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欲小说

【少年的欲望】(33)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2次

【少年的欲望】(33)

33

上午,学校走廊,我最近忙着跟张昌一起设计控制夏阿姨,都没怎么关注龚

纯了,不过这小子也不缺女人,其他就更不用说了,都是坐在家里等着人送上门

给他享受的,这日子过得可比我们爽多了,他现在好像也是一副乐不思蜀的架势,

压根不理会我们干什么,找到他帮忙他就帮,不然就关起门来自己享受去了,不

过今儿个我发现龚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凑过去问道,「龚大少爷,你这是

怎么了?」

龚纯看了我一眼,「别提了,我觉得张昌那货的霉运要传染到我身上了。」

我一愣,「啊?发生什么了吗?」

「哎,莲姨她妈妈又病了,需要人照顾,这不又回去了,只怕没个十天半个

月是回不来了,我这日子怎么过啊?」龚纯一脸悲催,习惯了天天有美女玩,这

下子可不好过了。

「不是还有两位熟女舅妈吗?」我在一边挤眉弄眼。

龚纯苦笑着摇摇头,「虽然外界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可她们也没法总是这样

上门啊,我爸妈都注意到了,肯定有人打小报告了,所以她们暂时也不会来了,

支开她们的手段很简单,一人一笔业务,够她们忙活的了。不过这样也好,她们

就更能明白她们靠的是什么了。」

话一转,龚纯一脸苦色,「可我最近就悲剧啦,三个女人居然凑到一起了,

说没就全没了。」

我想了想,这毕竟是我们的大金主啊,最近那么多物资设备还有钱,可都是

这位提供,得把他哄开心了,已经站在一旁的张昌明显也是这个意思,没龚纯支

持他啥事也办不成,「这样吧,龚少爷啊,这几天,你就把刘娟瑛那骚货带回去

爽爽呗,反正她也是一个人住,住你那不是一样嘛,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张

昌满脸淫笑,「跟你说啊,这女人现在被开发的很有味道了,接下来就归你了,

有些日子没上了,去尝尝熟女老师的味道嘛。」

龚纯听了这话,似乎又想起了熟女教师的美味,也不客气,「好啊,那我就

不客气了。」

张昌附到龚纯耳边,「你有些日子没操她了,中午我把她弄到你家去,喂她

点药,随你玩,晚上也一样,我送货上门。今天一天玩下来,操熟了,明天你一

开口,她就乖乖的和你走了。」

龚纯看了眼张昌,「你还干出心得来了啊?」

张昌笑道,「那是自然,这几天天天在操这骚货,爽得很,不过现在让给你

了,好好玩,这可是很不错的好货色啊。」

龚纯点点头,「试过一次,那滋味确实不错。晚上又可以抱着美女睡觉了。」

张昌在一旁连连点头,我笑而不语。

中午,一放学张昌就和龚纯一起走了,我一个人无聊的找了个地方吃饭,几

口扒拉完,出了门却在路边碰上了张昌,「你小子怎么在这啊?」

「等刘娟瑛从办公室出来,我把她带到龚纯家去了,又给她喂了点药,我就

出来了,龚纯现在正爽着呢。」张昌咂咂嘴。

「那你现在去哪?找王纯去?」

张昌摇摇头,「不了,我回家一趟,你给我的东西我传到电脑里了,另外我

再做点准备,务必要把我心底对关老师的痴迷表现出来。」

我拍拍张昌,「你看着办吧。」

和张昌分别后,我转身向学校走去,滕老师现在是没空理我,姨妈这学期末

也是挺忙的,张媛则是压根见不到人了,学期末已经没有体育课了,她正忙着结

婚的准备,不来学校旁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当然是看在校长的面子上了,

她自己心里很清楚这是为什么。我正一路胡思乱想,忽然看见了关老师,关老师

也看见了我,「关老师好。」

「王安啊,吃过饭了吗?」关老师笑盈盈的和我打招呼。

「吃过了,关老师这是去吃饭?」

「哦,我也吃过了,正准备回办公室,」关老师笑着解释道,「对了,王安

啊,你妈妈最近哪天有空吗?」

我疑惑的看着关老师,「额……似乎都没空,每晚都很迟才回来,周末也不

在家。」这是要找我妈帮忙?

