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先穿射鵰再穿大唐 11~20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2次
先穿射鵰再穿大唐 11~20

正文第11章撞的就是你

杨力名听到了喝声。回头一看一个身披大红袈裟,头戴一顶金光灿然的僧帽,是个藏僧,他身材魁梧之极。

一见这形象,他就知道来人是那所谓的西藏密宗大高手灵智上人。

灵智上人本来是和赵王完颜洪烈,一起捉拿杨铁心和包惜弱。但是当听到这里枪声大起,完颜洪烈不知又不知道这里出了什么事情,便派他过来寻视一下。

他一来到这里就看到一打扮奇怪的人,拿着一条铁棒屠杀王府护卫,只见那铁棒每吐出一口火舌,护卫就倒下一个,连忙开口阻止。

杨力名心想「普通的士兵只直五六点的能量,不知道灵智上人这个在射鵰里面也算是二流高手的武林人士又如何。」

想到这里他就把枪口对向了灵智上人,「反正这个灵智上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干掉了也没什么。」

灵智上人一见这个怪人,将吐火舌的铁棒,对向了自己,吓了一跳。连忙把功力运转全身,他刚刚可是见识了吐火舌铁棒的厉害,知道是非常厉害的暗器。

杨力名按下AK47型机关鎗,子弹疯狂的飞向了灵智上人。

咦「杨力名惊厄的出了声,他见灵智上人被子弹打中了,也只是流了一点血,仍然键步如飞。不由的有些惊讶,他本来以为在射鵰,这个武功不是特别高级的武侠世界里,的二流高手,是不可能在子弹下生存的。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世界的武功。」

嘿嘿,你能勉强在子弹小活下去,那么这个呢?」

杨力名在心里奸笑道。

灵智上人见暗器如此厉害,想到如果不能靠进杨力名的话,虽然一两颗子弹打不死自己,但是时间一长自己迟早要被耗死,所以护住要害,尽自己全力向杨力名靠近,眼看离杨力名越来越近,在心里想如何抓到他后,**他N遍啊N遍,以报自己被他打的满身的伤口的仇。

就在这时,灵智上人却见杨力名肩膀上,一个比他手上还大的铁棒也吐出了一道火舌,他以为和杨力名手上的枪的子弹是一样的东西,运功抵当,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杨力名见被自己的抗肩火箭筒干成碎片的灵智上人,连一块母指大的肉块都找不到了。

摸了摸下巴,对小白道「小白,灵智上人值多少能量?」

「爸爸,才222而已啊。」

小白的声音在杨力名的脑海里响起。

「哦,杨力名也知道在武林人身上还真赚不了多少死亡能量了。有点失望。

不过也就一闪就逝,他本来就没有多少指望这个,不过多了一种方法搜集能量,还是让他很高兴的。

他往内院跑去,一进内院杨力名就远远的见一群王府士兵围着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包惜弱和杨铁心了。

而这群士兵的领头人是一个锦衣压饰,丰度俊雅的人和杨康。

只听那杨康对在杨铁心怀里的包惜弱道,「妈妈,父王来了,你快跟父王回去吧。他会原谅你的。语气里有些哀求。

他身边的那个锦衣压饰,丰度俊雅的人,也对包惜弱道;「是啊,惜弱,你跟我回去吧,我们做了十八年的夫妻啊,十八年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是那么爱你,甚至在这十八年里你对我不理不採时,我都没有看过别的女人一眼,难道这些还比不上一个杨铁心吗?回来我身边吧,我原谅你今天和杨铁心的事。

然后又对抱着包惜弱的杨铁心,狠狠的道「你既然已经死了一次,为什么还要回来和我抢惜弱。语气里好像包惜弱本来就是他的一样。

听了这话,就是以杨力名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的人也在心里骂了一声「无耻「。

十八年前锦衣压饰,丰度俊雅的人,也就是杨康的养父完颜洪烈,被人追杀,身受重伤,倒在杨铁心的家里不远处,而当时杨铁心的妻子包惜弱刚好经过,见他重伤可怜,就救了他一命。

完颜洪烈在垂死之既被美丽如花的包惜弱所救,自然对她生出了爱慕之心,而且越陷越深,在知道了包惜弱有丈夫后,就恩将仇报买通了官府,企图害死她丈夫杨铁心。

没想到杨铁心,在其兄弟郭笑天牺牲自己性命的代价下,险死还生,身受重伤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可包惜弱却以为他已经死了,本想随他而去,可是为了肚子里杨铁心的孩子而活了下来。

这个时候完颜洪烈有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说什么一辈子照顾他们母子,对包惜弱进行了死缠赖打,包惜弱不知道是他害了自己的丈夫,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杨康不至于一出世就因为没有父亲,受人欺负而答应了他,就是这样这十八年也没有给过完颜洪烈什么好脸色看。

杨力名想到这里,心里对完颜洪烈更加的不屑了,简直不是东西吗。

而杨铁心怀里的包惜弱这个时候也对完颜洪烈大喊道「你骗我,你骗我,我丈夫没有死,要我再回你的王府,万万不可能的!天涯海角我也随了他去。」

说到了这里又抬头,看了看杨铁心,眼里似惭愧,似幸福,更多的是坚定不移。

杨铁心也道「一起生,一起死,惜弱我杨铁心今生死也可以瞑目了「。他本来以为今生也不可能见到自己的妻子了,但是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更是让他知道了妻子心里装的仍然全是自己。他虽然知道今天完颜洪烈不可能让自己活着离开,但是这一刻仍然是他十八年来,最快乐的时候。」

如果我杨铁心真的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看杨康,似乎察觉了丈夫的动作,包惜弱有也看向了杨康,两人的眼里满是失望,就是这个儿子害的他们今天可能会双双毕命于此啊!

原来杨铁心今天,偷偷潜进王府见包惜弱,夫妻相认后,激动万分时,被来看望母亲的杨康发现了,经过包惜弱的解释,他也知道了杨铁心才是他的亲生父亲,包惜弱希望儿子和他们一起走,一家人团圆。

但是杨康见杨铁心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如此落魄,那里可能像自己的养父赵王爷,完颜洪烈能给自己荣华富贵啊!

于是就想杀了杨铁心,让母亲继续留在王府,他也好继续做他的小王爷。

但是包惜弱护着杨铁心,杨康人品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对自己的母亲包惜弱还是很爱的。

他无法自己动手,就叫来了自己的养父,想让自己的养父想办法留住母亲。

完颜洪烈见包惜弱不听自己的劝告,仍然和杨铁心抱在一起,心里大是愤恨,给自己的几个武功高强的手下打了个脸色,想先动手杀了杨铁心,在慢慢的劝解包惜弱。

殊不知,他一杀杨铁心,包惜弱也会自尽在他面前。

杨铁心和包惜弱也看到了完颜洪烈的异常。

杨铁心心里道「看来今天我命休以,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紧了紧双手,把怀里的妻子抱的更加紧,似乎只要有怀里的人儿,什么也无所谓一般。

正在这时,一个士兵喊道「那是什么「声音惊恐至极。

杨铁心和完颜洪烈等人都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钢铁怪物向他们急速冲了过来。

保护王爷和小王爷,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钢铁怪物一下子冲到了他们面前,撞飞了一排的士兵,到了杨铁心和包惜弱的面前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怪物,「完颜洪烈等人都看着这里不敢靠近,杨铁心和包惜弱也警惕的看着钢铁怪物。

杨力名一把打开,他花了15万点能量点,换来的红旗型,防弹装甲跑车的门,一把拉起杨铁心和包惜弱就向车里钻。他本来想用现代武器直接杀进来救人,但是怕乱战中伤害到了杨铁心和包惜弱,所以才换了俩车来。杨铁心本来吓了一大跳,钢铁怪物里面怎么出来了个人,但见是杨力名才放心了。和他一起拉着包惜弱进去。

直到他们都进了车里,完颜洪烈等人才反映过来。

「拦住它,「完颜洪烈对手下大喊道。

这个时候,杨力名已经把跑车启动,一下子就要冲出去。沙通天和梁子翁听了完颜洪烈的话,一起一掌拍向跑车。可是,让杨力名花了15万的能量最高达时速500公里的防弹装甲跑车,哪里是普通货色啊!

