈妈按坐在沙发上," 我已经有办法了。"

" 什么办法?" 妈妈满脸希冀的看着我。

" 很简单,搬家。" " 搬家?" " 对啊,他们要是看到我们跑了,也就不会

公开那些视频,反正又没有亲戚在这里,我们只要搬家了,这些邻居也就很难碰

面了,怕什么?我们根本就不怕他们威胁。你要是真的有个老公,当然不好说走

就走,但是我这个小老公就不同了。" " 这个,我们没有钱啊!存款只有6万块

钱,只能租房子住,况且这个房子怎么办?" " 你先出去躲几天,我打发他们一

下,拖到他们给出最后期限了再说。我拿着房产证和户口这些证件。我最近找人

看房子,马上脱手卖掉,能卖多少是多少。这些家具我们就走之前贱价卖给邻居,

卖得多少是多少。你看行吗?" " 拖不了多久的,我怕他们对你不利。" " 不怕,

我自有妙计。" 我非常自信的拍着胸脯说道:" 让姨妈冒充你,去办那些手续,

你们是两姐妹,虽然妈妈要漂亮很多,但是怎么说都还是有些相像的。钱就直接

打在我们的账户上。你现在赶紧打车去县里,然后坐火车去XX市。我办完手续

了自然会去和你汇合。" 我打断妈妈想要说的话,接着说道:" 你的手机现在就

别用了,到了县里再重新申请张卡,凌晨的时候,你再给我打个电话,通了就马

上挂。我只要看到就会明白了。" 我去房里拿出身份证给了妈妈,然后递给她一

张银行卡。" 这是6万块钱的那张卡,你留着路上用,到了那里还要租房子,开

销比较大。我留着这张5千块钱的。" 妈妈也没办法,只能听话的收起来。

" 妈妈,你也别带衣服了,到了县里再买件换洗的,等安全到了XX市,你

安顿好了再买些衣服。好好照顾自己。" 我亲了妈妈一下,然后催促她赶紧按计

划去做,镇定的出去,千万别打草惊蛇。

妈妈恍恍惚惚的出门了,凌晨的时候果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响了一下就挂

断了。之后我偷偷用公用电话和妈妈联系,得知她已经在XX市租好了房子,还

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赚一点生活费。我还记住了妈妈的新号码,不能存在手机

里,只好用脑子死记住。

回到那天下午。

我正要去找中介公司,恰好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军人打扮的男人要买房,我

家的条件也挺符合她的要求,就果断的带他去看房。

" 叔叔,你一个人住吗?" 我懒得问他的名字,反正解放军都是叔叔,所以

我也就直接这么叫他。

" 暂时是……" 看到我疑惑的望着他,他腼腆的笑了一下,解释说:" 我刚

刚退伍,和女朋友处了两年多了,下下个月就结婚。" " 恭喜叔叔了!" 两个月

后结婚,看来可以马上把房子卖了。" 我也是急用钱,才会这么赶着把房子卖了。

叔叔,我们明天就把手续办了吧?" " 只要房子满意了,倒是可以马上就办手续,

我的钱早就准备好了。你有什么事,要急着用钱?" 看来当兵的还是蛮善良的,

至少还会关切的问一句。

" 唉!我妈妈在外地打工,突然生病了,要很多钱治病。" 我装作很沮丧的

说。最近是不是演戏演太多了,演技进步挺快的。

" 原来是这样……" 我看他沉思的样子,估计是想怎么能帮我。其实只要高

价买我的房子,不就能帮我了?

带他回到家里,看他的眼神,应该是挺满意的。我趁热打铁的说道:"【我的欲望人生】(3--手到擒来); 这些

家具我也不要了,算是送的,叔叔要是用得上,就放心的用,要是不想要,也可

以拿出慢慢卖了。" " 那就真的谢谢你了!房子我很满意,不知道这价格是多少?

