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做鸡的也有内讧

时间:2022-07-29 浏览量:2次

做鸡的也有内讧

(一)

那是七月底的事了,我住的楼下街里有不少开发廊的小姐,我想,既然小姐这么多,何不试一试我一直就有的想法哪。

我先在一个发廊找了个高挑漂亮的,认识后再在另一条街找一个,这第二个和第一个形体容貌长的很相似,(嘿嘿,这点在后面很重要,找到合适的可不容易啊,我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才在很远的街区找到了另一个,已经快跨到北京另一个区了),一个是东北吉林的,另一个好像是山东某地的吧,记不太请了。

俩个鸡不光个差不多高,估计都有1米66左右,长的的确非常相似,很漂亮都属于成熟性感型的,我觉得她们俩尤其是眼神惊人的神似,(鸡是不是都是这种眼神?),年龄好像差一点,一个26岁,另一个24岁多了,不过这没关系,关键是相似!

我和她俩分别混熟后(花了我不少银子哦),我决定试一试看让她们俩打上一架,当然,我爱看的是美女间的情色打架,肉帛相间,又打又爱,器官较量,嘶叫呻吟,这是最好的,可不是普通的拳打掌扇,互相揪拉几下就完了,更有甚者,牵扯到男同胞,拳打脚踢,刺刀见红……那有什么意思,那样还不如看斗狗比赛嘞。

于是我好好地准备了一下……。

在九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约这俩个小姐都来我家,她们俩来时前后差不多五分钟时间,时间很合适哦!

第一个鸡进门还没说俩句话,第二个鸡就来了,我给第二个鸡开门后,故意惊呼了一声说:“哎哟,糟了,我把你们俩搞混了……”

那第二个进来的小姐是东北的(我当然能够分辨,故意的吗,嘻嘻。)笑着接了我一句说:“把谁搞混了?刚睡醒吧,你--唉~~”声音一下顿住了,她看到了另一个女人在我屋里,而且和自己很相似,一下愣住了,真不知她当时是什么感觉……

屋里的那个鸡这时站了起来,也在回看着,嘿嘿,先让她们俩互相看看对方吧,当时我这么想,她们俩互看了一番后,就有点对眼,再加上我刚才说的话,大概都看出对方是同行吧。

不过都没有问我对方是谁(她们猜也能猜到,都知道我是独身哦),现场比较尴尬,这时就看我的了,我赶紧对她俩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把你们俩记混了,打错了电话,真不好意思,你们姐俩实在太像了,大家先到屋里做吧。”

进屋后,我又赶紧讨好,分别替她们脱了外套,一人倒了一杯可乐,当然里面放了一点我精心准备的刺激荷尔蒙的催情东东,人体保健品商就有哦,而且也不贵。

进屋后,我坐在里屋门边上,这两个鸡谁也没坐下,各保持了一段距离后一边喝着可乐一边仍相互打量着,我做在沙发上吸烟,看着她们可乐快喝完了,两妞的眼睛都有点放火,一个抱着手靠在壁上吮着杯子,另一个在屋里慢慢踱步,眼光已经聚焦在一起(真应了我朋友说的话,女人越是相像,就越看对方看不顺眼)。

这时我站起来说:“别这样好吗,大家都是朋友,这次都怪我,谁让我脑子笨哪,哪位妹妹要不先回去吧,等下次我赔罪。”

说着我掏出300元钱扔在里屋的床头柜上,这时她们俩仍然不说话,脸上都露出互不服气和对对方不屑一顾的神情,其中一个还低哼了一声,我看她们谁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心中暗喜,估计快成了,于是对她们说:“你俩商量一下,虽然错都在我,但这样不太好吧……咳咳,不好意思,我、我先去方便一下。”

说完我钻进了厕所里。

大约五分钟,隔着厕所门就听见外面吵了起来,互相都让对方走,都讲和我关系如何如何好,然后又相互冷嘲热讽说对方身体长相如何如何,尤其其中一段是说波的哦,

“……就你也算是女人,胸快赶上搓板了,还在这浪什么浪,挺什么挺?”