沙通天和梁子翁俩人,只来的及在心里喊一声,「这个怪物好深的功力,就被撞飞了出去,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了。

见钢铁怪物以势不可挡之势,撞飞了二人,开了出去。完颜洪烈气极败坏道「追,全都给我追。

正文第12章去终南山吧

杨力名开着跑车,一下子就冲出了王府,他心里那个得意呀!」

俺也是要偶车一族了「。再看看后面远远的努力追干自己的王府众人。嘿嘿一笑,想追是我的这俩一流跑车,五绝中人的轻功还差不多。油门一踩,速度又提升了一个档次。不一会儿后面那些努力跟着车子,吃着车子捲起灰尘的王府之人,就看不到影子了。

完颜洪烈见被人跑了,气的眼睛血红,连脖子都红了,真是让人担心他会不会一下暴了。

然后见他使劲咬着牙道,「追,把城门给我关了,一定要把王妃给我带回来。

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的完颜洪烈,对欧阳克等高手,拱手道「各位,拜託了。

欧阳克等人自然满口巴结。

杨铁心和包惜弱坐在车里面,瞪大了眼睛,满是惊奇和不可思议,先是这里摸摸,又是那里摸摸。然后才一起拱手,向杨力名道谢,「杨小兄弟,今天真是多亏了你了!我杨铁心,实在是感激不尽啊!

包弱惜也道「是啊,多亏了公子,我和铁心才可以,活着在一起。

「嘿嘿,岳父。岳母不要客气。岳父不是给过小子我最好的谢礼了吗?念慈可是什么代价也买不来的哦。何况岳父把女儿许给在下的时候,我们不是就是一家人了吗。」

这个小子已经厚着脸皮喊上了老丈人了。

杨铁心听了他的话,自然是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但是包惜弱,却抬着那张虽然40岁了,仍就不比任何20多岁的少女差的俏脸,对杨铁心道「你又有女儿和妻子了吗?没事的我不在乎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那双大眼睛里的幽怨,傻子也看的出来。

杨铁心一见,哪还忍的住,连忙把自己,收养穆念慈为义女的事情说了出来。

包弱惜听了他的解释,很是高兴,看向杨力名的感激的眼神变成了,丈母娘看女婿的意思。

时速500公里的跑车如何之快,在这几句话的时间里,就到了杨力名和黄蓉住的客栈门前。

客栈周围的人们,见一个移动的钢铁盒子,到了这里,一个个都伸出脑袋,惊奇的看着。

当杨力名开了车门出来后,更是警惕的看着他。

杨力名可没有时间理他们,对着客栈的楼上叫到,「蓉儿还有念慈,你们快抱着小龙儿下来。过了一会,黄蓉就抱着小龙女和穆念慈出来了,见了他两人都很高兴。

黄蓉看到杨力名身后的跑车,眼睛一亮,里面明显写着,好玩的玩具,这几个字。

杨力名现在可没有空和她们说什么,他知道现在完颜洪烈绝对在满世界的通缉他们了。

一把抓住两女的两只小手,带着小龙儿,往车里走去。

被抓住了小手,黄蓉到是没有什么,在她看来名哥哥抓她的手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穆念慈虽然认为,杨力名是她未来的丈夫,可是毕竟认识时间不长,顿时小脸整个变的通红。小手在杨力名手心,微微的一抽,没有抽出来。

只有在心里安慰自己,「他是我未来的丈夫,这是应该的。」

而看向杨力名的眼神也更加的水波淋漓。

进了车子后,穆念慈见了里面的父亲双臂抱着个女子,心中大奇:「爹,她是谁?」

杨铁心道:「是你妈,」

穆念慈大奇,道:「我妈?穆念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多了个妈妈,但是父亲既然这么说了,也红着脸叫了声妈妈。

包惜弱刚刚知道有这么个女儿,如今见她如花儿版俏丽,心中更加喜欢,直拉着她的手叫「好女儿,好女儿,随即又想到自己的不肖的儿子,心里一阵的难受。

这个时候,车子又被开动了,穆念慈和她的父母一样,心里充满了不可思议,觉得自己的这个未来丈夫更加的神秘了。

最开心的要数黄蓉了,她本来就喜欢这些希奇古怪的东西,连忙拉着杨力名的手,唧唧喳喳道「名哥哥这个铁盒子真的好玩,它怎么自己会动呀?你是从哪里把它弄来的啊?蓉儿也想要,好不好吗?

杨力名被他的蓉儿妹妹一撒娇,再见她兴奋的红通通的恨不得让他上去咬上一口的小脸,哪里还有什么不答应的呢?

连忙边开车边说道「蓉儿我的这个铁盒子,是我祖传的,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

「哦,那我还是不要了,蓉儿妹妹一听他的铁盒子是祖传的立刻懂事的说道。

「真的不要,杨力名一脸神秘的对她说道。看者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小脑袋的黄蓉。

杨力名故做惊叹的说道「唉,本来我是想把它同时送给,蓉儿妹妹和念慈妹妹的,因为我爹和娘说这个铁盒子是送给我未来媳妇的,我没有想到蓉儿会不要,看来你穆姐姐可以独吞了!

黄蓉听了,连忙大叫「我也要啊「喊完后她才突然觉的不对尽,看到她名哥哥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小脸变的更加的红了,连忙低下头去,逗自己怀里的小龙儿,不敢抬头看一眼。

杨力名见他低下小脑袋,又把目光看向了穆念慈。

穆念慈见他把目光对着自己,又听他刚刚如同表白的话语,也学习黄蓉一样,害羞的做起了鸵鸟。

杨力名见了两女的反映,心里舒坦啊!这种调戏绝色美女,还不会被扁的日子,他以前哪里敢想啊。

杨铁心和包惜弱看了大摇其头,心里想到「年轻真好啊!」

他们自然看的出来,杨力名和黄蓉的关系不一般,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自己夫妻两人的命都是人家救的,何况看女儿也不介意。自己两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岳父。岳母,完颜洪烈现在一定满世界的追杀我们,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去处?」

杨铁心听了杨力名问话,才想起来自己等人不知道去哪。本来想说去自己的老家牛家村,但是一想完颜洪烈一定知道自己的老家,去了不是自投罗网。实在想不出来去哪里。

只好对杨力名道「力名啊<;还是你决定吧。

「完颜洪烈是谁?为什么追杀我们啊?两女听了他们的对话终于不在做鸵鸟,抬头一起问道。听了两女的问题。

杨铁心和包惜弱将自己两人身上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们。

十八年后相会的故事,听的两女感动不已。

黄蓉大骂,杨康和完颜洪烈是大坏蛋,又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对杨铁心和包惜弱说自己会保护他们的。看的几人暗笑不已。

穆念慈知道了自己的未来丈夫救了自己的父母,更是对他感激不已。看杨力名的眼神,温柔的要化出水来。

杨力名见了,在心里暗暗奸笑「哇哈哈哈哈,念慈号小羔羊也落网了。

最后,几人听了杨力名的话去全真教。至于原因吗,第一,那里有杨铁心的老朋友,长春子丘处机,去那里完颜洪烈不容易找到不说,丘处机自然也会护着他们。有个庇护之地。

第二,杨力名也想偷偷去古墓派看一下,他实在好奇,现在还没有小龙女的古墓是怎么样的。第三,蓉儿小丫头说的,去玩,山上环境好。

确立了目标后,杨力名再不迟疑,往终南山而去。

正文第13章禽兽不如

开着跑车,杨力名边调戏两美女,边放慢速度,顺便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后。包惜弱突然脸红红的对杨力名说,「力名,你可不可以先把铁盒子停下来?」

杨力名奇怪了,你对我脸红干吗?要对也是对杨铁心脸红啊?