" 我家的家具都还是比较不错的,很多都不用换了。

" 25万。我们家有九十几个平方,平均下来才2500一个平方。现在一

般的房子都是3000以上的,这个价格确实很优惠了。" " 嗯,我考虑一下。

" 他一时之间还不能决定,虽然我的价格确实很优惠,但是毕竟不是笔小交易,

还是要谨慎考虑。我给他倒了杯水,让他慢慢想。

" 我考虑好了,你这里的房子确实不错,价格也是我所知的里面最低的了,

我决定买下来。办手续的话,你自己可以吗?" 想了半个多小时,其中大部分时

候是他打电话和家人商量。听说他家里是乡下的,最近农忙,不能过来看房,只

有电话汇报情况。

" 没问题,我让姨妈冒充我妈妈去办手续,证件什么的我都有。" " 冒充别

人是违法的。" 我估计他脑门有一大滴汗流下来了。

"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况且她们是两姐妹,应该没问题的。" 送走了看

房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才想起来,我一整天没吃饭,赶紧下去随便吃了

点东西,然后回到家,拿起那张写着号码的纸条,给那几个壮汉打电话,一翻演

戏般的对话,就把他们打发了。至少保证明天不会来骚扰我。然后,我将那张碟

片放进了DVD机中,按下了播放键。

" 操,你搞好了没有?老子忍不住了。" 一开始,就是领头的那个男人骑在

妈妈身上,不耐烦的对着镜头吼道。我刚刚通过电话,问到了他们的代号,领头

的叫豹哥,他的两个手下分别叫鬼仔和阿健。现在拿摄像机的就是鬼仔。

" 好了,好了。老大你可以开始搞了。" 鬼仔终于调好了镜头。以下的就是

镜头里的内容了。

妈妈那天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衣,纽扣的那种;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估计

是被灌醉了,妈妈并没有完全昏迷过去,还能迷迷糊糊的动着,嘴里还嘟囔着:

" 你们要干嘛啊?我还要喝酒……" 豹哥解了几粒扣子,就不耐烦起来,猛的一

下扯开,然后抬起妈妈的上半身,把衣服彻底脱下来,接着去脱妈妈的牛仔裤。

听到妈妈的嘟囔,豹哥淫笑着说:" 待会给你喝老子的精液,保证比酒好喝百倍。

" 当妈妈的牛仔裤被脱下来以后,就已经失去了所以的防御。奶罩和内裤,被两

眼通红的豹哥随手扯掉了。他将二十多厘米长的,和外国人差不多大小的鸡巴捅

进妈妈嘴里,搅了几下,然后在妈妈的阴部吐了几口吐沫,右手随便搓了几下,

就将大鸡巴插进了妈妈十分紧窄的淫穴。

他是第二个插进妈妈阴道的人,以前就听说了,妈妈是处女身嫁给爸爸的,

这么多年洁身自好,没有和第二个男人做过。想不到他竟然成为了妈妈第二个男

人。我那次猥亵,并没有真的插进去,所以不算是妈妈的第二个男人。

豹哥只插了个龟头,就已经插不进去了,光是一个龟头,就插得妈妈的小穴

陷了进去。

" 好痛啊!你在干什么……" 妈妈还是没清醒,只是本能的反抗着。双手无

力的推打着豹哥健壮的身体,像是打情骂俏一样。

" 干什么?干你啊!小骚货,快点叫老公!"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活动了好

久的大鸡巴终于一路挺进,插进去大半截。

" 啊!" 随着妈妈的一声惨叫,她终于彻底清醒了,迎接她的,是豹哥毫不

留情的抽送,以及阴道传来的剧烈疼痛。等她往下看时,发现自己的双腿被豹哥

抗在肩膀上,阴道里,正在抽动的,正是豹哥粗长的黑鸡巴。

" 不要啊!豹哥,求你放过我吧!" 妈妈使劲的想要推开她的第二个男人,

但是阴道里插着那么一根粗大的东西,妈妈根本用不上力,而豹哥仍然我行我素

的干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 醒来了?醒来了就好,干起来更爽。" 豹哥无耻的笑着,放下妈妈雪白的

双腿,任由它们随着抽插而晃动,他的双手已经抓在妈妈丰满挺拔的大奶子上,

每次一扯,下面就使劲一顶,操得妈妈不停晃动。

" 求求你,别插了,拔出去啊!" 妈妈漂亮的脸蛋都皱在一起了,疼得眼泪

不停的流," 疼死我了!我真的受不了!豹哥,求你发发慈悲,放过我吧!" "