「哦,」不过关老师并没有什么失望的神情,见我一脸疑惑,关老师不好意

思的笑笑,「也没什么事,学校要求班主任每年每位学生都要进行一次家访,你

也知道的,我们班除了你、龚纯、张昌,我都拜访过了。其实不去也无所谓,我

可能有点强迫症,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不对劲,所以……」

我明白的点点头,关老师做事确实是一丝不苟,一点也不肯放松,张昌这周

末就要去家访,剩下的两个不去,关老师只怕会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吧,「我理解,

可是我妈只怕真的没时间,关老师你也是知道的。」

「老师知道,其实像你这种家庭背景的学生,学习又这么好,确实没有家访

的必要了。」关老师笑笑,似乎有点遗憾。

「哎,关老师,龚纯那你也要去吗?他家可是常年就他一个人的。」我好奇

地问道。

关老师一脸正经的说道,「这个肯定要去的,就是因为他常年一个人,老师

更应该关心他啊,之前龚纯在班上毫不起眼,老师一直都没想到他,这是我的失

职啊。上次你们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一直都没空谢你们,这样吧,等放假之后,

老师闲下来好好谢谢你们。至于龚纯那,这周末我去张昌家家访,等我过几天抽

空去一趟龚纯家,他也是个乖孩子,一个人不容易啊。」

「好啊,」到时候就用你这美丽的身体来好好谢谢我们吧,「老师你暑假不

回去吗?」

「暂时不回去了,」关老师摇摇头,「可能到八月之后回去几天,这边还有

不少事情,包括老师培训等等,」关老师没说完,但我知道还有新校区启用而带

来的诸多机会。

「这样啊,老师你们这可真是辛苦啊,」我一脸感叹,继而又开了个玩笑,

「关老师你这一班的人都转了一圈,连龚纯那都去了,唯独差我这,是不是强迫

症会受不了啊?」

「是啊,」关老师半真半假的瞪了我一眼,「老师现在浑身都不得劲。」

「那关老师你就去一趟呗,我妈不在家,可我在家啊,你刚不说龚纯我还想

不起来,我家就在那,你有空就去跑一趟,就当关心关心学生了,顺便帮你完成

学校任务了。」我同样半真半假的回应道。

「唔,那老师我考虑考虑,」关老师明显是动心了,「先这么说定了啊,等

去完了龚纯那,老师再考虑去你家一趟,完成学校的任务。」

「好啊,我随时欢迎,」我笑嘻嘻的答应了。

到了楼梯口,关老师去她的办公室了,我则往楼上走,忽然手机响了,一条

信息,我看着信息眯起了眼睛。行政楼后面的一处拐角,中午这一带空无一人,

没人会跑这里来,我到了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你找我什么事?」

「几方都有人找我了,」李莹仍然是一副坚强自信的模样,可已经很了解她

的我却一眼就看出了她眼中的彷徨和紧张,「和你说的一样,我看似能得到我一

直想要的,可实际上我不过是个炮灰,诱饵,探路石。」

「所以你打算退出了?」

「不,我为什么要退出?给我,我就拿着,」李莹冷冷的说道。

「那你找我说什么?」我玩味的看着她,「表现你的坚强?」

「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愿意成为你们这边的人。」

「没兴趣,」我一口回绝,「你也知道你就是个炮灰啊,你成不成我们的人

有什么区别呢?」李莹现在被我带入了一个误区,她以为她一个不好,就会成为

三方的弃子,命运悲惨,可其实这就是所学校啊,之前的事差不多过去了,你就

老老实实的当个普通的老师,谁会想起你?一个小小的教研组副组长,还将是次

一等的老校区,实在是微不足道,站的高度不同,看问题的角度就天差地别。不

过这样正好,我才好下手啊。

「你想要什么?」李莹已经习惯了我对她的冰冷态度,「那个女人能给你的,

我全部都能给你,甚至更多,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李莹咬着牙说出了这番屈辱

的话,脸色已经变的通红。

我有点明白了,除了对自己命运的担忧,还有很大的比重是出于对滕老师的

嫉妒,眼见本来被自己压制的人忽然超过自己,还将更加耀眼,李莹是实在忍不

住了。我笑了,「哦?那你能给我什么?」李莹死死的盯着我,满脸屈辱,最终

无奈的低下头,因为不仅她,还有她儿子,只要还在这座城市,就逃不出我的手

心,更何况她心中充满了不甘和嫉妒,「我……我自己。」李莹的声音变得很小。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会让她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不强迫你,你自己在回去好好想想,不要一时冲动,我再给你些时间,」我

