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猎艳小说

【我的猎艳生涯】(13)

时间:2022-07-29 浏览量:7次

【我的猎艳生涯】(13)

第十三章

白松对我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我嫌张璐的屄被弄脏了,就说:「小璐的屁

眼儿今天还没人照顾呢,后卫给她把小屁眼也灌满吧!」

我一听,正合心意,就到一边拿来几张抽纸,走到张璐后面,给她擦了擦白

浆,然后趁着鸡巴比较湿滑,顶着她的屁眼操了进去。

张璐的屁眼很显然也被深度开发过了,操进去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太多阻碍,

一用力就插进去多半根,不过我担心自己鸡巴太大,会弄伤她,一开始的时候只

是缓缓的抽插,等她适应了我的尺寸之后,才扶着隔板用力操弄起来。

这时候,元嫂带着孟姐她们从隔板后面绕出来了,我转头一看,心里就砰然

一动,那三个女人早已浑身赤裸,身上唯一的穿戴,就是在口中衔着一枚「嚼子」,

被皮带紧紧的束缚在后脑上。

孟姐初次经历这种场面,还显得有些尴尬,但是元嫂和瞿颖一出来,就纷纷

取下口中的衔枚,分别伏在白松和柯动的胯下,给他们已经开始变得疲软的鸡巴

含在了嘴里。白露帮孟姐取下衔枚之后,也娇笑着投向了元哥,只剩下孟姐自己,

有些无所适从的望着我,在那卖力的操弄另一个女人。

「姐。」我喊她,让她到我身边来,然后一把搂住她,一边揉弄她丰满的雪

臀,一边和她深深的接吻。

我的用意,只是不想让孟姐受到冷落,抚慰她一下而已,可是没想到,因为

我兼顾孟姐,身下的操弄就不由的放缓了下来,我突然感到鸡巴一松,紧裹着鸡

巴不断磨动的屁股突然脱离了我的身体,然后就听见隔板里面一声浪叫:「受不

了了……我要出去操你,用屄夹死你个大鸡巴~ 」

随着那声浪叫,一个身材比瞿颖更加娇小的身影窜了出来,抖动着两只雪白

的奶子朝我飞奔过来,一下子窜到我的身上,双臂勾紧我的脖子,一双粉腿夹紧

我的腰,然后嘴里杂七杂八的浪叫着,晃动着屁股让我给她操进去。

当我看清她的模样之后,顿时呆住了,张璐……这是一个很大众化的名字,

我实在没有想到,她竟然是我在高中时的兄弟班的文艺委员。

所谓兄弟班,就是两个班的学生共享一个教师班子,虽然不是同班同学,但

是在一起三年接受同一伙老师的教学,相互之间纵然不是太熟悉,但也称得上是

知根知底。

「你是……后卫?」张璐也把我认出来了,当然,她喊得是我在学校时的绰

号,同学们一般都那样喊我,反倒很少叫我的真名。

她突然满脸通红的从我身上跳下来,尴尬的无地自容,话说在高中时代,因

为我们两个人都是各自班的班干部,有一阵子搞活动,跟她走的挺近的,虽然没

有最终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但是我知道她那时候就对我有过意思。

我看着面前那个尴尬的满面通红,不知如何自处的女人,顺着她纤细的锁骨

往下望去,望着她不算太大,但却雪白挺翘的两只奶子,那上面的殷红两点,曾

是我无数次想要从衣缝中偷窥而不得见的珍宝尤物,在那个青涩的高中时代,她

不知有多少次化身为我手淫时的YY对象,不只有多少次,我意淫着能把她压在

身下,肆意的玩弄……

如今,当年的那位意淫对象就赤裸裸的站在我的面前,而且早已经被我在无

意中操过了小屄和屁眼,那还有他妈什么可说的,继续!

我突然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摁着她往下压,她受惊的尖叫:「后卫,你干嘛

呀!」

「还能干什么!」我邪笑着把鸡巴杵到她的嘴边,哼道:「给老子口爆一下!