“我?我的要是小,你还有啊,咱俩露出来比比,我比你两个大,回家带假的去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呵呵,下面的话更是不堪入耳,简直叫人脸红,听的我心直跳,要说这两个鸡的波都是较丰满的,虽然称不是波霸,但我看已经很大了,而且还都很挺。

山东的那个女孩更是很厉害哦(rujiaoguo),北方女孩女人味是很浓的,因为两人我曾亲历,所有我最有发言权。

吵了一会后儿,两个鸡开始互相对骂,比较经典哦,互骂对方是骚货,(真的是经典啊,骂的又醋又骚又激动又缭人的),紧接着动静大了,还有两声耳光响。

我赶紧走了出来,两人已经靠在沙发上扭打起来,带的坤包已砸落在地,估计是先用包互砸了一下,然后才动的手,互抽对方一个嘴巴,然后撕抓了起来,客厅我早布置好了,所有硬的东西没有,茶几挪走了,两排很低的沙发,下面是地毯,嘿嘿,至少不会出大事啊。

这时两个小妞头发已经抓乱了,嘴里嘶叫着(声音再大也不怕,窗户早关好了,),一个已经把另一个按坐在沙发上,抓着胳膊,另外一只手还掐着对方的脖子,另一个也不示弱,虽然处于下风,但一手对掐着对手的脖子,另一只手死揪着对手短裙,嘿嘿,她们俩进来时都穿着短外套,脱掉后一个穿短裙,上身穿一件短袖T恤,另一个里面则穿着黑色连体裙裤袜,是丝的,上面也是半截袖,这样的穿着可真是正好(哈哈,鸡就是这样,里面穿的很少,以便随时脱哦)。

这时该咱上手了,借着拉架的时机,把其中穿短裙的那个鸡在对手揪着处的旁边狠扯了一下,我的劲比较大,撕开了一条口子,然后我便退后了。

哈哈,下面不用我介绍了吧,混乱中,穿短裙的那位还以为是身下的对手扯的,抬手就开扯对方近胸部无领口的丝衫,很快她们俩就互撕在一起,当然揪头抓脸的动作不少,架不住有我这个拉架的挡一下了,当然撕抓别处我是不管的,想想我真是惭愧,幸灾乐祸呀,大约20分钟后,俩鸡的衣服已剩不下什么了,乳罩三角裤还在,不过都已挪了位,别处都只剩下几片碎步,春光乍现的!

两人的身上掐痕并不多,胳膊上有两处青,大腿上和乳根处各有一处青,呵呵,在互撕乳罩时,其中一个忽然改撕为掐,另一个当然也不示弱了,唉,我是等着她俩上面先走光的,没想只是乳罩挪了位置,又怕她俩把最柔嫩的地方相互掐坏了,赶紧上前拉偏手,这才松开。

此时她们已经打在了地上,都半坐在地毯上,从我坐在沙发上看这个角度正好看平看到两人的头部,这时两人也不再叫喊了,四只手交错互揪着头发,两张如此漂亮的相像的脸互对着,同样因被对方揪头发而痛苦的表情,嘴唇微开半翘着,朝对方喘着热气,四只桃花眼相互狠狠地对瞪着,四只半露的乳峰也对着互耸,仿佛也在象对方示威一般,互不伏输。

光看两妞这性感互对的脸,我就已经要喷鼻血了,当然裤子早在她们俩开打时就快涨破了,可以看出这两个鸡都有点打急了,看她们的眼神,我想起了古龙说的一句话,‘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那对方早已死一万次了’,呵呵,两人现在虽暂时停了下来,但双方都在积蓄力量,准备待会儿再大打出手。

(二)

这样大约四,五分钟后,这两个已无理智的小姐开始互相较劲,手已经不抓头发了,四只手互掐着,身体因用力微微有些发抖,乳峰也随着抖动而颤点着。

天哪,我又喷鼻血了,突然娇喘中听到一声呻吟,不知是两人谁发出的,真有些勾魂夺魄的味道,过了一会儿,又发出了一声,我仔细看了两人一下,发现她俩都颜面通红,额上见了汗,裸露的身体也微微发出淡粉色。