伸手勾起李莹的下巴,李莹的目光闪躲着不敢看向我,「记住,确定自己的心意

之后再来找我,一旦来了,可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我松开李莹,转身离去,留下在背后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的李莹,这段时间她

一直在悄悄地观察和打听我,我做的很隐秘,她没找到什么有用的,可上次交谈

我却主动透露出滕老师的秘密,这令她寝食难安,最终再次找到我,却又被我回

绝了,她那副人人垂涎的美貌似乎在我这不起作用,可我明显就是个好色的小鬼

头。这么几次交流下来,李莹自己都没发现,她对我始终难以把握,心中充满了

畏惧。我就是需要这种效果,一步步让她走进我的设计,欲擒故纵,最终达到我

的目的。

回到教室,张昌已经来了,他告诉我准备工作做好了,我点点头,那我这也

可以开始了。龚纯直到快上课才来,一脸的神清气爽,课间一问,「怎么样?龚

少爷,爽不爽?」

龚纯点点头,「真不错,这几天有得玩了。」

张昌在一旁笑道,「那是当然,我的话还能有错?说说中午是怎么玩的?」

龚纯翻了个白眼,「还能怎么玩?扒光了拖到房间里去爽呗。」嗯,不错,

看起来龚纯并没有张昌那种让人无语的癖好。

张昌也不在意,「待会放学后我再陪你走一趟,艹,我还没抱着刘娟瑛睡过

觉呢。王安,你睡过,感觉如何?」

「自然挺好的啊,总比一个人睡觉好吧,龚大少可是最有体会的啊。」

龚纯笑笑,「你们可没我这么好的条件,晚上独守空房去吧。」我和张昌不

屑的对龚纯竖了个中指。

下午放学,我不急不慢的值日完,才慢悠悠的找地方吃饭去了,另一边张昌

再次把丝毫不敢反抗的刘娟瑛带到了龚纯家,交给了龚纯,然后转身回家学习去

了,今天家教会来,这小子也不知道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就改变了,不过张昌告诉

我,夏阿姨打电话给他,说是今晚要加班,不回去吃晚饭了,我猜测夏阿姨估计

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张昌了,索性对张昌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但她肯定还是放不

下对儿子的关心。

果不其然,我接到了夏阿姨的电话,「小安,小昌晚上在家吗?」

「在家啊,他还说要去接受家教辅导,我盘敲侧击的询问,发现他好像真的

是愿意学习了,变化真大啊。」我故意感叹道,这只会让夏阿姨更担心。

「哦,这样啊,」夏阿姨的话语中充满了忧虑。

「对了,夏阿姨,今晚有空吗?有空的话来我家一趟,有事和你说。」

「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吗?」夏阿姨虽然没发现我下药的举动,但仍然对

自己经不起诱惑,对我的挑逗行为无力反抗而感到不妥,下意识的不想与我见面。

「必须要当面说,关于我们那天提到的张昌喜欢的女人,」我抛出了诱饵,

不怕夏阿姨不来。

「啊,你弄清楚了?那我马上赶回去,」夏阿姨顿时忍不住了,看来她的加

班也不一定是真的,也许只是为了避开张昌。

放下电话,我找了家店迅速吃完饭,赶回家去了,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门

铃响了,我开门把夏阿姨迎了进来,夏阿姨看见我似乎又想起了前两天的事,不

敢与我对视,看得出她是急匆匆赶来的,气喘吁吁,车里有空调,就上楼的这一

段就出了一身汗。

我让夏阿姨坐下,递了杯凉茶水给她,夏阿姨咕嘟咕嘟的很快喝完,她是真

的渴了,我又倒了一杯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到她旁边,夏阿姨下意识的挪动了一

下身体,离我远一点。我就当没看见,「夏阿姨,先问你件事,你周六下午在家

吗?」

夏阿姨一愣,「周六我要加班,下午不在家。」

「那张昌知道吗?」我继续问道。

「知道啊,这事我提前和他说过,这周末两天我都加班,」夏阿姨疑惑的问

道,「怎么了?」

「那就对了,」我深吸一口气,「夏阿姨,看来不要我们去给张昌找女人了,

他自己已经决定要下手了。」

「啊?」夏阿姨大吃一惊,「他……他要对谁下手啊?」

「关老师,我们的班主任——关琳琳,」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她?」夏阿姨见过关老师,开家长会的时候,「这……这怎么可能?」

