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强奸小说

【我的强奸女友】第三话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1次

【我的强奸女友】第三话

第三话

第二天是星期天,王蕾没有给我打电话。我知道我可以等。王蕾喜欢我,这

是我知道的,王蕾会答复我的。我甚至还计划了用什么方法向她道歉我的粗鲁和

不宣而战。

第三天是星期一,王蕾没有来上课。半晌我还没回过神来,望着身后空空的

座位,我第一次感到失落。可爱的光头老师叫了我好几次,我懒得理他,反正我

也没听他说什么。满脑子都是王蕾。

或许是王蕾生病了,或许就是那夜我出手太重,她伤到了。放学后我匆匆赶

到王蕾家。一个大胡子男子问我找王蕾什么事,这是他新搬进的房子。我还要问

时,大胡子嘭的关上了门:“她已经搬走了。”

王蕾你到哪去了?你为什么要搬走?是我太伤你了么?你为什么不留给我一

个答复呀?王蕾,我想念你呀。

晚上,我没有吃多少饭。我失神的看着院子里的桃树,那里有两只蜘蛛抱在

一起。一大一小,好象是一公一母。哎,夏天,爱神支配的日子。看书上说,母

蜘蛛交配后要把跑不及的公蜘蛛吃掉。不及时的公蜘蛛!?我又想到了王蕾。假

如我们都变成了蜘蛛,我宁愿让你吃掉,我就不会怕你离开!

“零……”王蕾来电话了!我弹簧似的立起来,百米飞人般冲向电话。“喂,

王蕾么,你在……喂,小丽呀?”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瘪了下来。

“杰”,电话里的小丽说,她的发音干干的,犹如没了准头的笛子,比王蕾

柔柔的声音差多了,真不知她为什么是王蕾最好的女友。“杰,你出来一下,如

果你想知道你王蕾的消息。”

“什么?你在那里?”小丽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渴望呀?我几乎是跃出院子

的。回来时我注意到栅栏门没有曾经打开过。

“这是王蕾给你的信,你要知道的都在上面,自己看吧,我还有事。”

我没有觉察到小丽的离开,我发狂的撕开信封,上面涓涓的是王蕾的字:

“杰,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我的头“轰”的一声爆炸了。热血直涌入大脑,排泄物却倒灌进了胃里。王

蕾去深圳干什么?她正值高一,还是班长,难道是旷课去游玩探亲么?她还会回

来么?我迫不及待的读了下去。

“对不起。我事先不敢告诉你,是因为怕你难过。其实我是随着外婆一起搬

家去深圳的,恐怕不会再回来了。那天夜晚,其实我是叫你来给我送行的。谁知

你……一直以来,我都想把你当作我的好弟弟,因为你长得好象我早逝的弟弟。

后来我才知道我无法控制自己,更无法控制你。我们都有美好的青春,都有自己

必须跨过去的坎,都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我并不后悔跟你度过的那放纵而又缠绵的一夜。你也不要耿耿于怀。我本来

就是想在别离之际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或许……我也无法真正把握住分寸。你的

所做所为也正好给了我一个解脱,我可以坦坦诚诚的离开这座城市了。我相信你

说的情话都是真心的,可是,你还是忘了我吧。既然分开就注定我们不会有结果

的。生活不仅仅是爱和做爱那么简单。将来,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全心全

意对你的女孩子。只要你记住我对你说过的话。那就是:只有有上进心的能成就

事业的男人,才能得到女人的尊敬和爱情。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能认识你这样一个又聪明、又调皮、又可恶的小坏蛋弟

弟。

祝你幸福!

你的王蕾”

我的双膝一软,站立不稳的跌坐在石椅上。仿佛有一把尖刀无情的划开了【我的强奸女友】第三话

的胸膛,让我的心沉了下去,一直沉到了脚底。大脑似已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

剩下一片空白。令人绝望的空白!

王蕾……王蕾走了……王蕾走了……永远的离开我了……我失神的嘟囔着,

惨笑着,呆呆的立了许久,忽地撒开腿放足狂奔。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在不停的

跑。如果能让心碎的痛苦随着汗水一起从体内蒸发出来,那我宁愿足不停步的就

这样跑下去。

干涩的凉风迎面刮在我的脸上,偶尔有微黄的树叶打着旋儿落在肩头。原来

在不知不觉间,热情如火的夏日已经飘然远去,渐行渐近的是萧瑟沧桑的秋凉。

就在这所有诗人最爱吟诵感慨的季节里,我的初恋无声无息的夭折了。

她真的走了么?我不相信,绝不相信。……是了,她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

想作弄作弄我这个小色鬼。去她家里找她,她一定在那里等我。一定是这样。

——人常常会忍不住自己骗自己的。

——问题是,可以骗多久。

门,紧紧的、冷酷的锁着。

敲门,里面没有人。

再敲……

我不得不痛苦的承认,这不是玩笑,是一个冷冰冰的事实。我失魂落魄的茫

然的停住了。这是一个冷冰冰的事实,不是玩笑。我不得不痛苦的承认。

王蕾,你好残忍啊,你怎么能招呼都不打,就悄然的远走他乡呢。你把我看

成什么?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呢?为什么又要和我携手同赴巫山,去享受那欲

仙欲死的销魂滋味呢?

在悲伤之中,我的心里又泛起了一股怒火,被抛弃的怒火。这股火转眼间又

凝聚成了无比强大的小宇宙,爆发着我的大脚猛的扬起,狠狠的踹在了旁边的一

扇小门上,一下又一下的踹着。仿佛要把所有的悲伤和绝望都发泄在这疯狂的动

作中。

“你丫找死?”大胡子怒不可赦的立在门口,犹如门神里的尉迟恭。

我瞄了院里一眼,那根瘦瘦的电线杆还在风中颤抖。伊人的芳香却已随风而

逝,正如错过的爱情一样,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我心灰意冷的转身离去。

“神经病?!”嘭的砸上了大门。大胡子,身后。

回想起与王蕾纵情欢愉时,曾痛恨时间太过匆匆。恨不得停住时针,让我在

她身边呆得更久。想不到她南下后,我竟改变了对时间的感官。仅仅才度过三天,

就已让我觉得像是挨过了一个世纪……。

原来幸福总是让人觉得快乐时光的短暂。

正如痛苦总是令人感到失意人生的漫长。

就在这漫长中,青春年华转瞬即逝。

而在那短暂中,爱情变得地久天长。

原以为自己迷恋的是王蕾的爱情,就像我渴望征服王蕾的身体一样。现在才

更深的晓得,二者在我心中的分量,竟是有如此大的不同。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太迟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后记后来的日子,高二,高三,高四,高考,大一,大二,大三,日子一天

一天的凋谢了。我躺在宿舍的上铺看窗外树上的蜘蛛的时候,室友们聊着黄色笑

话起劲,他们笑的好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