哦?哈!我知道她们俩喝的那两杯可乐开始起作用了,双方互瞪的眼神都开始散乱,喘息开始加剧,仿佛一边和对手较劲一边又和自己较劲一般,开始都强撑着,慢慢的再也撑不住了,力气因身体的变化而慢慢消失,对抓在一起的手开始往下滑落,身体则在相互接近(要知道春药作用是很大的,不过我想这两个鸡是不会想到的,后来我分别试探问过她俩,果然都不知为何)。

这时候可以说是最刺激的了,四只高耸的乳峰象有磁力般慢慢相互靠近,四只乳头已因充血而挺勃了起来,变得深红色,相互挑衅似的指着对方,慢慢地终于,四只小指般粗的乳头顶在了一起,两个鸡同时吭哧了一声,相互都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叫,相互对抱了起来。

刚一抱上,犹如触电,两人都剧抖了起来,大概是乳房对压在一起刺激的,饶是如此,两人仍然互不放过对方,额头顶着额头,用拳头擂着对手后背,又互相掐对方腰间的仅有的赘肉,下面四条雪白滚圆的大腿已经互夹在一起。

这两个鸡便开始象摔交一样扭结在一起,在地上开始翻滚,嘴里喘息、呻吟着,间或互骂一两句,这时的我下体已经湿了,面对着这香艳刺激的场面有些目瞪口呆。

两人翻滚扭打了几回合,又停了下来,因为身体差不多,大概都累了,相互紧抱着,各用一只手从后面抓着对方的头发,额顶着额,鼻子顶着鼻子,淌下的汗腻在一起,两妞也不管,任由对方嘴里喘出的热气喷在自己的嘴里。

其中一个鸡大概性欲高涨了起来,将另一个鸡压在身下,嘴里呻吟着,身体不住耸动着,压在她身下的那个鸡嘶叫着不停用一只手捶打着对手的后背。

这时我爬了过去,(嘿嘿……不好意思,我已经趴在地上看了),嘴里说了声:“不要打了吗--!”

我觉得自己的声都发颤拉长了,心里更是言不由衷啊,说着将那只不停捶打的小手攥着往下一拉,嘿嘿正好塞在上面那个鸡的月白色的三角裤里,哈哈,透过那块薄布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只手蠕动着,紧紧勾住了里面仅有的那一道缝。

“啊--哦!”

做鸡的也有内讧

“抠我屁眼,臭骚货,我操死你!”

上面那个鸡叫了起来,“呸”,一口涂抹吐在下面对手的脸上,紧接着一只手也飞快地从后面滑入了对方粉色的三角裤中,犹如火药桶爆发一样,两人剧烈地扭动着身子,翻滚了起来,没想到我偶然一伸手,这两个鸡居然都抠起对方的屁眼来了,上面更是热闹。

“呸!”

“呸!”双方互往对方脸上吐着口水,我噻,这回我是真的流鼻血了!

“想操死我?先看我怎么操-死-你-吧!”另一个鸡把两片唇贴近对手的脸,挑逗性夸张地一字一字的说道,“呵--呸!”

“嗯--哦--”

“呜--啊!--”

两人互喷的唾液由于脸贴的太近,彼此粘连在一起,流到脸上,下巴上,脖子上全都是,偶尔脸部分离开来,便有一条粗的粘液丝被拉了起来,看上去极是淫糜,更有一两口唾液吐到对方的嘴里,彼此便都惊呼起来。

下面互抠屁眼的手已经因为相互的疼痛不再抠了,但都从里面把对方的三角裤下面部分攥成一条,相互使劲地揪拽着,两人四条大腿彼此夹紧……(这两个鸡的腿真的是正点,小腿修长而有力,大腿滚圆雪白,衬的臀部好丰满),四个脚踝互相别在了一起。