「岳母,你有什么事啊?『杨力名也是随口一问而已,他虽然不知道包惜弱为什么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下车,但还是依言准备找个地方停下来。

被他这么一问,包惜弱的脸更加的红了,就像要滴出血来。模样俏丽极了,看的杨力名在心里直感叹,他岳父老杨年轻的时候,走了狗屎运,取了这么一个尤物,当然要除去因为老婆太漂亮被人嫉妒追杀的那一段。

还是杨铁心了解自己妻子,看她脸红的支支捂捂的说不出话来,就帮她说道「惜弱,你是要小解吧?」

此话一出,黄蓉立刻「咯咯「直笑道「姐姐你要小解就说吗?有什么关系吗?

杨力名听了他蓉儿妹妹的话,立刻把眼睛向她一瞪,道;「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个小丫头这么野吗?还有不许叫我的岳母姐姐。你应该叫伯母。」

杨力名可不想自己无冤无故就低了这个小丫头一辈。

蓉儿妹妹也给自己小声反驳,都着小嘴巴道「她看起来明明比念慈姐姐也差不多吗。」

杨力名听了蓉儿妹妹的话还真的无话反驳,包惜弱看起来的确和穆念慈差不多,两人站在一起绝对会被认为是姐妹而不是母女。

看丈夫的一句话让自己出了个小丑,包惜弱狠狠的用美目瞪了他一眼。杨铁心只能摸着脑袋「呵呵「傻笑装做没看见。

车子停下后,众人全都下去透口气。不一会儿,正在和念慈一起逗着小龙儿玩的黄蓉,突然指着前面喊道「名哥哥,穆姐姐你们快看前面有十几个人向我们跑来呢!

众人原先以为是完颜洪烈等人追来了,但是他们不应该这么快吧?都跑到他们的前面去了。杨力名顺着蓉儿妹妹的小手一看,哪里是什么追兵啊。只见前面十几个或老或幼或妇人的人向他们跑来。分明是一群老弱妇孺吗!更加奇怪的是他们边跑边哭,模样凄楚无比。

杨铁心侠义心肠,见他们哭的可怜,就上前对他们中的一个老汉问道「老人家你们这是为何啊?」

那十几个人,本来见有人挡在前面吓了一跳,但是见来人是汉人的打扮,才松了一口气。

老汉见杨铁心为人似乎充满正气,就摸了一把眼泪对他们道「你们是想去前面吗?不要去了,那里就是我们原来的村子啊!但是现在毁了啊!刚刚有金人士兵路过就洗劫了我们的村子。全村上下几百口人就我们几个逃了出来啊,就连我的两个儿女也都「说到这里又是老泪众横。

接着有哭喊道「要不是为了身后的几个孩子,好让村里留几条根,老东西我也不想活了啊!

他说到这里,他身后的妇孺和孩子们也哭的更加的伤心了。

见他们如此可怜,穆念慈和已经解手归来的包惜弱都被感染的眼睛红红的。

蓉儿妹妹也皱着小眉头,直骂「金人士兵坏蛋,大坏蛋,不是东西。」

杨力名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村子已经毁了,说什么也没有用,只是从怀里拿出十几锭金银给到了这群人,每个人分了一锭。

老汉起先见了连连推辞,说什么也不要。但是杨力名的一句「老人家,就是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应该为你身后的孩子们想一想吧?」

老汉听后才颤抖着双手收了下来。然后带着身后的十几个老弱妇孺对他们又跪又拜,大叫活菩萨啊!杨力名和几女废了老大的力气才让他们一脸感激的站起来,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直到老汉带着人,走出了他们视线,杨铁心才一拳砸在跑车上,大吼到「金狗,敢而。连手砸的鲜血直流,他也没有注意。他杨家一门各个为汉人和大宋拼尽一生,如今先穿射鵰再穿大唐 11~20见同胞如此被欺凌他如何能不激动。包惜弱见丈夫手上的血,连忙抱他的手道「铁心,你干嘛啊。声音里已经全是哭腔。

这个时候,杨力名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岳父要不要报仇啊?

听了杨力名的话,杨铁心摊坐在地上苦笑说道「金狗既然敢打劫村子并让他们大部分的人都逃不出来,就表示至少有几百人,我等是有心无力啊!杨铁心虽然激动,但是还没有失去理智。

杨力名笑了笑,「那么加上这些有如何呢?」

说着拿出了无限子弹的AK47和火箭桶,他先是用机关鎗在地上扫射了一下,在地上留下了一排的弹孔,又把火箭桶扛在肩膀是一按,轰的一声在离他们几十米的地面上,碎石飞溅,出现了一个二三米大小的深坑。

杨铁心见到杨力名的现代武器眼睛一亮,他祖上是当大将军,他见了现代武器威力后,自然知道有了女婿手上的东西,就是一人杀几百人也不难。

连忙问杨力名「这是什么武器,你有多少?」

一脸的兴奋。

杨力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可不想他知道自己只要有能量,要多少就有多少,要不然以他为国为民的性格,只怕会求他把现代武器给宋朝的军队。在古代出现大量的现代武器可不是杨力名愿意看到的。

而且他也知道宋朝之所以被外敌不停的欺侮,并不是他们的什么落后,而是他们朝廷的腐败而已,杨力名敢发誓,就算他把一批的武器给那个所谓的皇帝陛下也没用。宋人一样被金人欺侮。

所以立刻准备消了消杨铁心的热血,说道「岳父,这些武器也是我家祖传的,可是这种枪只有两把「说着他指了指AK47,「炮只有一把,「又指了指火箭桶。

杨铁心听后,一阵的失望,但随即精神一振,恶狠狠的说「力名我们去给金狗好看。

几人坐上跑车,很快就来到了前面这个被摧残过的村子,一进这个村子,他们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再看看眼前的情景。黄蓉和穆念慈就脸色变的苍白,包惜弱直接昏了过去,杨铁心仰天大吼,这次连杨力名脸色也阴沉的可怕,嘴巴里不停的嘀咕着「日本鬼子,天杀的小日本,声音越来越大。

虽然知道了这里一定会很惨,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令人震撼,以他们的想像力和那老汉的诉说,根本就不能描述这里的万一。地狱,这里简直就是地狱。

啊我是汉人,我是汉人,杨力名一次又一次的提醒着自己。

如果刚刚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由于在现代接受的教育,56个民族是一家的思想,他还没有把汉人和金人又或是蒙古人分的太清楚的话。那么现在他算是彻底的清醒了。

在现代56个民族是一家在没有错,但是这里,他身处的这个地方是古代。

汉人就是汉人,金人就是金人,蒙古人就是蒙古人。看着地上的惨相,杨力名暗暗的道「日本鬼子,以前难道不是这么对待我们中国人的吗?

