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落花若雨】(三十)朱门会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1次

【落花若雨】(三十)朱门会

周石六的心情糟的很,全没了方才的舒爽。本来早上搂着那个美空介绍的小

模特弄了一阵,正自快活,手下的马仔便急急忙忙的敲开了套房的门。

「六哥,青浦那边的拆迁工地被人搞了,监工的弟兄伤了几个。」

「谁这么大胆子?敢搞老子的买卖?」周石六铁青着脸。

「是……是那个石头。」

「又是这个王八羔子,前几天的事还没找他算账,老子不去搞他,他倒泛起

坏水了,去,叫些人把他剁成十八块,扔到黄浦江里去,他奶奶的。」

「是,六哥。」手下转身要走。

「等等!」

周石六忽然目光闪烁不定,沉默了会,说,「不对,这小子是找着什么靠山

了,不然借他胆他也不敢。上次在他俱乐部的事我们的人放回来是正常的,公安

局的人不会不给我面子。但他们也给放了,肯定有人递了话。这样的话还大意不

得,先不去理他,想办法查查他最近跟什么人有来往。」

手下听完了吩咐走了,周石六点了支烟,长长吸了口,吐了个大大的烟圈。

有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虽说深秋时节的风远没春日里那般和煦,李若雨

仍步履轻快,就如孩童捡到了一盒糖果。一夜激战,醒来时燕姐已没了踪影,却

把煮好的早餐放在了床边,想是有些忸怩,躲去了店里。

走进办公室,坐到舒适的椅子里,男人瞧见桌上放了一份文件,拿起一看,

是份企划方案。详细写出了关于在省城开发院线产业的种种节点,以及今后花雨

地产发展的方向。李若雨看的出神,连方美媛走了进来都没发觉。

「若雨,你觉得怎么样?」

李若雨闻声抬头一看,笑着说,「呦,方姐,我都没注意你进来,这是你写

的吧?」

「我仔细想了想院线的事,如果我们购买地块,自己发展,虽说自由度大一

些,但周期很长,恐怕跟不上花雨娱乐的发展脚步,而且现在黄金地段并没有合

适的地段,最好还是收购一家综合类的商业休闲产业,但所需资金很多,我算了

算花雨地产手里的资产,留出企业运营必需的部分,加上你在北上广发展院线的

计划,恐怕会有二十几个亿的缺口。」

李若雨看着方美媛,发觉美妇眼圈有些发暗,知道这企划意见定是熬夜写的,

怜意大起,走到近前,拉着妇人的嫩手说,「怎地这样急?熬夜累坏了姐姐我这

罪过可就大了。」

方美媛粉面微红,有些忸怩,低声说,「我放心不下省城这边的事,去了上

海就怕事情更多,就连夜赶了出来。」

男人大喜,将美妇拥入怀里,「这可好了,免得我在上海孤零零的。」

「呸,鬼才信你,你还能孤零零?前些天网上还有你和黎冰冰的花边新闻。

话说回来,到底省城这边的事你要交给谁管理?唔……别闹……人家说正事呢…

…哎……」

李若雨忍不住在美妇身上摸索着,方美媛许久未与男人亲热,片刻就手麻腿

软,待君采摘了。男人正要剑及履至,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一听,是

秘书室打来的,说是有位姓林的女士要见自己。李若雨心道,今天真是福无双至

今朝至了,不用说,肯定是林娥,吩咐秘书把人送到自己的办公室,又在方美媛

丰翘的肥臀上捏了一把,笑着说,「这可真不巧,耽误了我和姐姐的好事,有客

人到。」

「还不是你没正经,是谁来了?」

「你问我由谁来管理花雨院线,大概就是这个人。」李若雨淡淡的说。

不一会,有人敲了几下门,李若雨说了声请进,果不其然,来的是林娥。美

妇又恢复了往日冷冰冰的神情,一身黑色OL西装,端庄得体,落落大方。

林娥看了眼方美媛,走到李若雨面前,「李先生,你昨天跟我说的事我答应

了,能不能做好我不知道,但我必当竭尽全力。」

李若雨忽然走过去拉住林娥,将美妇带到自己的办公桌后,按到椅子上,

「从现在开始,林娥女士就是花雨院线总筹备人,花雨地产运营副总裁。」

方美媛吃了一惊,旋即走上前笑道,「林总,欢迎您加入花雨。」

林娥略有些不适应,跟方美媛握了下手,「方小姐,我初来乍到,对公司的

情况还不很了解,以后你可要多多帮忙。」

「那是自然。」

李若雨面带微笑,「方姐,林总的办公室就用我这间,你叫人收拾一下,看

缺什么东西就补上,晚些时候开个会,给公司的员工们传达下这个消息。」

「好的,你放心吧,我会处理。」

「我还有事,要出去趟,林总,我就把花雨地产交给你了。」

林娥神色复杂的看了眼男人,没有吱声,打开桌上的企划书,认真读了起来。

方美媛跟在李若雨身后出了办公室,把男人拉到无人处,「原来你说的是她,

只是你就这么信任她?」

李若雨笑着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方美媛忽地脸一红,拧了男人一把,「不用说,定是你这风流鬼又惹的桃花

