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白人母女南非历险记】(二)奇妙的夜晚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0次

【白人母女南非历险记】(二)奇妙的夜晚

第二章:奇妙的夜晚

一朵乌云遮蔽了半轮月亮,稀疏的月光洒在头等舱的房门上,吉米蹑手蹑脚

的靠近门口,哆哆嗦嗦的取出房卡,插了进去。

房间里关着灯,稀薄的月光透光眩窗照射进房间,将一切景物变得格外昏暗,

吉米借着月色辨认出这是一间套房,他穿过客厅,来到卧室门前,壮着胆子轻轻

拧开卧室的门锁。

借着窗口投射进来的月光,他看见卧室中央摆放着一张大床,地上胡乱扔着

脱下的衣裙和丝袜,房间里充斥着一股酒气和女人房间特有的味道,他走近些,

看到一个半裸的女人正躺在床上熟睡着。

借着月光,他看到罗宾逊夫人上身只带着乳罩,下身穿着三角裤,仰面斜躺

在大床上,长长的头发散落在床上,她的乳罩似乎已经被扯脱了,一只雪白的大

乳房袒露在外边。

吉米的鸡巴立刻硬了,他靠近些,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床上女人的肌肤,真的

很细腻啊,吉米判断罗宾逊夫人至少有四十来岁了,可是此时抚摸着这滑腻的肌

肤,感觉就像是抚触上等的丝织品。

吉米几乎用颤抖的双手将罗宾逊夫人的乳罩摘了下来,两只雪白的大乳房立

刻暴露在空气中,丰满的乳房上,两颗乳头直直的挺立起来。吉米忍不住凑过去

吸吮起来。

这时,罗宾逊夫人忽然发出一声呻吟,吉米急忙松开嘴,惊慌的把身子伏在

地板上,等了片刻,罗宾逊夫人似乎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继续熟睡起来。

吉米等了一会,然后壮着胆子爬上床,伸手在罗宾逊夫人赤裸光滑的后背上

抚摸起来,他顺着她的肩头一直摸到后背和腰部,当他的手往下滑动的时候,忽

然触到她内裤的上沿,他抓起内裤的上沿,缓缓向下扒去,慢慢的,罗宾逊夫人

两片雪白的大屁股逐渐显露出来,隆起的臀肉形成完美的曲线,就像是水蜜桃的

形状,吉米将鼻子凑到屁股沟处,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成熟女人的特有骚

味冲击着吉米的嗅觉器官,他的鸡巴更硬了。

吉米将内裤沿着罗宾逊夫人的大腿、小腿一直捋了下来,最后那条浅色的内

裤悬挂在罗宾逊夫人伸出床板的脚踝上,吉米身手敏捷的溜到床下,跪在地板上,

罗宾逊夫人的一对秀美的裸足正对着他的鼻子,一根大脚趾几乎戳在她的鼻尖上,

他甚至可以闻到罗宾逊夫人的脚趾缝隙里散发出的一股怪异的味道。

「真他妈见鬼了!」吉米暗暗骂着自己,当他无心闻嗅着罗宾逊夫人脚丫的

时候,那股奇特的味道居然让他的小腹涌动起一股热流,自己居然会为一个四十

多岁的女人臭脚丫子勃起,还真他妈有些变态啊。

吉米双手抓住内裤,小心翼翼的把内裤从罗宾逊夫人的脚面上脱了下来,然

后拿在自己的鼻子底下轻轻的嗅着,一股呛鼻子的腥臊味道冲入他的鼻腔!

“嗯~~~”床上传来女人梦呓的呻吟,罗宾逊夫人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床上,

两条大腿象大字一样分开了。借着朦胧的月光,小吉米可以依稀辨认出她大腿根

处高高坟起的阴部,上面茂盛的阴毛在月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小吉米色胆包天的从两条滚圆的大腿缝隙爬了过去,鼻子凑近那茂盛的桃源圣

地,纤细的阴毛轻轻拂过他的鼻尖,一股腥臊的味道,扑鼻而来,吉米甚至可以

依稀看见肥厚的阴唇上垂挂着一丝白色的粘液,他的脑子立时当机了!