妈的你个骚货,当年在学校就被三郎那傻逼操过了吧,今天老子要把你身上的三

个洞一起操了!」

我说的那个三狼,是一个富二代,绰号全称三次狼,据说是因为他曾经趁着

值周的晚上,把我们年级的一个值夜班的地理老师给操了,而且就在老师办公室

里,连着操了三次。那事儿多半是真的,因为没过多久,那位结婚不久的美女地

理老师就没在学校里出现过了。

张璐当年号称四大年级之花,自然难逃那个色狼的手掌,我当时也是因为有

三狼的参与,才没有对张璐更进一步的追求,最终,听说张璐终归是被三狼那个

傻逼给破了处。

张璐被我顶的双眼一阵阵翻白,可是却出奇的没有反抗,而是在尽力的配合

我,努力张大嘴巴,伸直喉咙来容纳我的鸡巴。身边看热闹的几个人见没什么事

儿了,就一边调笑着,一边各自继续玩儿了起来。

我站着操了一会,感觉不太得劲,就把张璐拉起来,到一边的沙发上让她倒

着躺了下去,双腿岔开,高高的架在沙发靠背上,头却仰面向上,让我伏在她头

上,再次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嘴巴里。

这个姿势,能够让我一边操着她的嘴,一边玩弄她的阴屄。我俯【我的猎艳生涯】(13)身看着她无

毛的阴屄,就像一朵娇嫩的沾满了露水的鲜花,美不胜收。可以说,这是我见过

的长的最好看的屄形之一,绝对能拍进前三之列。

之所以如此,来自于元哥夫妇的阴部保养还在其次,主要还是人家天生丽质,

被称为尤物也不为过。

我分开四根手指,分别在她的娇嫩的屄洞和屁眼里抽插着,感受着她身体的

挛动,听着她骚浪无比的哼叫声,心里的的满足无以伦比,终于忍不住发射了出

来,统统射进了她的喉咙里。

完事之后,我和她没有再做更进一步的交流,而是各自找地方清洗了一番,

然后看着其他几对纠缠在一起的男女,欣赏起了活春宫。

孟姐正被元哥压在地毯上操个不停,她的双腿被元哥大大的分开,压在她的

肩头,这个姿势不但让她肥硕的奶子更加坚耸,而且肥白的屁股也向上高高的翘

了起来,导致屄洞形成了一个上下竖立的姿势,被元哥的蘑菇鸡巴向打井一样的

抽插着。

在她粉嫩的屄门上,一股股的白浆凝而不溢,随着元哥的抽插不停的在屄洞

中吸进吐出,发出一阵响亮的沽滋声。

她显然已经被元哥操爽了,不但陶醉的微皱着眉头,更是发出一浪高过一浪

的,像是母狼一样的淫叫声。

柯动不知道是又射了一次,还是一直没有再次勃起,他正在和元嫂玩上下6

9式,从我的角度来看,只看见元嫂修长的粉腿岔开跪在柯动的头侧,扭动着白

腻的屁股,让柯动长长的舌头不停的舔舐着自己肥厚殷红的屄唇。

白露正和瞿颖合伙玩着自己的老公,两个女人就像拉拉一样蹲在白松的身上

拥吻着,屁股却是交替在白松挺立的鸡巴上不停套动,而白松却是一脸享受的看

着两个女人在他身上发骚,见我看他,还不忘投来一个得意的眼神。

我为了这个聚会,刻意养精蓄锐了好几天,眼见着面前的淫乱,鸡巴不由得

再次膨胀了起来。

我上前拉住瞿颖,她偷偷一看是我,娇吟一声就松开白露的怀抱,顺势趴在

白松的面前,一手向后探出,掰着自己水淋淋的骚屄媚笑道:「大鸡巴弟弟,人

家的骚屄都等你好久了,快点给姐姐操进来~ 」

我二话不说,蹲下身一杆入洞,瞿颖满足的浪叫起来:「啊……操死我了,

这大鸡巴,好久没尝试过了……喔……好涨……屄里边好爽……喔……使劲操吧,

姐的屄好久没被大鸡巴操了,使劲操吧……松哥……吻我……」

那浪货,一边被我背后操弄着,一边竟然伸头去和白松接吻,一时口水四溢,

哼哼唧唧的湿吻个不停。

白露一见这阵势,有点不乐意了,她本来就和白松玩腻了,这时没了瞿颖跟

她分享,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当即站起身来,娇笑着扑向了元哥的后背,和孟姐

一上一下,把元哥夹在了中间厮磨起来。

瞿颖很快就放过了白松,在我的鸡巴下面,很少有女人可以忍不住不叫的,

她顾不得白松,自顾自伏在地毯上一通浪叫,叫来叫去都是一些大鸡巴哥哥弟弟