于是这四条光洁裸露的腿便缠成了两条扭绞在一起的肉,相互挫蹭着,刮着对方的肉,我当时仿佛都听见了这四条性感光滑的雪股交互摩擦的那种瑟瑟的声音,很快两人大腿相接的内侧都起了一条红印,从膝盖直到腿根部,她们更是用腿上部顶撞着对方的阴部。

我趴着从后面看,可以看到两人互揪成条的三角裤已经深深地嵌进的各自的阴户中,相夹的阴户中更是淫液泛滥,三角裤早已半湿了,阴唇因充血而膨胀,已经包过了布条而向外伸展着,象是两张饥饿的小嘴在张的。

此时空气中弥散着一种阴潮淫糜的气味,现在这两个鸡之间的较量已不在是单纯的打斗较量了,而是一种性能力的较量,器官的较量,此时两人已经深深陷入了她们自己造成的这种奇特,诡异刺激的怪圈中而不能自拔,当然也是在我的引导下啊。

相互间三角裤条的揪拽已经持续了几分钟了,可以看到俩个鸡都在用这种方法刺激对方的阴部,彼此刺激对方的越深,自己所获得的刺激感也就越多,这样自己的性欲就能发泄一下,呻吟声已经越来越带有色情的意味了,而双方另外一只手仍然各自使劲揪着对方的头发,两双散发着春潮的粉色桃眼也仍就对发着仇恨的目光,

“啊--欠!”一个喷嚏终于让我的魂魄回到的自己的身体上,“我的天哪,爽!!!!!!”

我此时的感觉只有这一个字了,下面应该如何了哪?此时我浑身的感觉极为敏感,仿佛那两个鸡中的一个是我一样,满脑子净是如何在身体各个方面战胜对手的奇思异想,让她俩再发展一下哦,来个阴户决斗吧!

我觉得我脑子忽然不是自己的了,是个魔鬼的,乳罩已经打成卷被卷到了胃的部位,就剩下那已成卷的三角裤条了,看来那布条还是很结实的啊,这么久了,还没拉断。

于是我站起来找到一把小剪刀,藏在手心里,又慢慢蹲下,对他俩说:“都打成这样了,不要再打了,谁打输了多不好看,我这可没有多余的内衣给你们穿哦。”

看俩个都不吭声,更加用力的扭动着身子,撕揪着对方,我的小剪子便飞快地在两人的三角裤条上各剪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剪断,只留下了一点,然后便退开了,很快,随着两声闷哼,两条快湿透的三角裤各自解开了束缚,分别被提拉到腰部以上了。

两个鸡可能没有想到三角裤会断开,身体都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不过相缠的腿部并未分开。

这时,我可以从上面看到两人的腹部相连的部位,胃部以下随着喘息都不停地起伏着,大概是受了下体相连的刺激吧,光滑少脂的小腹都紧崩着往里收缩,腹肌上也有不少汗液,看上去有些油汪汪的,收缩的小腹下面便是两片丛密地带了,没有了三角裤的阻隔,两片茂盛的阴毛便连在一起,这两个鸡的阴毛颜色是不一样的,一个颜色黑棕偏红,另一个则纯黑,和头发倒是很相近哦。(不过现在两个鸡的头发都是做的流行的棕黄色。)

随着身体的扭动,下体相连的阴毛便啮咬在一起,带着体液相互压榨,虬结缠绕着,仿佛是有生命一般各自为自己的领地厮杀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这时两个女人都放开了,相别的脚踝已经松开,夹在一起的大腿都尽量往起提,带动臀部往上鼓蠕着,分开的腹部重又贴在一起。

双方始终揪头发的手也松开往下滑落,四臂环抱,都从后面抓住了由乳罩和三角裤带拧成的布条,四只丰乳则更是紧压着都变了形,顶在一起的额头竖立了起来,亮丽带汗的脸对着同样亮丽带汗的脸,就象是在彼此照着镜子,四只粉红的桃眼所发出的带有深深性味的春光紧紧地互锁在一条笔直的通道里,彼此电击着,麻醉着。

两人的嘴相对着张开向下翘着,两人开始发出低哼。(我当时的感觉是这两个鸡发了情,竟要互吻起来,后来我才知道,两个鸡下意识里正在比谁更淫荡,更骚媚迷人!)