我操!老子实在受不了了!吉米麻利的脱下衣服,挺着长长的硬鸡巴,这个

十九岁的精力过剩、欲火燃烧的年轻人,扑到四十二岁的罗宾逊夫人赤裸的胴体

上……

吉米的鸡巴进入罗宾逊夫人的身体异常顺利,顺利得简直超乎他的想象,没

有经过任何前戏的女人,阴道竟然如此滑腻,以至于当吉米开始抽动的时候,居

然听到了淫荡的「噗滋噗滋」的声音,那是鸡巴搅动浪水的声音,在寂静的月夜

下,壮阔的海浪声中,依然清晰刺耳!

昏暗的房间里,吉米朦朦胧胧看见两颗深邃幽绿的眸子闪闪发亮,他吓了一

跳,难道罗宾逊夫人醒了?他停了下来,凝视着那双绿幽幽的眼睛,那双深邃的

绿眸,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然后缓缓闭合了。

吉米松了一口气,缓缓的操弄起来。成熟高贵的女人,月黑风高的夜晚,横

穿赤道的豪华游轮,激情刺激的偷香,操过女儿又操她妈的乱情,大麻烟的刺激,

这些综合在一起,让吉米格外兴奋,他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当他伏在罗宾逊夫人身上,喷射精液的时候,他的脸贴近了罗宾逊夫人滚烫

的脸颊,他禁不住轻轻亲吻着她滚烫的嘴唇。

他感觉身下的女体忽然剧烈的颤抖起来,接着,眼前出现两颗闪亮如绿宝石

的星眸,喷射着狂热和淫乱的火花,死死的盯着他。吉米正在惶恐的时候,忽然

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条巨大的八爪鱼缠抱住了【白人母女南非历险记】(二)奇妙的夜晚,当他还没回过味来的时候,

猛然感觉天旋地转起来,身下的女人紧紧搂抱着他,在床上剧烈的翻滚起来,缠

抱着自己的女人还发出了沙哑的嘶吼!

吉米搂抱着全身滚烫的成熟肉体在床上翻滚着,渐渐陷入了狂乱,在丧失理

智之前,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妈呀!我是不是进错房间了?!”

清晨,刺眼的阳光透过眩窗照射进头等舱的卧房,吉米闭着双眼,介于半梦

半醒之间,他似乎仍然在回味着昨晚那一场场激情四溢的香艳肉战:自己到底干

了几次啊?五次还是六次?妈的!脑子有些晕啊,真的有点记不清了,朦朦胧胧

记得后几次好像是被别人压在身上猛操啊?感觉自己体内的最后一滴精液全都被

挤干了!干到最后几乎要虚脱了,差点精尽人亡!直到现在还感觉全身酸痛呢,

骨头都快散了,这该不会是在做梦吧?自己昨晚怎么会如此兴奋啊?难道是大麻

烟的功效?唉,毒品这玩意害人不浅啊!回头一定要去找朱莉这骚婊子算账!

等等,那搂在自己怀里的这身温软的骚肉是他妈谁啊?摸着那对肉乎乎的大

奶子,感觉比朱莉的彪悍啊,还有那圆嘟嘟的屁股,肉墩墩的大腿,肥厚的阴唇

里面还在淌着水,还真他妈够味啊,这一圈摸下来粘了满手的腥,鸡巴又硬了,

这女人到底是谁啊?想想……再想想……头有点疼啊,想起来了,自己昨晚操的

女人好像是……好像是……罗宾逊夫人!

天啊,自己居然操了朱莉的老妈!