债。」

李若雨神色自若,「清一色的娘子军,有什么不好?」

方美媛笑骂了句。

「对了方姐,你看看还能订到今天去北京的班机吗,越快越好。」

「怎么这样急?还有好多事没安排妥当。」

「资金缺口的事,我想来想去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当然要快,你安排好林

总的事后,马上就准备,我办完事回来咱们就动身。」

「那好,我这就去办。」方美媛答道。

自打早上到了店里,吕燕就把自己关在私人办公室内,想想昨夜的荒唐,脸

色青一阵红一阵。自己竟然跟看着长大的表弟上了床,还被插的欲仙欲死,这事

要传出去,可怎生见人?但是,那般滋味偏又平生未知,甘美至极,到底……到

底怎么办?心里正乱糟糟的没主意,想起了敲门声。

「谁?」

「燕姐,是李若雨先生来了。」店员在门外说道。

吕燕一听,更加慌乱,忙对着镜子整了整妆容,补了点腮红,慢腾腾的开了

门,李若雨笑呵呵的走了进来,妇人划上门,垂着头,低声说,「你……你怎么

来了?」

「我不能来吗?」

李若雨饶有兴致的瞧着美妇,艳丽的脸庞似乎还带着些昨夜的春情,分外动

人。

「店里生意怎么样?」

「还好,你把什么都安排妥了,我就落得个清闲。」吕燕站的远远的,也不

看男人,拨弄着手指,细声说。

李若雨沉默了会,突然说,「燕姐,过来。」

「干什么?」吕燕紧张的双臂抱住胸口,问道,男人哭笑不得,提高了声音,

「到我这来。」

美妇见男人说的甚是坚决,只好踱着碎步,蹭到了李若雨面前。

「我马上就要去北京,可能今天就走。」

吕燕吃了一惊,掩不住满脸的失望,「怎么才回来一天就走?」

「有重要的事要去处理,怎么,舍不得我走?」

吕燕脸一红,又垂下了头,忸怩万分,被自己的表弟出言调笑,总有种说不

出的感觉。

李若雨忽地抓住吕燕的手,美妇转身便要逃开,男人用力一带,吕燕一声惊

呼,正坐到男人怀里。

美妇挣了两下,无奈细腰被紧紧环住,只得颤声说,「若雨……若雨,昨夜

……昨夜的事是个意外,你……你可别当真,这要是被韩舒和她爸爸知道,我可

没脸活着了。」

李若雨轻笑了声,「表姐,那又何妨?你已是我的女人,旁人便管不得了。」

吕燕红着脸恼道,「原来你早起了坏心,我要是知道就不来省城了。」

美妇忽觉丰臀之下一根硬邦邦的东西蠢蠢欲动,自然知晓那是什么,有心站

起,偏偏身子绵软,没了力气。

李若雨一手伸进吕燕的套裙,隔着裤袜摸着浑圆结实的大腿,一手伸进衣内,

滑向挺拔高耸的乳峰。

吕燕身子靠在男人怀里,小嘴只发出低沉的唔唔声,脑海尽是跟若雨缠绵缱

绻的情景,早忘了自己刚才的话。直到李若雨的手探进裤袜,摸到了肥美的小穴,

才抓住裙内的手,腻声道,「不行……不行,这是店里,让人听见怎么办?」

李若雨可顾不了许多,握着燕表姐嫩滑的大奶子,把美妇的窄裙卷起,裤袜

褪到臀下,雪白的丰臀露了出来,解开裤子,掏出巨龙,便要肏弄。

燕表姐嘴上说着不行,却把丰臀微微翘起,让男人的巨龙顶在水汪汪的细缝

处,轻哼着,「若雨……若雨……别在这……别在这……」细腰扭动,丰臀款摆,

扑哧一声,把巨龙套了下去,可男人那神物实在太过粗长,妇人的裤袜也还在腿

上,小穴夹得格外紧窄,陡然吃了巨龙一插,直似要晕将过去,又怕被店里的人

听见,只得紧要牙关,忍着胀痛,美穴吞吐,随着男人的挺动,上下套弄,套了

百余下,才把巨龙整根肏进去。

李若雨乐得坐享其成,搂着吕燕丰满的身子任凭美妇驰骋。燕表姐跟别的女

人不同,不但貌美穴紧,那一层血缘关系也更让他血脉喷张,格外兴奋,巨龙越

发坚硬,燕表姐湿滑的小穴被撑的全无缝隙,又酥又爽。

香港,祝姿玲微蹙着秀眉,绝世姿容似乎有些哀怨,一双凤目呆呆看着窗外。

那冤家在做什么?也走了有些日子了,连个电话也未曾打过,真是可恨,几次想

打给那冤家,可……可那也忒丢人了!轻轻叹了口气,觉得好生无聊,忽听有人

敲门,管家进来说,「大太太,有您的两份传真,请您去收下。」