想到这里心里的杀意,越来越重,直把这里的金人都当成了他那个世界的日本鬼子。

地上的孕妇,看到他们眼睛一亮,努力的发出一声微弱的声音「金人往东边去了,你们不要去那边啊,「说完后好像豪尽了所有的生命力,胸口停止了浮动。

除了地上的这个孕妇外,众一眼望去,发现整个村子,只要是女人,不管是三岁还是八十岁,基本上死法差不多,都是全身男人的淫秽物,被武器捅过。

而村子里的男人,却死法千奇百怪,但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没有一个是好好的死的,更没有全尸,从破碎的尸体上来看,基本上都上虐杀。有一个甚至被扔进了一口大锅里,看那样子,那些金狗似乎是把他活活煮死的。村里大部分的房子都已经烧起了烈火。

黄蓉和穆念慈看到这里已经吓的哭了起来,让她们大为羡慕,幸福的昏过去的包惜弱。

「好一个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啊!禽兽,简直是禽兽不如啊!」

追,金狗往东去了,看来他们一定还没有走的太远。」

这个时候杨力名出声说了一句。语气里说不出的悲愤。带着众人上了车,向东面急奔而去。

正文第14章修罗魔瞳

就在杨力名杀气腾腾的,带着众向东面,追去的时候。小白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里面响起,「爸爸你现在满心的杀意,是最容易和修罗魔瞳血统融合的,是不是税换修罗魔瞳血统。」

「小白什么是修罗魔瞳血统,有什么用吗?你以前不是说血统税换过来后,不可能让我一下子变强啊,或者干脆成神啊之类的。只能加快,内力,修真等的修练速度,或者让自己更加的适合某种功法而已吗?」

「爸爸,主神号的税换血统功能,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没用,就好比说吧,一个普通人修练火属性的功法,他的修练速度是一天内力增加一点。那么如果他有了凤凰的血统,那么他一天可以增加的内力最少是一百。而且这还不是血统是主要功能,任何的血统它基本是都带有自己特有的种族异能,就好比凤凰血统的控制火焰的异能一样。

而修罗魔瞳是一种血统,更加是一种异能。修罗一出浮尸千里,血流成河,这是人们对修罗的恐惧,因为修罗两字代表了杀伐和鲜血。所以呢……

「行了,行了,小白你少啰嗦了行不行。你直接跟我说,我税换了修罗魔瞳后有什么用,对我有什么好处就好了。」

杨力名见小白有长篇大论的趋势,连忙开口制止道。

「好吧,爸爸,那我就简单点说吧。税换了修罗魔瞳血统后,你以后修练血属性的功法可以加快N倍的修练速度,这个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你以后一运起修罗魔瞳,所有看到你的眼睛的敌人都会被发自内心的恐惧所惊到,从而战意大减,精神力远低于你的甚至可能会被直接吓死,而且它还有对人催眠的功能,对于一个精神力远低于你的人,他的眼睛一但和你对上,你就可以让他把他祖宗十八代所有的丑事都说出来。用爸爸的话来说,是拿去阴人的最佳选择。这是修罗魔瞳对敌人的作用,而对自己,你一但运起魔瞳,你就不会对任何东西感到恐惧,因为你就是最使人恐惧的东西。而且心中充满了杀念,可以让自己在该冷血的时候冷血,绝对不心慈手软。想想吧,如果爸爸你和一个实力差不太远的人势均力敌的时候,你突然运起修罗魔瞳,他被吓的屁股尿流,战斗力大减。而爸爸你心中杀意大增,勇往直前,结果就不用说了。当然对于精神力远强于你的人是没有的。如果对方功力实在够变态那也没有办法。」

「好东西啊!特别是催眠这一项,以后偷鸡摸狗就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了。」

听了修罗魔瞳的好处,岂有不要之理。但是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小白要多少能量点?我的能量还有多少?我记得你说过血统都很贵的?」

「爸爸,你现在还有能量388万点,除了当初开启射鵰世界,用了80万的能量和税换了一些现代武器外,基本上没有花多少。而修罗魔瞳血统需要250万的能量,你还是够的。」

杨力名目瞪口呆,虽然知道会要很多,但是还是被吓了一跳。

咬咬牙,忍了,就单单为了在以后和同等级的人物,战斗中有绝对的优势,多少也要换。「换吧,小白。」

话音刚刚落下,一道气流就从手腕处传出来,杨力名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些了,起先他也没有在意,但是他没有想到,这次的气流远不是当初他税换身体素质的时候,对他那么温柔。

当气流,流到他的头部,大脑的地方的时候,他一下子感觉到一阵无边无际的刺痛,从脑袋里面传来。连忙把车子停了下来。那种痛苦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把他的脑子,从里面绞碎,然后再掏出来,又放进去一般。这种感觉不断的重复着,他眼前的光线一下红,一下白,直到什么也看不见了。他连忙一下子把眼睛闭了起来。杨力名实在难以忍受这种痛苦,叫了出来。

「啊,小白」「爸爸,你忍一下,一下下就好,税换血统要彻底的改造人体,不像税换身体素质,只要增强就行了,所以很是痛苦。」

身边的人听到他一声大叫,又把车子停了下来。都望向了他,只见他脸色苍白,又狰狞的可怕,眼泪和汗水不停的往下流。双手握拳,手上青筋暴起。

黄蓉,连忙抱着他的手臂,带着哭腔道「名哥哥你怎么了,你不要吓蓉儿啊?」

穆念慈也是一脸担心的看着他。鼓起勇气,学蓉儿的样子,抱住他另一只手,柔柔的道「杨大哥,你不要紧吧?」

眼睛里也有了泪花。

而杨铁心却在心里想道「我这个女婿,平时吊儿郎当,没有想到他见了村子的惨状后,会如此的痛苦。他真是有侠义之心的好孩子,比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强太多了。念慈真是找了个好夫婿啊!

在两女快真正哭出来的时候,杨力名终于在那生不如死的痛苦里解放了出来,让他差点大叫到「生命是美好的,爱的力量是伟大的。

睁开眼睛后,视线已经恢復了正常。不,应该说是太正常,以前他的眼睛就比普通人强的多了,但是现在他敢说就是天上的老鹰,也未必看的比他遥远。脑海里多了一些东西,他知道那是修罗魔瞳的运用方法。

好好安慰了两女一下,就说自己刚刚是想起了村子里面的惨状,所以有些难受而已。

弄的两女听了,连连安慰他,让杨力名感到,得妻如此,夫妇何求啊!

就在这个时候,包惜弱叫道「大家看啊,前面一定是金人的士兵。他们正在向我们过来。」

她在金国王府做了十八年的王妃,就算是她丝毫不在意这个王妃的位子,但也对金人的士兵很是熟悉。她一眼就认出了金人士兵。

杨力名刚刚被那种痛苦折磨的头昏眼花的,而杨铁心位置靠后,两女刚才一直在担心杨力名,没有注意前面。所以反而是包惜弱先发现了他们的目标。

「奇怪了,我把车停了,他们怎么反而出现了,还向我们过来?算了,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偏闯进来。」

想到这里,杨力名嘴角出现一丝残忍的笑容。「刚刚好,拿你们这些金狗,实验一下修罗魔瞳的威力,我会让你们比那些可怜的村民死的更加痛苦。」

原来,金人士兵在宋镜打劫宋人百姓,虽然他们认为懦弱的宋朝朝廷不敢对他们做出什么反映,但是还是小心为妙。所以他们每次行军的时候,都会派出斥候来探测周围有没有宋朝军队。而那些斥候在发现了一个会移动的铁盒子,在追着他们。自然报告了大部队,所以金人士兵才反而向着杨力名他们过来。

杨力名他们见了金人军队,全都下了车,仇恨的目光狠狠的看向了他们。杨铁心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把他们全咬死。