吉米睁开了眼睛,抬头看见一双美丽幽深的绿眸死死的盯着自己,那双眼睛

闪烁着愤怒的光芒。

「抱……抱歉,罗宾逊夫人,我不知道是您……我是说……我不是故意冒犯

您的……是您的女儿……算了……说什么都晚了,您不会报警吧?」

「把你的脏手从我胸口拿开!吉米!」罗宾逊夫人冷冷的说道。

吉米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还在握着她的大乳房!吉米慌忙将手缩了回来,

然后溜下床,慌慌张张的穿着衣服。

吉米穿好衣服,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听候罗宾逊夫人的发落。

罗宾逊夫人光着屁股不慌不忙的从床上坐起身来,她先穿上白色的内裤,然

后弯腰从地板上捡起连裤丝袜,她袒胸露乳的坐在床上,伸出一条光滑的大腿,

慢条斯理的穿着连裤袜,吉米傻呆呆的站在旁边看着,直到这个女人穿好裤袜,

拿着乳罩下了床,站在地板上,在身上穿戴着。

「吉米,过来一下!」

「您在叫我吗?夫人?」

「这屋子里面有别人吗?来帮我扣一下乳罩的挂钩。」

「是的,夫人。」

吉米走过去,笨手笨脚的帮着她扣上乳罩的纽扣。

「手脚够笨的,请把地上的裙子递给我。」罗宾逊夫人淡然的说道。

「好的,夫人。」

吉米弯腰把地板上白色的裙子拿起来,递给罗宾逊夫人,她接过来,优雅的

穿着连衣裙,然后转过身背对着吉米,冷冷的吩咐:

「帮我拉上背后的拉链吧。」

吉米小心翼翼的侍奉着她,一边怯生生的问道:「夫人,您不再生我气了吧?

我真的不是……」

「啪!」罗宾逊夫人转过身来,干脆利落的抽了吉米一个嘴巴!

「噢!~ 天啊!」

吉米捂着肿起的脸颊,上面清晰地印着五指手印。

「夫人,您……」

罗宾逊夫人冷冷的说道:「一个高贵的夫人被人侵犯了,如果她不做出一些

表示的话,是不合常理的,这是你强暴我的代价!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吉米,昨

晚什么也没发生过,只是在今后的几天里,我不想再见到你,明白吗?我希望你

从我们母女身边消失,否则的话,我真的会通知船长警卫室的。」

「我懂了,夫人。」

吉米捂着脸沮丧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罗宾逊夫人站在原地,漠然的注视着

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很快的,吉米又返了回来,气

喘吁吁的:

「抱歉夫人,我忘了穿内裤了……」

吉米走后,罗宾逊夫人脱光了衣服,走进浴室冲洗起来。

「哦~~~~,可恶的小吉米,把人家的骚穴都操肿了!天啊,阴道里面流淌出

的粘糊糊的东西是精液吗?哦噢……射了这么多啊,到底是年轻人啊,精液的味

道好腥臭啊,……噢噢噢……终于又品尝到让大鸡巴操的滋味了……爽死我了!」

罗宾逊夫人闭着双眼淋浴着,水流顺着脸颊沿着丰腴的身体流淌下来,她抚

摸着自己的乳房,扣弄着红肿的骚穴,回忆着昨晚一幕幕的香艳情景,最初当她

在睡梦中惊醒发现被人侵犯的时候,真的很惶恐和恼怒,但是她久旷的身体很快

背叛了她,她居然达到了高潮,接下来她很快辨认出,奸污她的人竟然是共进晚

餐的帅小伙吉米,她很快醒悟这是宝贝女儿导演的恶作剧!

罗宾逊夫人最终决定默默承受,可是性爱就像脱缰的野马,她很快就发现自

己已经无法自控了,当她搂抱着吉米在床上几个翻滚之后,她发现自己居然骑在

了吉米的身上,陷入疯狂的罗宾逊夫人痛快淋漓得发泄了一番,错!是好几番,

以至于罗宾逊夫人现在回想起来,都怀疑昨晚那个疯狂的女人到底是不是自己,

她白皙的面颊臊得通红,身体也颤抖起来:

「羞死人了,居然整晚都在用女上位,那个小吉米醒过味来一定会偷笑的,

该死的朱莉!你害死你老妈了!」

罗宾逊夫人洗完澡,披着浴袍,用干毛巾擦拭着头发,走出浴室,抬眼看看

朱莉一脸疲惫的走进房间。

「你昨晚去哪了,朱莉?」

「HI,妈妈,别提了,我昨晚遇到一群来自亚特兰大艾默瑞大学的学生,

他们要去非洲去进行探险和野外考察,我们整整喝了一通宵,天亮才分手,我现

在快困死了,我要去睡一觉了!再见妈妈。」

「等等,朱莉,是你给吉米出的坏主意吧,你可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朱莉打了个酒嗝,身子开始晃了:「什么事啊?噢,是那件事啊!怎么样啊?