「就是她,」我很肯定的说道,「我这段时间留意观察张昌,也偷偷看了他

的手机,可惜没机会看他的电脑和房间,我发现他对关老师的兴趣很大,总是在

偷偷注意关老师的一举一动,平时和我们的交流中经常无疑会泄露他对关老师的

念想,他的手机里存有一些关老师的照片,应该是偷拍的。」

「可这也不能说明小昌就要对关老师下手啊,」夏阿姨还是不肯相信,绞尽

脑汁想为张昌开脱,「我想起来了,小昌最怕这位关老师了,平时在家里提的最

多的就是这位关老师,对她很是惧怕的呀。」

「恰恰是这样,他才会动手的啊,」我解释道,「那件事情发生前,张昌对

关老师很惧怕,可那件事情发生后,他的心态就整个被颠倒过来了,原先惧怕的

就变成了他最想要踩在脚下,控制得到的。」夏阿姨见我一直望着她,忽然反应

过来,我说的既是关老师,也是她,夏阿姨心中又惊又惧,再加上高温急着赶路,

又多日没有休息好,一阵头晕眼花,整个人摇摇晃晃,我赶忙上前扶住夏阿姨,

让她靠在我怀里,「夏阿姨,没事吧?」

夏阿姨喘息着休息一会,感觉好一些,想从我怀里挣脱,「没事,可能最近

没休息好,我没事了。」

我一只手还是把夏阿姨搂在怀里,另一只手端起水杯,「你喝点水,别中暑

了。」夏阿姨接过水杯,喝了几口,「舒服多了,我没事了。」说着坐直身子。

我松开手,不着急,喝了我的水,还能跑到哪去?继续谈话才是正紧事,

「最关键性的证据,就是我刚才问你的话。」

夏阿姨有点头晕,反应变慢,「哪句话?」

「你周六下午要加班,」夏阿姨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张昌知道你周六下午

要加班,可是我打听到,关老师要进行家访,张昌告诉她,你周六下午在家,让

关老师那个时间去,你说他想干什么?」

夏阿姨一愣,继而清醒过来,失声叫道,「什么?!」夏阿姨明白过来,一

个有过强奸妇女记录的男学生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骗到家里,想干什么不言

而喻。夏阿姨哆嗦着嘴唇,「他……他怎么可以这样?」

我继续说道,「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确定的原因了,不过这也与我们的

计划相一致,还省得我们动手,事后帮张昌遮掩一下就行了。」

夏阿姨嗫嚅道,「这……可是关老师怎么办?」

我冷笑道,「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你可以打电话给关老师,说你星期六下

午临时有事,更改时间,关老师是可以暂时逃过一劫。可接下来呢?就算你找个

你在家的机会让关老师来家访,如果张昌执意下手,你怎么办?说不定张昌连你

一块办了。」

夏阿姨被我恐吓的全身发抖,我继续胡说八道,「报警?之前已经说过了,

你不愿意,我更不会同意,我一定要保证张昌的安全。」

这点夏阿姨和我是一致的,见夏阿姨点头,我继续,「剩下来的就是你我去

阻止张昌,你阻止得了吗?阻止不了,说不定还把自己搭进去。就算你阻止得了,

关老师是没事了,可张昌怎么办?回头再去找王纯,最后倒霉的那就是你了。」

夏阿姨听了我的话,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又讲不上来,只觉得更头晕了,整

个人向后靠去,我趁机又把夏阿姨抱进怀里,夏阿姨想挣脱,没力气,而我接下

来的话又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就像我们之前计划的那样,用关老师替代王纯,

吸引张昌的注意力。王纯那边,小学下个星期就放假了,我了解过了,王纯到时

候会带儿子回老家,张昌就接触不到王纯了。而关老师学校还有事,暑假走不了,

正好用来吸引张昌的精力,张昌心思跳脱,两个月应该可以让他忘了王纯了。」

夏阿姨迷迷糊糊,「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这是最好的机会了,彻底让王纯从张昌的生活里消失。」我加