这两个女人现在就像两只发情的雌兽纠缠在一起,随着两人喉咙里同时发出的一声深深的低吼,身体猛地一紧,缠在一起的身体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又都微微地发着颤,原来是两个香甜热辣的阴户已经咬合在了一块!

(三)

“扑哧--扑哧!”刚完全结合的部位就发出如此诱人的声音。

“哦!老天!你们俩个在做什么!”我扑过去叫道。(简直是明知故问,惭愧!汗!!)

“能做什么,看我怎么肏她!哦--!”一个鸡喘息着回答道。

“嗯--?!肏我!不要让我肏了你才好!啊--!”

“好!那就来吧!好好较量一下,咱俩也难得会!嗯--哦!”

“来吧!小贱人!看咱俩谁的下面有劲!哦--!”

两个女人已经陷入了极度肉欲搏斗的疯狂中,不过这时声音反而小了下来,俩人都抿着嘴唇,只是鼻子中不停地发出哼唧声,偶尔翻动一下身子,不像是打架,倒像是同性亲热,其实这时比试的都是底下功夫了。

后来我终于从一个鸡口中掏出了两人暗斗的内幕,她说当时两人的阴户贴在一起的时候,直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猛的提升,血液仿佛都涌到了阴部,自己的阴蒂变得极为敏感,而且变得又挺又硬,两片阴唇和对方的阴唇互咬在一起,相互吃了进去,又热又滑又腻,阴唇粘合的部位好像血管相连,不过又明显地感觉是另一个同性敌人的,肿胀的阴核仿佛都伸长了过去,能感觉到对方阴核强烈的存在,又软又热。

两个象是很久以前就长在一起的冤家对头似的,阴道流出的淫液也相互掺和在一起,就像起了化学反应,变成了某种酸液,刺激得阴道直至子宫都有强烈的感觉,这感觉并不比同男人做爱差,甚至更甚,而这种刺激又使阴道渗出更多的淫液。

随着臀部的抽动,阴道的肉壁痉挛颤动着把刚渗出的粘腻淫液喷射到对方的阴道内,刺激着对方,就看谁最后受不了!谁先把谁搞到高潮!……就这样,两位漂亮的小姐互肏着对方的屄,上面脸对着脸在做着各种淫媚色情,相互挑逗的表情,相互较着劲,另外她们俩还有一处也在暗斗着,那当然就是最丰软的乳波了!

从外部看,只是四个半球对扣在一起,近肩处和近肋处的曲线宛转,极是淫糜!

不过,我听那个鸡说其实她们俩的乳交乳斗丝毫不亚于下面的阴户咬斗,呵呵,乳房上最敏感,最刺激的是乳头,而现在这四粒乳头正头对头地挤压着,这时乳头部位都已经由于极度充血而变成深棕色和变得很硬,两两相对,又因相互的挤压而陷于乳肉中。

因为双方的用力,使得相交的乳头都微有些酸痛涨麻,两个鸡都想让对方的乳头吃不消,偶尔有一对乳头错偏了方向,便相交成十字朝上钻了出来,看在眼里,颇有惊心动魄的感觉,此时空气中原有的阴潮气味已经变的有些闷骚气味。

时间真快,都过了一个小时,两个鸡仍然在继续着,此时药物的作用已经发挥到最大的效力,肉体搏斗中的两个鸡此时已经浑身是汗,遍体粉红,头部都枕在对手的脖子上,颈部相交,四只手在对方的背上滑动摩擦着,偶然擦过对手的腰下臀勾,双方便都是一颤。

又过了一会儿,两人翻滚到侧躺搂抱着,忽然先后抬起了头向后仰着,一只手又相互抓住了对手的头发,身体发僵,嘴里发出了深沉的吟嘶,相连的下部急速地颤抖着,其中一个鸡竟又把手插进了对方的屁眼中,不过这次并没有掐,而是直捅。

“噗”的一声水响,“啊--啊--!”被插的那个鸡连声嘶叫着,手指也同样快速地捅人对方同一部位,“噗!”一样的水声,两人颤抖开始加剧,互相抠挖屁眼的手使劲向里深去,于是颤动变成了高频率的震动,忽然在中间停顿住了,此时仿佛可以听到她们俩相连的下体处也发出噗噗连续的响声……呵呵,这两个鸡居然如此高潮了起来,咦?不对,我忽然发现她们俩身下的地毯开始大块大块润湿了,喔!不会有这么多淫液吧?