嘿嘿,放过你?你看看那边。" 说着,把妈妈的脸掰向鬼仔," 看到了没有,都

拍下来了。以后我们什么时候鸡巴痒了,你就乖乖的过来让我们操。要是不答应,

我们就把这张碟免费大量发送,让别人都看看你这个贱货被我们轮着操的淫荡样

子。" " 不要,不要拍!" 妈妈无力的喊道,她已经明白了,自己已经没办法挽

回,只能任由这群畜生发泄。

" 别装死人啊!给老子叫。" 豹哥把妈妈翻过来,用动物交配的姿势,继续

狠操着妈妈。

" 不要,好疼!" 妈妈一边是被奸的痛苦和耻辱,一边还要配合着叫床。巨

大的精神负担让她只能借由叫床发泄出来。

鬼仔这个时候把镜头拉近,让我能清楚的看见,妈妈的小腹那里被顶得一下

一下的突起着。因为这个体位,所以豹哥能把整个鸡巴全都插进去,所以,估计

都顶到子宫里面了。

" 插得太深了!我要被插穿了!啊!插死我了!" 妈妈放肆的叫喊着,似乎

这样能宣泄身体和心里的痛苦。不过这样的叫床声,更加刺激了身后的男人。我

看到,豹哥明显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 丑婊子,老子干得你爽不爽?" 操了大约十来分钟,豹哥降低了速度,狠