重语气。

夏阿姨虽然被我忽悠的不轻,但仍有几分清醒,「关老师怎么办?如果她报

警怎么办?」

「张昌不傻,他既然敢做就肯定有把握,你见到王纯报警了吗?那个女医生

报警了吗?」我笑道,「再说了,还有我们呢,就算有什么意外,我们也可以摆

平的,所以我说张昌在这才是最安全的。如果送到国外,他一时冲动,可就真的

没人救得了他了。」

夏阿姨点点头,但仍有几分不忍,「可怜关老师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为了张昌,其他也顾不了了,至于关老师,回头从其他

方面补偿她吧。」我这样回答。

「为了小昌,」夏阿姨自我催眠,坚定自己的信心。

「对了,有机会我们可以去张昌的房间看看,也许还会有别的收获。」

夏阿姨靠在我怀里,勉强转动脑筋想了想,「明天吧,明天我趁小昌上学的

时候去看看。」

「行,那就先这样,」我看着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夏阿姨心中冷笑,夏

阿姨被我忽悠的圈定了思维,只以为弄走王纯,找个人吸引张昌就可以,却没想

过她才是真正天天都在张昌身边的人,张昌真要对她感兴趣,她怎么可能跑得掉,

不过我们本来也没打算放过她。

看看时间,七点半左右,我的手轻轻按在夏阿姨被黑丝包裹的丰满大腿上,

夏阿姨此时的感觉异常敏感,浑身一颤,无法抑制的发出一声娇吟,这么长时间,

药效早就起作用了,夏阿姨勉强按住我的手,「不要……不要这样。」

我一只手搂着夏阿姨顺便攀上她胸前的高峰,另一只手一下就挣脱了夏阿姨

虚弱无力的手,探入她的裙底,两处要害同时受袭的夏阿姨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

整个人瘫软在我怀里,我轻轻按揉了一会,夏阿姨的内裤就湿了,这药真不错。

我凑到夏阿姨耳边,轻轻舔舐着夏阿姨的耳垂,「夏阿姨,你看你的身体多

诚实,你又是多么的需要安慰啊,」我抽出手指,将挂在手指上的一条晶莹的细

丝展示在夏阿姨面前,夏阿姨羞得闭上了眼睛,把头埋在我怀里。

我嘿嘿一笑,一把抱起夏阿姨,夏阿姨惊叫着双手搂住我的脖子,被我抱进

房间去了,我本想在沙发上操干夏阿姨,可妈妈待会回来往沙发上一趴就会发现

异常,所以我还是把夏阿姨抱进房间去了。

房间里,夏阿姨仰面躺在床上,双眼紧闭,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唯有身体异

常敏感,强烈的快感一波接一波冲击着她的感官,衬衣被解开,一对美乳在我的

手中变换着形状,,套裙被掀到腰间,内裤拨开,肉棒一下接一下顶到夏阿姨的

小穴深处,一双黑丝美腿无意识的紧紧缠在我的腰间。我看着夏阿姨娇媚的面容,

成熟的肉体,感受着滑嫩紧窄的小穴和细腻诱人的黑丝美腿,心中颇为得意,张

昌一心设计,也就操过他妈一回,其他大部分时候全便宜我了,想想就有趣,我

一边以张昌同学的身份帮助夏阿姨,一边却又对夏阿姨下手,夏阿姨明知不对,

却毫无办法,眼下她只能靠我,一边依靠我,一边接受我的玩弄。我估计夏阿姨

现在的心态十分复杂,既有被我胁迫的因素,也有自身被药物和外在刺激影响而

内心释放出了自己平时深藏的欲望,被我一引诱,就半推半就了,毕竟夏阿姨可

一直没有什么激烈的抵抗。此外,她可能还有一种自暴自弃的想法,毕竟她自以

为被那个家教男生多次奸污,甚至在厕所、旅馆这种她平时不敢想象的地方,还

被迫替男人口交,最后还要穿上沾满男人精液的腥臭内裤走在大街上,简直让她

到现在都以为自己置身于一场噩梦之中,面对我这个费尽心思给她带来快感的男

孩,反抗力度自然就小了许多。而且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可能还有故意引诱我

的意思,毕竟我现在帮她做得全是见不得光的事情,我对她身体这么迷恋,也就

意味着我会为她着想,替她保密。所以说人的心思是最复杂的,但不管怎么样,