操烂骚屄之类的,听的久了很有些索然无味。不过,等张璐清洗完出来,和白松

搞到一起之后,我却是猛然精神一振,真没想到,张璐那个骚货叫起床来实在太

他妈的提神醒脑了。

「呀……松哥……好坏呀你……别摸……都麻了……咯咯,还不是你们几个

坏男人弄的……想你啊……好想好想你了……前天晚上人家和老公爱爱的时候,

心里想的都是松哥你呢……讨厌,是你比较厉害啦……人家的小骚屄最喜欢被松

哥的大鸡巴操了……老公不行……嗯……下会让人家老公在一边看着,呃……看

着人家是怎么被大鸡巴操上天的……别……哥~ 求你了……屄屄都麻了,不要进

来了……好讨厌,又欺负人家……啊……不要进来……啊啊……真不行了,求求

你……不要插进来了……啊啊……啊……坏人,插到人家子宫里了……啊……」

「啊……啊啊……小骚屄要被你操翻了啊……不行了……好哥哥……好爸爸

……操死女儿吧……啊……下辈子……人家当你的女儿好不好……好啊……恩…

…就做哥哥的小棉袄……从小就让爸爸摸人家的小奶头,摸人家的小嫩屄……啊

啊……等人家长大了……啊……等到女儿的小骚屄可以让爸爸……啊……让爸爸

插进去的时候……就让爸爸狠狠的操人家……啊……好幸福哦……这辈子做哥哥

的情人……让哥哥操一辈子……下辈子就做哥哥的女儿……啊……还让爸爸操一

辈子……嗯!好……结了婚也让爸爸操……啊……屄屄被操的好舒服……」

张璐的叫声实在是太骚了,我那根受到刺激的鸡巴更加的坚硬如铁,操的瞿

颖也是一阵浪叫:「大鸡巴更硬了,操死我了……啊啊……我就说……啊……让

张璐来……你们这些臭男人……一听到那骚货叫床……呃呃……都他妈跟吃了春

药一样……啊……好爽啊……啊……」

另外两个受到刺激的男人也激动了,元哥开始换着位置,同时操孟姐和白露,

柯动的鸡巴也硬了起来,让元嫂撅起屁股,从后边快速抽插起来。

我看着元嫂那个殷红肥厚的大屄,觉得真是性感无比,忍不住问柯动:「动

哥,咱俩换换呗,我去尝尝嫂子什么味儿……」

柯动有点不乐意,其实他跟瞿颖也玩腻了,幸亏元哥在一边笑道:「这样吧,

柯子来陪陪小孟,我负责照顾小颖和小露,让后卫去尝尝我老婆的骚味。」

柯动顿时大喜,径直扑向躺在地上的孟姐,不离其他,首先把孟姐胸前的一

双大奶抓在手中,狠狠的揉捏了几下,然后忍不住朝着正在流淌的奶水舔了上去。

我在元嫂的侧身媚笑中走向了她,看着面前那个熟透了的美妇,把玩着她一

双诱人的长腿,在她焦急的期待声中,把怒挺的鸡巴深深的插进了那个肥厚多汁

的殷红肉屄之中。

她的屄洞里不是很紧,但好在我鸡巴比较粗,抽插起来的感觉也还不错,我

玩着她的两只奶子,虽然没有怎么下垂,但是个头却不太大,玩了几下,也就没

有什么兴趣了,幸亏还有一种比较新奇的刺激,这毕竟是我当面操的一个比较新

的女人,让我还能够保持硬度,不至于疲软下去。

不过也就仅限于此了,在元嫂的身上,我没有丝毫射精的欲望,倒是元嫂,

好像很少被我这种尺寸的鸡巴操弄,爽的是浪叫连连,最后连尿都被我操出来了,

爽的是一塌糊涂。

我借着清洗身上尿液的机会,离开了高潮后瘫软的元嫂,说实话,在欣赏过

她的长腿翘臀,然后面对面的操过一次她的肥厚肉屄之后,我对她就没有太大兴

趣了。我冲了个澡,挺着依然半硬的鸡巴走出来时,发现众人都已经筋疲力尽的

躺到了下来。显然都是暂时爽够了。

我想了想,就没有再去撩拨自己的欲望,任凭鸡巴自然疲软下去。然后把孟

姐抱到一边的沙发,慢慢的抚慰着这个高潮过后正在默默的享受着余韵的女人。

大家都很疲累的休息了一会,时间已经接近了十一点,我猛然想起,今天出

门之前没有跟爸妈说一声,而且电话也没有带在身上,遭了,恐怕老爸老妈要发

飙。

我赶紧借了元哥的固定电话,打到家里,可以意外的是,接电话的老妈只是

教训了我几句,就放过了我,只是叮嘱我明天上午一定要回家。

我问为什么,老妈的回答简直就像晴天霹雳一样。

她说:「你忘了?明天去相亲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