狠的拍了拍妈妈白嫩的屁股问道。

" 爽!豹哥干得我好爽。" 妈妈双眼无神,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上半

身受不住冲击,已经趴在床上了,只剩屁股高高翘着,像是一个淫荡的妓女在求

别人干她。

" 干,豹哥,你把这个贱货操得不清醒了。" 鬼仔的声音突然传过来。

" 这贱货的小屄太爽了,又嫩又滑,一插进去,爽得我浑身都哆嗦。" 豹哥

又换了个姿势,把妈妈抱在怀里,双手捧着她的屁股上下律动,又操得妈妈一连

串的叫床声。" 这骚货肯定好长时间没被人干了,小屄真他妈的紧,夹得我爽死

了。要不是她没有那层膜,我还真以为她是个处女。真紧!" " 操死我了!" 妈

妈浑身抖了一下,我知道,那是她被干得高潮了。这已经是妈妈第三次被干上高

潮,浑身软得像水一样,瘫软在豹哥怀里。

" 老大,你不怕把她操坏啊!看你的鸡巴撑得……" 鬼仔给他们交合的地方

给了个特写,那个黑黑的东西像是随时要撑破妈妈的阴道一样,而妈妈的阴道,

也像橡皮套子一样紧紧的箍着豹哥的棒子,怪不得妈妈会被操得失神,她应该是

第一次尝到这么大的鸡巴,爸爸的肯定没这么大。

" 怕什么,操破了小屄,你们操她的屁眼就是了。" 豹哥淫笑着说道。

妈妈只是不停的呻吟、叫喊,完全成了他们泄欲的工具,只会配合他们的奸

淫。豹哥将妈妈放下来,让她脸朝上的躺着,然后双手紧紧的抱住妈妈的腰,开

始做最后的冲刺,因为妈妈的腰被抬高,所以似乎又插得更深了,只把妈妈插得

淫叫连连。

最后,豹哥一声低吼,将鸡巴死死的顶在妈妈的子宫里面,插得妈妈的小腹

都突出个棍子一样的头,然后就看着妈妈抽搐般的抖动,而豹哥则是一脸舒畅的

抖动着。这个姿势大约保持了3分多钟,豹哥才拔出微微有些软了的鸡巴。只有

少量精液顺着他的鸡巴流出来,大部分都因为子宫口的关闭而被留在里面了。

后面的我实在没精力仔细看了,刚刚豹哥干我妈妈的五十分钟里,我一连射

了两次,现在人都虚脱了。通过加速观看,后面那两个小弟都上去干了妈妈,不

过他们没有豹哥那么粗长的鸡巴,只能在子宫外面射精。

只有豹哥才每次都插在最深处,把精液直接浇灌在妈妈的子宫上。妈妈子宫

被撑大,全都是豹哥的功劳。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干了多少次,因为拍了四个多

小时,DV机的备用电源都没电了。但是就在这四个多小时内,他们少说轮了妈

妈三次。

而妈妈彻底放弃了对身体的控制,只管依着本能行事,最后还是被他们干得

死去活来,还因为频繁的高潮而抽搐了两次。

我好好的把光碟收起来,这可是无价之宝,以后都很难复制的经典之作。

第二天,我顺利通过姨妈的帮忙,把房子的手续办了。我姨妈和妈妈相差5

岁,但是看起来却像老了10岁。其实姨妈并不难看,只是以前经常户外劳动,

皮肤晒黑了些,平时也是穿得特别简朴,让她看起来很老。

办手续的人检查了很久,还是没能肯定是不是假的,毕竟姨妈和妈妈还是有

些像的,又有我这个" 儿子" 帮忙,倒是没什么问题。我的卡上也顺利的多出2

5万块钱。之后联系了妈妈,告诉她一切办妥了。然后我将钱转到她那里,又把

户口什么的也邮寄了过去。

" 姨妈,谢谢你啊!" 一切做完之后,我送姨妈回去,在她家坐了一会。

"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 姨妈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 你们去外地了也

好,等风头过去了,我还可以跑去看你们。" 我已经把所有的事告诉姨妈了,她

一时想不到其它好主意,也只能赞同我的办法。我起身准备回去时,姨妈突然蹲

下,帮我把皱着的裤脚拉直。

" 好了。" 姨妈抬头笑到。我的心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下面的那个东西也

开始蠢蠢欲动。因为姨妈一抬头,我顺着她的领口看下去,只见两个硕大的乳房

因为挤压,夹出了深深的乳沟。姨妈的乳房因为藏在衣服了,没有被晒黑,还是

白白嫩嫩的。

我连忙道谢了,然后跑了出去。差一点就丢脸了,没想到姨妈的身材也那么

好,以前真是忽略了。女人长得黑,就让男人觉得难看,其实不然,姨妈不仅脸

蛋不难看,就是身材也很火爆,只是穿着随意,显示不出来。离开以前,我又偷

偷打量了一下,丰胸、细腰、翘臀,和我妈妈比起来,都不输多少。

" 看样子,姨妈也不是什么好货,不知道被多少人操过。" 我心里暗暗的Y

Y着。姨妈20岁结婚,23岁就离婚了,也就没有再嫁,也没听说和什么男人

有亲密接触,一直是单身。也是个久旷之身啊!可惜我要走了,没空将她也拿下。

妈妈还没吃掉,我真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先把妈妈彻底征服了,以后看有

什么机会再把姨妈也搞了。

我刚刚回到家里,那3个壮汉又来了。

" 小鬼,你是不是给你妈报信了?让她躲出去。老子告诉你,跑得了和尚跑

不了庙,惹火老子,以后逮到你妈,就把她卖到窑子里去当妓女。" 豹哥大大方

方的坐在沙发上,完全把这里当自己家了。他的两个小弟跑到房间里去翻找了。

" 豹哥,我妈妈自从昨天出去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了,打她的手机也不接,

你看她是不是想不开出事了?" 我谄媚的给他们倒了茶,然后故意装作很担心的

问道。

" 不会吧!不就是操了她几次,不会这么想不开吧?" 豹哥心里也有点没底。

" 不过老实说,没想到我妈妈竟然那么骚,被你们操得爽死了。我昨天看得

难受死了,恨不得我也能去干几炮。" 我继续奉承着豹哥。还拿出刚买的高档烟,

给他们每人递了一根,其实我不抽烟的,特地为了" 孝敬" 他们而买的。

" 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货。" 豹哥笑嘻嘻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得意的说:"