这时就听两人嘶骂了起来:“臭婊子……噢!--敢在我身体里撒尿,王八蛋!啊--烫死我啦--啊!”

“哦--!骚货!你撒的还比我少啊!都快喷到我子宫里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哦--!”

天哪!My God!两个鸡高潮后还互相对着嗞了一泡!厉害呀!我已经跌在地上不能动了。

扭打又开始继续,此时两人已经摇晃着做起身来,下面仍然没松开,大概刚才的刺激太激烈了,所以依旧互夹着,“叭”、“叭”……,“哦--啊!”两记耳光?

呵呵,不是,她们俩竟互扇乳光!四只乳房便随之抖动不已。上面相对的脸更是都很是愤怒,不过在我看来,这种样子更是性感诱人。

“呸!”“呸!”相互又往对方脸上吐了一口唾沫,正好都吐在对方嘴角,顺着又流在胸勾和乳房上,其中一个突然低嘶了一声,张嘴猛向对手咬去,正好咬在对方的下巴上,

“啊--!”

“喔--!”

喔!老天,可别咬坏啊!我心里急道。

两个鸡都嘶吼着,被咬的那个鸡一手抓向了对方的乳房,另一手狠拉对方头发,摇着头,这时由于脸上的汗和唾液较多,咬住的下巴滑开了。

咦?连个红印儿都没有,只有一小道白印儿,呵呵,大概是比较累了,用牙咬没劲了!我的心才放回到肚子里去,不过这回两人都冲对方张开了嘴巴,喔!

“呜--呜-!”居然咬在一起了!牙咯着牙,唇贴着唇,谁也不松口,舌头更是对顶着把自己嘴里的唾液拼命吐到对方口中,就是仔细看也象是在接吻,真是太……那个了!

开始咬架的那个鸡也一手抓向对方的乳房,双方的乳房又滑又腻,两个又都没了力气,终于各自捏住了对方肿胀的乳头,相互揪拉着,大概此时催情药力还没过去吧!又都对对方乳头不时地捻动揉搓……我想再这样下去,很快第二轮高潮就会发生!还是把她俩分开吧,不过我看的面红耳赤,身软腿麻,竟也没有力气了……

两个女人就这样又厮打又色情地搞了半个多小时,在最后一声长长的双重沉闷呻吟声中,相接的下体再一次对喷,这才同时松开,瘫软在潮湿的地毯上,嘴里喘着粗气,一动也不动了。

我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战场,两个鸡身上满是狼藉,肚腹,下体和大腿满是极多的白色粘液,身上脸上全是唾液和汗的遗渍,地上有不少揪掉的头发,也分辨不出来谁是谁的,不过比较短的能看出来,那是因纠缠在一起撕落的阴毛,每一小束都是棕黑相间,带着白色的粘丝盘在一起。

唉!真是刺激呀!怪不得国外catfight这么热!

我把她们俩都抬到了床上,两人虽然身子累的不能动弹,可眼睛可没闲着,躺在一张大床上,眼睛还都努力扭向对方,互看着,眼神怪怪的,都很复杂,大概都很奇怪自己今天的行为……

晚上,我把她们俩收拾利落,叫了两辆出租车都送回去了。现在这两个鸡仍然和我关系密切,我问她们的感受,一个很腼腆,一说就脸红的不得了,不过眼神中透出非常向往的目光,另一个则比较激动,当时的什么想法和感受全都告诉我了。

呵呵,我问她要不要再和对方较量一次啊?她脱口而出道:

“来就来,谁怕谁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