金人们一见铁盒子里出来了几个人,其中更有几个是美丽的冒泡的女子,各个都怪叫了起来。猥琐的目光全都看向了黄蓉他们,有各别的口水不停的往下流。模样让人觉得噁心不已。一个队长模样的士兵对着杨力名他们远远的喊道「前面的两个汉人男人听着,把你们身边三个美人儿,送过来。爷爷们刚刚杀了不少汉人猪锣,心情正好着,看在你们给爷爷送来三个美人的份上,就不杀你们了。

又对黄蓉几个,嘿嘿淫笑道「美人儿快过来,哥哥这里三百个弟兄一个个满足你们。一定会让你们欲仙欲死的。」

说着和周围的士兵一起大笑起来。

黄蓉几女气的小脸通红。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杨力名倒觉得很正常,因为他原来世界有一种更无耻的动物,名叫大狗民族,他们还有一个神社,叫什么神社。

看着酷似那种动物的眼前生物,杨力名心里的杀意更重了。

「我们后面的那个村子里的事情,是你们做的吧?」

杨力名冷冷的道。

听了杨力名的问话,那个领头的士兵脸色一沉「是又怎么样,难道你想和他们一样,要不要爷爷成全你啊?」

杨铁心听了他的话大吼道「你们这些禽兽难道都没有良知吗?啊!

「良知,哈哈哈哈,良知,」

听了杨铁心的话,金人们互相看了一眼,都大笑了起来。

还是领头的那一个,边笑边说道「人需要和猪狗讲良知吗?我们要杀就杀。汉人都是我们大金民族的奴隶,家畜,问你们要点东西,还敢罗索。不杀你们,简直是妨碍我们大金民族,建立大中**荣圈。到是你们敢骂我们,你们今天都别想活。当然那几个小美人除外。说完又是一阵淫笑。

杨力名不怒反笑道,「你有一句话说对了,人类对猪狗的确可以想杀就杀」语气阴沉至极。

那个金人头领,见他这么说本来还要应一句,你知道就好。但是话还没有出口,他就感到自己的头似乎越飞越高,「下面这个,莫名其妙被咋成碎片的身体是谁的啊?」

这是他最后的意识了,然后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杨力名肩膀上抗着还在冒烟的火箭桶,看着前面一阵冷笑。

而金兵们,被队长突然咋成碎片的身体,和他那还在半空飞舞的半个脑袋惊呆了。

正文第15章天理循环魔瞳之威

「啊,怎么会这样,」

所有金兵惊恐的叫到。

「呵呵,这叫杀人着,恆杀之。」

杨力名微笑的对,对面的金兵说道。

对面的金兵,只觉得他的微笑,是如此的令人感到诡异。忍不住纷纷叫道,「汗狗,是不是你使了什么妖法?」

杨力名懒得对这些人渣进行理会,在他眼里,对面的金兵早已经和死人没有什么区别了。抬起肩膀上的火箭桶就是几炮,又是几个金兵步了他们队长的后尘。化为了肉块,碎的比那些被他们残忍的杀死的村民更加的彻底,相信连完整的一小部分都找不到了。

连续几人的惨死,不仅没有吓跑任何金人,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凶性,一个个叫嚣的,拔出身上的大刀冲向杨力名他们。杨力名来者不拒,一下一下的射出火箭弹,又是咋死了几个,但是金兵有三百多的人,而且他们刚刚是以包围杨力名等的姿态来的,所以所有人的位置比较的分散,杨力名的火箭弹的威力虽然大,射速却比较慢,并不能杀多少金狗。眼看他们慢慢的靠近,杨铁心大叔爆发了。

只见他「啊……啊一声大喊,手指不停的抠动着杨力名刚刚交给他的AK47号机关鎗,虎目含泪的喝道「金狗你们的报应来了。」

今天他已经压抑了太多,杨铁心本来就是个极端爱国者,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个愤青,虽然在对妻子十八年的思念,年龄的增大等条件下。年轻时候的热血消磨了不少。但是今天从见到逃亡老汉一直到村子的惨剧,他所有积压的国仇家狠,又再一次的爆发了。

AK47的射速还是很快的,威力虽不比火箭桶,但是效果却比之更加的好。一条条的火舌从枪口倾泻而出,夺走一条条金狗的性命。很快就有二十几个金狗,蒙我主上帝的召唤,陪他老人家去了。至于会不会被踢去,给撒旦做儿子,就不是我等可以知道的了。

一把枪AK47,还是挡不住,三百多的金狗的。在两人合力让一百多长眠后,金狗们离他们已经不足十米距离了。他们一个个狰狞的盯着杨力名看,心道「等我们靠近了你,要杀要剐,还不是看我们的,看你们还能拿我们怎么样。」

为什么个个都盯着杨力名呢?而不是杨铁心,他不是杀的金狗多一点吗?

原来被杨铁心干了的金狗,虽然多一点,却死相完整,并不能给人多大的震撼力。而杨力名火箭桶杀的人,各个死无全尸。所以他们反而把杨力名当作最大的威胁,都想先收拾了他。所以各个杀气腾腾的盯着杨力名看。

看着越来越近的金狗,黄蓉和穆念慈,都拿出了随身的武器,脸色紧张,做好了近身搏斗的准备。杨铁心也一手继续用AK47射击,一手准备抽出他一直随带的杨家枪。

只有杨力名仍然是那副,天踏不惊的样子。只见他冷冷的从嘴里吐出一句「修罗魔瞳」眼睛一点一点的变为了血红色,没有留下一点普通人的白和黑。随着修罗魔瞳的开启一鼓惊天的杀气,从杨力名的身体周围,散发了出来。

离他最近的黄蓉等人,都不自觉的离杨力名远了一点,眼里闪过一丝恐惧。但也仅仅是一丝恐惧而已,毕竟杨力名对他们没有任何的敌意。他们离杨力名远了一点,只是生物对危险的一种本能而已。

因为杨力名的异样,杨铁心对金人的攻击也停了下来。可是对面的金兵,不仅没有利用这个机会,靠近杨力名他们。反而全部停下了脚步,脸色全都变的白惜惜的。

「岳父,你们不用再杀金人了,让我来,我会让村民们的灵魂从地狱归来,讨回他们该有的公道。」

杨力名此时的声音变的阴沉无比,配是那双突然变成血红色的眼睛。即使杨铁心和黄蓉他们,明知道他不会伤害他们,可是听了他的声音,还是觉得一阵的冷风,吹向他们的脖颈处,似乎有无数的勾魂使者,在他们周围游荡着。

看了看金兵们的异样,杨铁心他们都,僵硬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瞄到一下这双血红的眼睛,就在也移不开我的眼睛了呢?连身体也在也动不了了。」

所有的金兵在心里喊道。「那双眼睛在吸收周围的光线,竟然红的连周围的光线,也被吸了进去。不对,啊……它还在吸收我的灵魂」无边的恐惧,在金兵们的心里产生。他们感觉自己的魂魄,被吸进了那双眼睛里面。

无边无际的黑暗吞噬了他们,眼前一黑,周围的光线又明亮了起来。「咦,刚刚是幻觉吗?」

一个金兵问自己。

「爸爸,和我去抓鱼好不好。」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回头一看,一个汉人小男孩,爬在他的背上。小男孩三,四岁的样子,小脸很是可爱。正一脸央求的看着他。金兵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把他打倒在地上。喝道「汉狗敢爬到我背上」正要上去向小男孩,补一脚的金兵,突然一阵不忍心从心里传来。「奇怪,我怎么会对这个小鬼感到心疼,我犯了什么病啊?