你妈妈那真是没得说,老子敢这么说,操过那么多女人,就你妈最销魂,真是百

操不厌。" " 豹哥,等我妈妈回来,能不能让我也去操几次?" " 嘿嘿,你小子

倒是实在啊!行,既然你这么上道,我豹哥也不是那么吝啬的人,以后操你妈,

一定有你一份。" 豹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你家还不错,以后就作为我们的基

地,专门操你妈妈用的。" 豹哥还故作神秘的和我说:" 不瞒你说,我们不光自

己要操你妈妈,以后还会介绍一些老板过来,只要让那些大老板看上眼了,把你

妈妈包上一个月,那钱就是大把大把的。" " 没问题,以后这间屋子就提供给豹

哥你们用,我会好好看着我妈妈的,让她一步都出不去,只能待在屋子里等着男

人来操她。" 我淫荡的笑了笑," 不过能不能让我在旁边看着啊?" " 没问题,

没问题。" 豹哥拍着胸脯保证。我趁机拿出准备好的啤酒和一些下酒菜,招待他

们3个,让豹哥更觉得我" 有前途". "豹哥,你们是怎么弄上我妈妈的?" 这个

是我比较好奇的。

" 那天我们哥几个去你妈的那个餐馆吃饭," 我妈妈是在一家餐馆当服务员

的," 然后就看到你妈了,当时她穿着旗袍,那身段,性感死了,我的鸡巴当时

就硬了。" 我当然知道,像妈妈那种身材爆好的女人,穿上旗袍了,没有几个男

人能抵挡住诱惑。不过那是工作制服,下班之后,妈妈就会换回自己的衣服。

" 然后呢?" " 我们当时没说什么,吃完饭之后,就悄悄的蹲在外面。但是

没想到她那么晚才下班,要不是铁了心要操她,我们还真忍不住要走了。" " 你

们等我妈妈下班之后,就把她抓回去操了?但是光碟里面明明是喝醉的。" 豹哥

得意的笑了," 也是哥几个运气好,那家店在晚上搞什么内部聚会,你妈妈出来

的时候就喝得晕乎乎的。我们稍微骗了她几句,哄她坐的士回去,就让她上了我

们的车。我拿出车上的几瓶酒,连哄带骗的让她喝了。" " 之后嘛!" 豹哥淫笑

着说:" 接下来就带她去鬼仔家了。" " 操,那个贱货,喝醉了还敢一个人走,

这不是欠操吗?" 我不忿的骂道。

" 就算我们哥几个不动手,也是便宜别人了。当时看到你妈喝醉了出来,好

几拨人都打算下手,还是豹哥我吓住了他们,才拿下你妈妈。你不知道啊!当时

那个地方,周围有四、五十个男人打算冲过来。要是他们一起上,你妈妈还不得

被他们操死了。" " 谢谢豹哥了。" 我又给他们递了根烟。

" 那是,你妈妈让我们差点和别人火拼起来,自己还舒舒服服的在睡觉,哪

有那么便宜的事?所以我们三个就教训教训她,让她不敢再出去勾引男人。" 豹

哥越说越过分,要是别人听了,还不得上去扇了几耳光,但是我却只能乖乖的附

和。

" 多谢豹哥帮我管教那个贱货,要不然,她被操死了我都不知道。你们要狠

狠的干她,让她不敢再出去发浪。" 我恶狠狠的说道,豹哥他们几个看得一阵大

笑。

" 放心,我们已经狠狠教训她了,短时间她是不敢出去勾引男人。" 豹哥笑

得真TMD猥琐,我努力压下抽他一巴掌的冲动。不是因为他侮辱我妈,而是为

了保证人渣阵营的纯洁性,豹哥这么猥琐的人,要被开除出人渣的行列。

" 对了,你们后来又怎么玩我妈妈了?" " 嘿嘿,你真的想听?" 看到我点

头,豹哥看了鬼仔一眼,然后接着说:" DV没电以后,我们也干累了,就坐在

沙发上休息,鬼仔这个淫荡货,竟然想出了一个主意。" 看到豹哥故意停下来,

我马上倒满酒,乖乖的端到他面前。" 唉!喝酒竟然没有女人陪着真没意思。"