我只需要意识到一点,那就是夏阿姨现在对我来说是一块已经吃到嘴里的美肉了,

下面就是要彻底咽进肚里。

「亲爱的梦娟阿姨,舒服吗?」我魅惑的语气像是来自深渊的呼唤,夏阿姨

发出低低的呓语,「嗯,舒服,真舒服。」我满意的低下头,吻在夏阿姨娇嫩的

嘴唇上,夏阿姨主动张开小嘴,伸出舌头与我纠缠起来,我的下身卖力的耸动着,

双手在夏阿姨身上游走,这样一位高贵美丽的贵妇人看来快要被我们成功控制了,

对于以后和张昌一起玩弄他的熟女妈咪,我内心深处还是有几分冲动的,如果可

以让夏阿姨和王纯并排跪在那里供我们淫乐,似乎更有趣啊,我的嘴角溢出一丝

诡笑。一个长长的湿吻之【少年的欲望】(33)后,我坐起身子,看着明显陷入了迷离状态的夏阿姨,

颇有一种征服的快感,一只手把内裤拨到旁边按住,方便肉棒在夏阿姨小穴里快

速的进出,另一只手轻轻抚弄搓揉着夏阿姨的阴蒂,完全沉溺在快感中的夏阿姨

除了发出一声声无意识的呻吟,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一阵操干,不想这么快

结束的我慢慢拔出肉棒,伸手将夏阿姨翻转了过来,让她整个人平躺在床上,我

骑在夏阿姨的肥臀上,肉棒轻车熟路的进入夏阿姨的体内,再次的交合让我和夏

阿姨两人同时发出愉悦的叹息,双手紧按在夏阿姨的大屁股上,一下下有规律的

耸动着,「嗯,这个美熟女真是怎么操也操不够啊,」我的脑海中忽然转过一个

邪恶的念头,张昌曾经和我提过,夏阿姨有生二胎的打算,夏阿姨生张昌的年龄

比较早,眼下也不过才36,正好让她给我生个孩子,哈哈,如果夏阿姨愿意给张

昌生一个,那就更有趣了。

时间不早了,我也怕妈妈突然回来,在一阵激烈快速的抽插将夏阿姨送上高

潮后,我也不加控制的主动射精了,今天下的药分量比较少,激烈的发泄之后,

夏阿姨很快恢复了清醒,看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张昌那边的家教已经结束了,

夏阿姨赶紧爬起来穿好衣服,也不敢看我,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我坐在床上,低

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兄弟,眼中闪过诡异的光芒。

休息了一会,我也起床收拾,床单一片狼藉,湿了一大块,我收起来明天洗,

换上一床新的,又把里里外外收拾一遍,杯子洗干净,静等妈妈回来。这期间,

张昌打来电话,「哈,怎么样?晚上我妈干的爽吗?」

「时间紧,就来了一炮,但滋味真不错。」

「我妈回来就躲进卫生间了,不得不说,她掩饰的真不错,若非我知道你晚

上肯定不会放过她,我还真没看出什么破绽,幸好是落在我们手里,她要是和别

的男人上了床,还真不容易发现呢。」张昌大发感慨。

「对了,你电脑里的东西准备好了吗?」我问道。

「准备好了,我妈来看,就一定能看到她想要的,」张昌笑得很得意。

「那就好。」

挂断电话,不久妈妈就回来了,我递上一杯掺了一点点药的水,妈妈一饮而

尽,洗完澡,妈妈趴在沙发上接受我的按摩,这点药对妈妈这种自控力极强的人

来说,完全没有用处,但是天长日久,日积月累,那就不一定了,我现在按摩的

区域已经扩大到了整个腰部以上的区域和两条胳膊,范围扩大了许多,但我的手

却更加规矩了。有时我也想偶尔不小心偏离一点,碰到妈妈身子侧面,进而就能

碰到妈妈的乳房边缘了,以此来试探妈妈的反应,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妈妈对

我的依赖和身体接触的习惯越来越深了,但这个前提是我非常的规矩,我不能在

这个时候表现出异常,引起妈妈的警觉,那会前功尽弃的。我不能主动,相反我

越是规矩,妈妈对我越不设防,平时的亲密接触越多,妈妈反而越可能不经意间

犯错,那就是她引诱我了,这可就怪不到我头上了,这么一直胡思乱想,直到我

陷入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