小男孩被他打倒在地上,小嘴一张,「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有个孕妇突然走了出来,一把抱起小男孩,冲他道「大牛,你干什么啊?孩子不就是想和你一起去摸鱼吗,你打他干什么啊?」

看到这个孕妇,在看看周围的环境,是一个风轻水秀的小村庄。

金兵脑袋一阵刺痛,然后脑袋里闪过无数的画面。「对了,我是汉人。我叫大牛,我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叫小星,还有一个深爱的妻子叫林铃。妻子几个月以前,又为自己怀了一个孩子。

我的工作辛苦,但是却很充实,很幸福。想到这里他连忙抱过小男还喊道,「乖,宝贝,是爸爸错了,爸爸马上带我的宝贝去摸鱼啊。」

小男孩听了立刻,破涕为笑,一下子就忘了刚刚的委屈。高高兴兴的。

抱起儿子,看着妻子,他只觉得自己一阵的温欣。

突然画面一转,一队士兵闯进了他家里,一把把他扣在地上,在他家里搜刮着一切值钱东西。他不敢反抗,只是在想「你们拿去吧,只要不伤害我的孩子和妻子就好了。」

虽然他的愿望并不过分,但是现实种是很残酷。一个士兵见他妻子美貌,一把将他妻子林铃的衣服全撕了下来。听到妻子的哭喊哀求声,他再也顾不了别的了,一把挣脱扣住他的士兵。「放开她,放开她,你们要什么就拿去吧。」

用力撞开那个士兵,抱住他的妻子。那个被他撞开的士兵阴狠的看着他,然后带着一群士兵,把他手脚全部打断。

一刀砍下他儿子的头,放在他面前,他只能无助的哭喊着。眼睁睁的看着妻子被那帮禽兽临蓐着,他们抛开了他妻子的肚子,把他未世的孩子取出来,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讥笑着他。最后把一把刀插进了妻子林铃的。他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只是无意识的叫着「;铃儿,小星这两个名字。一阵痛苦袭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被扔进了一口大锅里,周围的沸水让他在无尽的折磨中,意识慢慢的变的黑暗。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见到妻子和儿子都好端端的站在他的面前,顿时泪流满面,想要扑过去抱住他最爱的人儿。

突然他脑中又是一阵刺痛,「不对,我不是大牛,我是金人啊!那大牛是谁?」

想到这里心中一片恐怖,抬头一看,果然他的妻子和孩子,不,应该说是大牛的妻子和孩子正看着他一阵诡异的冷笑。心中一震,又往周围一看果然一个个的人影向他走来。

金兵现在清醒,知道那些都是他曾经害死的人。

那些冤魂将他团团围住,他不停的尖叫着,他被一次次的杀死,杀死他的方法就是他曾经杀死那些冤魂方法。他不停的死去却又不停的復活。他已经崩溃了。

而现实世界里,杨铁心他们只是看到,对面的金兵时哭时笑,碗如疯子一般,最后各个跪倒在地上,发出惊惧的叫声,久久不停。

杨力名走到一个金兵面前,血红的眼睛盯着他「阴阴的道「现在你知道他们的痛苦了吧?那个金兵仍然像疯子一样哭喊着,自然不会理会他。

杨力名看了看他,笑了笑,突然手里多了一把刀,(小白变的)一刀砍了面前的金兵的脑袋。对着飞在天上的脑袋道「既然理会了他们的痛苦,就下地狱向他们忏悔吧」

正文第16章蓉儿妹妹的小嘴

一刀接着一刀,将一个个的金人的头斩下来。任由他们脖径里面,喷出的血液,沾到自己的身体上。使他看起来像是真正地狱归来的修罗。

杨铁心几个呆呆的看着杀气腾腾的他。其实杨力名之所以会这样,除了前世对小日本的仇恨以外,最主要的是他开启了修罗魔瞳。虽然修罗魔瞳开启后他不会失去理智,但是还是会被修罗的杀性所影响到,使他对杀伐与血腥特别的享受。在加上对象是他极为讨厌的金人自然下手豪不留情。

在杀光了一百多金兵后,杨力名心里的杀意才逐渐的减弱。然后满脸享受的,舔了舔嘴角的血迹,站在由尸体和鲜血组成的地面上。眼中的红光慢慢的减弱,他的精神力已经到了极限了,修罗魔瞳不自觉的关闭了,虽然他的精神力比普通人强的多,但是这次毕竟是他第一次使用修罗魔瞳,就大范围的催眠百多人,负担实在太大,能称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杨力名一从修罗魔瞳的状态里退出来,就弯腰大吐了起来,他现在出了修罗魔瞳的状态,恢復了正常在也不觉得,地上的尸体和鲜血有什么令自己享受,一阵一阵的噁心传来,大骂自己刚刚变态。

吐了一阵,杨力名正要站起来,脑袋中传了眩晕的感觉,意识模煳了起来。只在心里面道了一句「我靠,修罗魔瞳把精神力耗尽,的副作用来了。」

就昏了过去。

黄蓉见他的名哥哥,突然倒地,连忙和穆念慈跑过去扶住他。两女全都是眼泪汪汪的,刚刚杨力名的样子,可是把两个小妹妹吓坏了。

当杨力名就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两女正一人抱着他一条手臂,垂着小脑袋,在他的两侧的,床沿睡着了。

奇怪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艰难的转动着仍然很迷煳的头,打量着自己所处的环境。只见周围是个古朴的房间,看那装潢似乎是个道观。正在纳闷自己怎么在这里的杨力名。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声音道,「丘道长,我的女婿怎么样了,他没有什么大碍吧?」

杨力名一听就听出来是杨铁心的声音。

又一个中年人的声音道,「杨兄弟放心吧,令婿虽然昏迷了一两天,但是据贫道看只不过是劳累过度罢了,好好调养一阵子,自然会醒来。

正说着,门突然被打开了。杨铁心和一个中年道士,一起从门外走了进来。

杨铁心一见床上,睁开眼睛的杨力名就高兴的走过来,关切的问道「力名,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他现在对这个女婿,可是非常的满意,对他和妻子有救命之恩不说,就单单看杨力名,可以为那些村民,怒杀金兵。就表示他有侠义之心。有民族气节,这俩点可是杨铁心非常欣赏的。在心里叹道「我的这个女婿可比我的那个不孝的逆子强太多了」他不觉得杨力名杀金兵有什么残忍的。虽然的确被女婿震到了。可一下子就过了。想到如果是自己的话,也一样会对那些禽兽杀个痛快,喝其血,食其肉。杨力名见他的眼神很是关心,感动的道,「我已经没有事情了,岳父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那里啊?」

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但是还是确定一下的好。

「哦,力名,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全真教的,丘道长。我们现在在全真教了。」

杨铁心拉着他身边的中年道士说到。

杨力名一听,「果然,我已经到了全真教了」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后世出名长春真人丘处机。果然长的一脸的正气。

他打量着丘处机,丘处机也在看着他,眼神一阵的迷离。

「额,杨力名冷汗流了下来,心道,「小爷虽然是很英俊潇洒,但是你一个古代名人也不该迷上玻璃,这种在现代才开始流行的古怪爱好吧?」

心里虽然这样想,嘴上却道,「丘道长震惊武林在下久仰,久仰。在下对你的事迹如雷贯耳啊!今日有幸得见,实在是在下的荣幸啊!」

脸上的表情好像他真的有多崇拜人家一样。丘处机听了他的话,表情仍然未变,眼神迷离的看着他。突然做了个让杨力名瞪大了眼睛的动作,他竟然弯下腰个杨力名鞠了一躬。

「我靠,我靠,这个道士撞傻了是不是啊?就算小爷很英俊潇洒,你又是背背山下来的。你也不用一见面就给我鞠躬这么严重吧?