妈妈,那个小吉米挺棒的吧?,那小家伙一晚上能搞好几次呢,老妈好久没让大

鸡巴操了吧?过瘾吗?那小家伙把你操得舒服吗?他现在人呢?」

「朱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怎么那么不知羞耻啊!」罗宾逊夫人恼

羞成怒了。

「知道知道,我和妈妈在探讨一个中年寡居的女人如何解决性欲需求的问题,

经常保持性生活是延缓衰老的秘诀啊,老妈,这很重要的。好了,我要困死了,

这个话题我们回头再探讨吧……」

朱莉打着哈欠,走进卧房,歪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找人强奸你老妈啊,喂,醒醒,我说话你听见了吗?」

罗宾逊夫人看着倒头大睡的女儿,无奈的摇摇头。

午后,睡了整整一上午的朱莉在甲板上碰见了吉米,吉米一看到她转身就走,

「站住!吉米,你干嘛躲我呀。」

朱莉跟着着他来到一处僻静处,截住了他。

「小荡妇,你想干什么?你还想害我呀?」

「你的脸上是怎么回事?怎么像是被人抽了个嘴巴呀?」

「还说呢,这不都是拜你老妈所赐嘛!」

「怎么着?你昨晚在床上发挥失常了?没操好我老妈?」

「扯淡!没操好?我骨头都快让你老妈玩散架了,现在全身还疼呢!」

「那她为什么抽你嘴巴呀?」

「我哪知道啊,你老妈说了,让我在你们面前消失,要是再让她看见我的话,

她会把我送进船上的警卫室!」

「哈哈,她那是在吓唬你呢,不信的话你今晚再摸到她的床上操她一次,准

保没事!」

「拉鸡巴倒吧!还去啊,一次我就够了!我可不想再让人抽嘴巴了!」

说完,吉米一溜烟的跑掉了,朱莉躲着脚骂:「让人抽个嘴巴有什么大不了

的,你不是还白玩了我老妈了吗?没出息的东西,你跑什么呀?回来呀……」

朱莉气冲冲的回到头等舱,罗宾逊夫人正在悠闲的看着当天的报纸,这是在

港口停泊的时候刚刚送上来的。

「老妈,您怎么能抽吉米嘴巴呀,都见血了,太过分了!」

「你还好意思来问我吗,朱莉,瞧你干的好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也是为了您好啊,有美酒,有美景,再加上帅小伙的大鸡巴可以操,您

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住口!朱莉。我不需要你来为我安排生活,我不喜欢这样!你先管好你自

己吧!」

「哦【白人母女南非历险记】(二)奇妙的夜晚,我明白了,原来老妈想要自己出去找野食啊。」

「上帝啊,我到底生了一个什么样的怪胎啊!」

接下来的旅程变得平淡起来,日出日落,美酒佳肴,罗宾逊夫人的生活恢复

了往日的平静,只是夜深人静,孤枕难眠的时候,时常会回想起那个荒唐的夜晚,

「可怜的小吉米,怎么胆子这么小啊,会不会是我那个嘴巴抽的太重了?失

策啊,刚尝了大鸡巴的滋味,把人家的瘾勾上来了,那小家伙又消失了,这不是

折磨人吗?没有大鸡鸡操的日子还真不好过啊!」

当然,日子平淡只是对罗宾逊夫人而言,朱莉的日子可谓丰富多彩,吉米已

经彻底失踪了,她每天都和亚特兰大的那群大学生鬼混在一起,通宵达旦的玩耍,

彻夜的酗酒狂欢,没有吉米的日子,朱莉的身边并不孤单。

罗宾逊夫人对于任性女儿的胡闹只能听之任之了,眼不见为净吧,她祈祷着

轮船早日到达终点。当她遥望到好望角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

上帝保佑,开普敦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