豹哥还不知足,我知道,要是没有女人来陪酒,今天可能听不到后面情节。

" 豹哥你们等着。" 我马上跑到楼上,叫了三个小女孩下来。" 大妹、二妹、

三妹,今天我们玩过家家,这几个叔叔就演你们的丈夫,你们是他们的妻子,现

在丈夫要喝酒,你们快去倒酒喂他们。" " 操,你小子给我们弄几个小女孩过来,

能不能干的?" 鬼仔不满的把三妹拉到他怀里,脸就凑到她胸前乱拱,逗得三妹

哈哈直笑。

" 3位大哥,这是楼上的三胞胎,才12岁,可不能干进去,那是枪毙的大

罪。" 我急忙拦下他们这群畜生,生怕他们直接把这几个萝莉干了,那我也是有

罪的。

" 妈的,不能干的你叫来干嘛?" 鬼仔不爽的说。

" 大哥啊,这一点时间我到哪里去找陪酒的女人。你们就将就一下,虽然不

能干,但是玩玩还是可以的。实在忍不住了还可以让她们帮你吸出来。" 我把大

妹和二妹也推到豹哥和阿健身上。

" 鬼仔,你哪里那么多的抱怨啊,不要就还给他,没看到他自己都没有女人

玩吗?" 豹哥果断的开始脱衣服,脱得光溜溜的,然后去脱大妹的衣服。但是大

妹很害羞,不让他脱。

" 大妹,你干嘛呢?你不想玩游戏了吗?不想玩就回去,我们和二妹、三妹

玩。" 我板着脸吓唬她。

" 我玩,我也玩。" 说着,大妹主动开始脱衣服。二妹和三妹早已经是赤裸

裸的,靠在同样是赤裸的鬼仔和阿健身上。

" 大妹,你现在是我的老婆,以后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知道吗?" 看到

大妹乖乖的点头,豹哥淫笑着把她抱起来,一只手搓着大妹的阴蒂,一只手在她

身上乱摸乱揉。而大妹的小嘴也被豹哥的大嘴堵上了,小香舌也被豹哥吸吮着。

其他两个人就直接多了,将女孩的头按在胯部,鸡巴就在女孩小巧的嘴里进

出着。靠,看着以前只和我玩" 过家家" 的三姐妹被三个壮汉玩弄着,感觉真不

爽,就像是自己的老婆在面前被别人玩弄一样的不舒服。

不过反正过一段时间就要走了,这三姐妹也玩不了,现在也算是废物利用。

" 鬼哥,你给我说说之后的事吧!" 我是不用想豹哥能给我接着说了。看他

玩得那个高兴劲,说不定以前就是个萝莉控。我突然想到,要是我们这样搬走了,

豹哥会不会经常找这几个小女孩玩" 过家家" ?说不定哪天一个把持不住,就真

的把她们开苞了。

想到几个小女孩被豹哥的大鸡巴插得嗷嗷叫的画面,我的肉棒又不受控制的

硬起来了。

"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 鬼仔一边让三妹自己含着,一边靠在沙发上暗爽。

听到我问话,他得意的说:" 我家养了只大狼狗,哥几个爽了,也不能不照顾照

顾它。反正闲着没事,我就把它牵进来。" 鬼仔被三妹弄得大爽了一下,长叹了

口气才接着说:" 我用手把狗的鸡巴弄硬,然后扶着它插进你妈妈的小屄里。你

是不知道,狗的鸡巴上面有个东西,插进去以后,就卡在阴道那里,不射干净还

出不来。" " 可惜了,你们没拍下来。" 我操,妈妈竟然被狗奸过。

" 没想到狗鸡巴有那么长,和豹哥的都差不多了。" 原来妈妈肚子都被撑得

突出来,这只狗也有份啊,看起来还是占的大头。" 你妈妈当时已经被操晕了,

但是我们家的狗争气,硬是把你妈操醒了。" " 听说狗一交配就停不下来,不知

道它干了我妈妈多少次?" "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不过少说射了4、5次,最后

你妈妈的肚子都被它搞大了。你没听到,你妈妈叫得那个凄惨,我们都怕她被狗

干死,但是狗鸡巴卡在里面出不来,只能等它爽完了,才能停下来。听说狗的精

液比人的要烫得多,你妈妈被灌了那么多次,最后那次叫得像杀猪一样。" 鬼仔

似乎在回味当时的场景," 狼狗的鸡巴一直干到你妈妈又抽搐了,才慢慢软下来。

射了那么多次的精液,一点都没流出来,全都积在子宫里面,真不知道你妈怎么

受得了。" 操,受不了也没办法,谁让她碰到你们这些大畜生,自己干完了还让

小畜生去奸淫她。妈妈没被玩死,真是老天保佑。