丘处机可不知道某人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见他一脸呆样,就说道「杨小兄弟,贫道在这里,替那些死去的大宋百姓,谢过小兄弟了。可惜贫道没有亲手,手刃那些金狗。艾,小兄弟的行为,实在让我等佩服啊!」

原来是这个啊,杨力名舒了一口气,「我就说嘛,看射鵰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你有这方面的倾向。怎么会突然有了呢。

这个小子完全忘记了,刚刚一直是他自己在胡想而已。

「哪里哪里,小子我也是汉人嘛,怎么能看着金狗,欺负自己的同胞呢?丘道长你才是,令小子我佩服的人啊!

这个时候,黄蓉和穆念慈,也被他们的声音吵醒了。一见杨力名已经醒来了。

蓉儿妹妹立刻扑倒杨力名的胸口,眼圈儿一红,小手如雨点般落下,「坏蛋坏蛋,名哥哥是坏蛋,让蓉儿为你担心。」

杨力名一把拉上,落在他胸口的手儿,再看蓉儿妹妹有点憔悴的可爱小脸,心疼的连连安慰道,「是,是,是名哥哥的不对,以后我在也不敢,让蓉儿担心了,好不好。」

蓉儿妹妹撇了撇想嘴道,「本来就是你不对。」

见小姑奶奶不高兴了。杨力名只好拿出绝招了。那就是对现代人来说,狗屁不通,而对古代人却是人人相信,特别是对古代的妹妹,更是一杀一个准的赌咒发誓。

杨铁心和丘处机看了,笑着摇了摇头后就走了出去,他们可不想用两张老脸,在这里做超大号电灯泡。

在发了N个誓,咒了自己N下后,终于把蓉儿小妹妹,感动加心疼的眼泪汪汪。

「蓉儿,我们是怎么来到全真教的?我记得我昏过去的时候,我们离全真教,还有不少的路程啊。还有小龙儿呢?」

听了他的问话,旁边的穆念慈插道,「杨大哥,对小龙儿你就放心吧,我妈妈在照顾着她呢。至于我们怎么来全真教的,这你就要问蓉儿妹妹了。

黄蓉听了穆念慈的话,就骄傲的抬起小脑袋,把什么都说了出来。

原来杨力名昏迷的时候,自然就没有人开车了,只能停在原地不动。众人又担心突然昏过去的杨力名。黄蓉心急之下就自己去开车了。

别看这个丫头,在杨力名面前,像是个邻家小妹一样,但是日后的女中诸葛,聪明伶俐,俏黄蓉启是假的。

她想了想杨力名以前开车的动作,就有模有样的开了起来。在古代这种到处都是大马路的地方,还真要她开到了全真教。

然后杨铁心报上姓名想见丘处机,但是却被门外的一个叫赵志敬的三代弟子拦下了来,就是不给他们报告丘处机。黄蓉一看这赵志敬,就感觉他不是个好东西。

眼珠儿一转想到,「坏人大多有贪念,要麻是贪钱,要马是贪色,又或者是贪权。」

于是从杨力名身上拿了一定金子出来,给赵志敬。这个傢伙果然,高高兴兴的去通报了,态度和刚刚简直就是两个模样。

就这样他们见到了丘处机,丘处机和杨铁心一见面就哥两好啊。亲热的迎着他们进客房休息。期间黄蓉顺便告了赵志敬一状,丘处机一听大怒,狠狠的教育了赵志敬一顿。

估计赵志敬那小子现在正在扫茅坑,外加面壁思过呢。

黄蓉向杨力名,说完这些后,一脸得意加热切看着他,样子就如一只小猫咪,看着自己的主人讨赏一样。

杨力名看着那双似乎,写满了我厉害吧的大眼睛,又见她娇滴滴的样子。在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她,就往她红嘟嘟的可爱小嘴吻去,「呜,一声娇娇的叫声,从蓉儿妹妹的小嘴巴里面发出。

邪恶的舌头挑开蓉儿妹妹的红唇,再她小嘴里勾勾挑挑,让人想起是在吃冰淇淋,又彷彿像是多情汉在挑逗纯情女一般。蓉儿妹妹呻吟了一声,迷迷煳煳中,还不知道人生的初次舌吻,就在此刻丢失了,情窦初开的少女,失去了防备抵抗,竟然天性的吐出小舌配合。二人吻了一番。蓉儿妹妹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杨大色狼。娇娇道,「名哥哥是大坏蛋。满脸的娇羞,连小耳朵都整个红了。

杨力名见她虽然这么说,但脸儿上哪有怪罪的样子啊。心里一阵得意。

但随即感觉后背一嘛,一道幽幽的目光射向自己。

回头一看,只见念慈妹妹,虽然被他们的行为,羞的满脸红通通。但看向他的眼神里的幽怨却是那么的明显。

杨力名在心里给自己好好的检讨了一翻,「失误啊,失误,怎么把温柔的念慈妹妹给忘了呢?看来俺离情圣的境界还有不少的差距啊!(作者:是禽兽的境界的吧?

正文第17章先天功你快出来

看蓉儿妹妹暂时,还在沉醉在害羞的状态里。杨力名放心大胆的对穆念慈妹妹,进行了调戏大计。一摇一摆的,像个小流氓要调戏美女一般的姿态,走到念慈妹妹的面前。(我发誓这个傢伙,再来句「小妞,要哥哥陪吗?」

之类的话,绝对可以让大家用,英雄救美的借口,一脚踹死他)「念慈,岳父将你许给了我,你以后就是我妻子了是吗?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对你的。」

杨立明用一双深情的眼眸,看着他的念慈妹妹说到。((他自己以为够深情)念慈听了,明显处于发情期状态的杨力名的话后,心中剧烈一跳,面颊嫣红,一对大眼睛犹如深蓝汪洋,怯怯看着杨力名,带着几分羞涩。嘴里小声道,「杨,杨,杨大哥,我,我,我」然后再也我不出什么,小脸红到了脖子处。

(什么遗志啊?人家应该还没有死吧?还有,本作者再大声的声明一边,你是禽兽不是情圣。

「嘿嘿嘿嘿,俺今天自己吃了蓉儿妹妹的小嘴,念慈妹妹也不能放过,俺是公平的淫,是不会厚此薄彼滴。」

杨力名在心里厚颜无耻的给自己打气道。

他一把将念慈妹妹揽进怀里,感觉那娇躯还带着微微的颤抖,他心里忍不住地甜蜜爱意,手上加了些劲,便温香软玉结结实实地抱了个满怀。

念慈妹妹依偎在他怀里,浑身阵阵发热,她抬起头来望着他,羞涩的眼神,就像一剂最好的春药,让杨力名差点发狂起来。

他紧紧的搂着这柔软如棉的娇躯,将头深深埋藏在她秀丽乌黑的长发之中,品尝着那淡淡的发香。那淡淡的茉莉香水,混杂着一种处子特有的幽兰体香,如同甘醇地美酒,让人未饮先醉,透入心扉。杨力名在他的念慈妹妹耳边轻轻道「从今天起,你只属于我的了。杨大哥和蓉儿刚刚做的事,你是不是也让大哥做一下?