" 然后就完了?" 我好奇的问。

" 哪能啊!看着人兽交配的好戏,我们几个的鸡巴都硬得不行了,豹哥还想

让你妈口交,结果你妈实在是被干得太惨了,嘴巴一直合不起来,只是在不停的

叫床。我们只有等狼狗干完了,才能上去发泄。" " 你们这次插的屁眼?" 因为

影像中一直没有屁股开苞的画面,所以只能是这个时候了。

" 豹哥说狗的精液不干净,再干小屄会得病。" MD,他们让狗内射我妈,

就不管她的死活了。" 又看着你妈的屁眼挺紧的,估计没被开苞过的。所以豹哥

就狠狠的操了进去。" 这时候,豹哥玩腻了,也让大妹蹲在下面帮他含鸡巴,他

接过话头:" 你妈妈的屁股夹得我爽死了,比阴道还要紧,一插进去就想射。这

次你妈妈叫得更惨,比刚刚被狗干还惨。我没有管她,抓着她的腰,慢慢的抽送

起来。你妈妈天生就是个荡妇,被我干了十几分钟,就开始爽起来了。" " 最后

还扭着屁股让我们干她的屁眼。" 一直很少说话的阿健接着说道。

" 真是个欠操的烂货。" 我听得火大,但是却没办法发泄,只能恨恨的骂了

几句。

三姐妹帮豹哥他们射了一次,还在我的吩咐下,把精液都吞了下去。其实我

以前也是让她们吃下去的,还说这个是我偷偷藏的好东西,千万不可以告诉别人。

我让她们漱口之后,就打发她们回家,还千叮万嘱不可以告诉父母,要不以后就

不和她们玩了。她们一直都很听话,至少我玩弄她们的事就没有泄露过。

我又请豹哥他们吃了顿晚饭,在给了他们一条烟,才打发他们回去,临走时,

豹哥还吩咐,下次来还让那几个小妹妹陪酒。几个混蛋,喊他们几声老大,还真

抖起来了。他们真以为自己是领导下乡?又吃又嫖,临走还指示下次的活动内容。

我欲火中烧,但是又没办法解决,三姐妹的父母回来了,我可不敢去自找麻

烦。想来想去,我只能自己打飞机。

我开始幻想三姐妹被豹哥他们几个抓起来,然后和她们玩" 过家家" ,这次

可不是演戏那么简单了,而是真枪实弹的打炮。想象着三姐妹的小肚子被他们的

大鸡巴顶得一下一下的突起,想象着她们哭着让自己的" 丈夫" 不要插了,放过

她们,但是豹哥他们仍然毫不留情的奸淫着幼小的她们。

最后,随着他们的怒吼,滚烫的精液射进三姐妹的子宫里。后来,她们被干

得怀孕了,但是豹哥他们毫不留情,可怜的三姐妹还是要用幼嫩的小屄去伺候"

丈夫们" ……

想着想着,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对白嫩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沟——那是今天

看到的姨妈的乳房。想到这里,我突然打了个寒颤,痛痛快快的射了出来。

" 妈的,我怎么就对姨妈的大奶子那么念念不忘了?" 想想自己马上就要走

了,心里越是像有只猫在挠,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她家里,使劲的揉揉姨妈硕大的

奶子。

" 唉!我又不能像豹哥他们那样去强奸她……" 想到这里,我丧气的倒在床

上,准备安心睡觉。突然,一个念头闪过。

" 对了,我怎么忘记这个方法了。豹哥他们肯定愿意去慰问慰问她,到时候

我也可以……" 我兴奋得睡不着觉,仔细研究了一下,觉得这事可行。我努力的

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想让自己睡觉。如果顺利,我明天就能揉到姨妈的大奶子,

还能操操她的骚穴,所以今天更要保存好体力。

但是实在太激动了,我直到天快亮了才睡着。虽然精神肯定没养好,但是计

划的细节却基本上完善,不出意外,这个计划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睡到中午,我才猛的惊醒,匆匆的洗了把脸,我就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

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