这一声便如润物的春雨,击入了念慈妹妹的心扉,她心中一荡,甜蜜之中带着些羞涩,脸上浮现一个轻笑,在他耳边道:「杨大哥,你真是个登徒子,我才不要呢」听到这温声软语,杨力名顿时血脉贲张,他变成了,典型的下半身决定上半身的动物,只觉得这个丫头的,话语似是带着奇异的魔力,他紧紧抱住那娇嫩的身躯,胯下那小兄弟便瞬间勃起到顶峰,又粗又长,硬硬的抵在念慈妹妹的小腹上,一双魔手竟缓缓的往下移动,抓在念慈的香臀上。

念慈妹妹一惊,她毕竟是和父亲杨铁心,在江湖上漂泊了好多年的。虽然守身如玉,至今仍然是个害羞纯情的小姑娘。但是并不代表她什么也不懂。没吃过猪肉也有见过猪跑吧?杨大哥抵在她小腹的羞人之物,小姑娘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感受到香臀上的温热,连忙用力企图推开杨力名,「杨大哥不要这样,念慈已经是你的妻子了,但是蓉儿妹妹还在这里啊!还有人我不要啊!」

杨力名哪里那么容易让她挣脱啊?一把把她抱得更加紧了,调笑道「念慈你的意思,是不是没有人的时候,就什么都可以了呢?

看小丫头快害羞的,要哭出来的样子。杨力名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在这样下去,只会适得其反,反而惹的小丫头讨厌那就得不偿失喽。

但是就这么放开,又觉得自己有点吃亏,于是说道「念慈这么漂亮,大哥实在是捨不得放开,这样好了,念慈和大哥做一次刚刚和蓉儿做的事情,补偿一下大哥好不好?

杨力名也是顺便一说,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就是念慈妹妹不愿意他也照样会放开她。

没想到念慈听了他的话,跺了跺小脚,踮起脚尖,小嘴向杨力名的大嘴巴一琢,就咬逃跑。杨力名看到她嘴儿向自己靠进的时候就一呆,但是当念慈妹妹吻上的时候,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哪里还会到嘴的美肉,那么容易逃跑。大嘴巴追着小嘴,又再次吻上了那两瓣鲜红甜美的樱唇。小妮子的口中带着淡淡的芝花芳香,似是诱人的糕点,林晚荣贪婪地吸吮着她如花瓣般娇嫩的双唇,只觉柔软而又滑腻,他早已是此中老手,挑开那紧闭的玉齿,寻着那娇怯的丁香小舌头轻轻一吸吮,几丝清淡甜美的香津,点点滴滴,沁入心脾。他单掌用劲,将那两瓣柔软的香臀紧紧挤在一起,巧巧鼻中轻「呜」了一声,修长的脖子高高扬起,拼命地吸吮着大哥的舌头,鼻息里喷出的火热气息打在他脸上,娇躯越发变得滚烫。她早已忘了挣扎,修长的手臂紧紧抱住大哥的身体,沉浸在男女相悦的欢愉里。两人忘记了时间,只是不停的沉醉在对方的柔情里。

对于念慈来说杨力名是她的丈夫,是有父亲的媒妁之言的。又有什么不能给他的,她仅仅是因为害羞和黄蓉丫头这个大号的灯泡在,才想脱离杨力名的怀抱。现在她被她的杨大哥吻的意乱情迷,早忘记了别的了,只知道迎合自己的情郎。

正当两人吻的如长江黄河氾滥,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

一声娇哼声,在两人的耳边响起,也让念慈妹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如受惊的小鹿一推大哥的胸口挣脱了开来。捂着羞红的小脸,打开门跑了出去。

杨力名见念慈妹妹逃跑了,也没有去追。回头看了看已经从害羞的状态里出来的蓉儿妹妹,只见她小嘴巴鼓鼓的,正一脸不满的看着自己。正当杨力名以外小醋罈子打翻的时候,蓉儿丫头却做了个让他哭笑不得的动作。黄蓉抬起小手在自己的右边脸颊刮了刮,边刮嘴巴里还边说,「名哥哥和穆姐姐不害羞」然后给杨力名,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之后一脸委屈的看着他。这小丫头彻底忘记了她羞羞的对象刚刚和她做了同样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杨力名就找上了丘处机,虽然他昨天一整天都沉醉在,和两情妹妹的柔情蜜意里面。开始并不带表他把自己来射鵰的主要目的忘记了。他可是来这里学习绝世武功的啊!「丘道长,晚辈有个不情之请,请道长务必答应啊!」

杨力名装模作样的抱拳对丘处机说道。丘处机本来就对他大有好感,见他有事情相求自然也不拒绝「杨小兄弟有什么事尽管道来,只要丘某办的到的,丘某一定尽力而为。」

杨力名一听高兴了,这可是你说的。连忙道「晚辈一直听闻贵派重阳祖师,不仅武功天下无敌,而且道法又深厚至极,实在仰慕的紧啊!来到贵派后,一直想去他老人家曾经呆过的书房里,研究一下他老人家所留下的手札。不知道长可否。

丘处机一听明白了,「原来是崇拜俺的师傅啊。这有什么,反正师傅他的书房里除了道经什么也没有,让你进去观摩一下也没什么丘处机满口答应了杨力名,带他去了王重阳生前的书房里。

杨力名一到书房就冲过去,拿起架上的道经就翻了起来。这小子心想,「我就不信王重阳真的没有把先天功留下,你们全真七子找不到不代表我也找不到。就算找不到,我再去古墓还不成嘛。」

丘处机看杨力名急急的翻着经书(其实是找武功)心里感叹到,「真是个勤奋好学的好孩子啊!」

他哪里知道人家是急的挖他全真教的墙角啊,如果知道的话,他恐怕就不会这么说喽。

「杨小兄弟,「你慢慢观摩师傅留下的笔记吧,贫道有些杂事还要处理一下,就先走了。」

「哦,道长请去吧」杨力名可是巴不得他快点滚蛋的,既然他自己说了,还能不答应不成。

丘处机走后,杨力名找的更加嚣张,几乎可以用翻箱倒柜来形容了,彻底忘记了他是来人家这里做客的。「你快出来,先天功你快出来,你快出来,先天功你快出来」可是先天功似乎听不到他的召唤就是让他找不到。「可恶,为什么我找不到」(废话,那么容易让你找到,那在这个书房呆了几十年的全真七子,全去自杀好了)

正文第18章先天功

杨力名几乎把王重阳的书房翻了个底朝天,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和武功有关系的东西,满架子除了道家经书还是道家经书。「我靠,王重阳不会是真的练功练傻了吧?他既然真的什么也没有留给他的徒子徒孙。他把一身的武功带进棺材里有什么用啊!」

王重阳的先天功,还没有练完全本就已经步入先天之境,力压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了。可见他的先天功绝对不会比所谓的九阴真经差。

甚至杨力名怀疑,王重阳得到了九阴真经却不练,更多的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也认为九阴真经还不一定就比先天功更好。

又找了一会儿,想要碰运气在书房里得到先天功的杨里名终于无可奈何的放弃了。

他本来还以为王重阳就算是再傻也不可能让自己的武功白白失传吧?没有想到他还真有这么傻。

垂头丧气的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下,「算了,可能藏武功的好地方,又不是只有这里」「碰」杨力名发洩似的踢在书架上。「哎哟,什么东西砸我,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本从书架顶上掉下来的书,刚刚他一脚踢的书架摇摇晃晃的,所以这本书就掉了下来。这本书封面上佈满了灰尘,上面明晃晃的写着三个大字。杨力名睁大眼睛一看,瞳孔一缩,上面竟然写的是……【三字经】「我再靠,王重阳的书房既然还有,底年级幼儿教育的三字经,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伸手就要把三字经拿起来放回去,当他的手碰到三字经的时候,心中一动,把书翻开第一页看了一下,条件反射性的以外是「人之初,性本善,这几个字。但是定睛一看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只见上面写着「如有人有缘得此书,必是天意注定,乃我王重阳的隔代弟子」杨力名瞇着眼睛翻开第二页,「重阳毕生收的七个弟子,不是天资不够,就是性格过于偏激,实在让重阳不放心将此功传于他们,免得无意中惹下大祸。」

「这王重阳倒是了解他自己的徒弟,全真七子虽然不是什么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