「恩,我这就去。」

祝姿玲下了楼,取了两份传真件,看了下,一份是慧妍雅集年度例行慈善募

捐晚会,由今年的轮值主席赵茹茵发来请自己出席的。另一份是内地摄影家协会

邀请自己到上海举办慈善摄影展的。

佳人拿着两份传真看着,突然有人走了过来,问道,「大嫂,拿的什么东西?」

祝姿玲抬头一看,是弟妹郑诗妍。

「哦,是慧妍雅集的事,还有份请我去内地办摄影展的事。」

「大嫂要去内地?几时走?」

祝姿玲有些狐疑,这位弟妹平日素来与自己不睦,今天怎关心起自己的事来?

「还没决定要不要去。」

「哦,那大嫂你先忙。」

说完,郑诗妍扭着丰臀走了,祝姿玲这才发现,郑诗妍近日穿着白色贴身小

衬衫,水蓝色修身牛仔裤,跟自己与李若雨遇劫时的装束几乎一模一样,不禁愕

然。旁边的佣人可见怪不怪,最近二太太穿着越发时尚,一天便要换几套衣服,

简直像开时装秀,可虽然也是极漂亮,但要说比美,谁又能比得过家里这位貌如

天仙的香江之花?

祝姿玲带着传真回了卧房,想了半晌,把慧妍雅集那份放到了抽屉里,拿起

电话,拨通了摄影协会。

燕表姐紧抿着嘴唇,美穴内快感越来越强烈,两颗丰挺的奶子被男人的双手

揉得有些发红,臻首仰靠在若雨肩头,肥臀用力在巨龙上研磨着,莹白平坦的小

腹由于亢奋轻轻的抽动。短短半个小时,吕燕被肏丢了两次,眼看第三次高潮就

要来临。李若雨也越顶越急,龙头不停撞击着花蕊,伴随着美妇再次泄身,终于

猛插数十下,浓烈的阳精喷在密实的甬道内。

李若雨抱着吕燕腻了片刻,妇人腿软筋麻,紧偎在男人怀里。

整理好衣物,李若雨站了起来,「这就要走了?」吕燕问。

「恩,我让方美媛订了下午的机票,还得回公司看看。」

「你……你可记得回来,天气凉了,多穿点衣服。」美妇眼圈有些泛红,给

男人紧了紧衣领。

李若雨点点头,走了几步,忽地想起一事,「姐,驾驶不学也罢,改天找个

专职司机,我让人送台车过来。」

吕燕腾的满面赤红,斩钉截铁的说,「我……我不会再见他。」

李若雨微微一笑,心道,那我也不能放过他,迈步走了出去。

回到花雨大厦,方美媛告诉他机票已送来了,李若雨点点头,走到自己办公

室门口,见门上已挂着林娥的名字,才记起现在这已经属于林娥了。轻轻推开门,

林娥面前堆着厚厚的资料,正聚精会神看着,竟没发觉有人进来。男人悄悄走到

美妇身后,一手扶上了林娥的肩膀,林娥吃了一惊,见是李若雨,脸先是一红,

瞬而又一沉,冷冷的说,「以后记得,进我的房间要敲门。」

李若雨也不生气,笑嘻嘻的说,「林总教训的是,下次一定改正。我是来跟

您辞行的,下午就去北京。」

「恩,知道了。」

林娥低下头继续看资料,不再理会男人。

李若雨明白那个冷冰冰的林娥又回来了,喜的是自己多了个帮手,忧的是要

把这冰山美人再弄上床怕是又要费些气力,想了想转身离开了。

一路无话,到了北京,安排好住处,李若雨让大龙留在酒店,带着方美媛直

奔蓝若云的别墅。

「大哥,就按你说的办吧,推荐雪瑛任国银香港的首席代表,让她改改自己

的急性子,莫要惹出什么事端,丢了蓝家的人。」

放下电话,蓝若云罕见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唤过佣人,「准备衣服,

要旗袍,让司机备车。」

李若雨和方美媛到了别墅,只有肖盈在客厅,女郎见是李若雨,大喜过望,

直扑到男人怀里,李若雨亲了口肖盈,问,「干妈呢?」

「蓝姨在换衣服。」

「哦,是要出去吗?」

正说着,蓝若云走进了客厅,几人只觉室内忽然一亮,仿佛一道强光射了进

来。绝色丽人穿着素色带着些蓝碎花的旗袍,围着白色丝质披肩,手臂裹着纯白

的手套,着了点淡妆,星目闪烁,贵体玲珑,古人说的国色天香也不外于此。

方美媛和肖盈呆呆的看着蓝若云,李若雨却低着头,蓝若云看了李若雨一眼,

淡淡的说,「你来啦,上海的事还顺利吗?」

「劳干妈惦记,还好。」

「这次来北京,可有什么事?」

李若雨踌躇了会,垂手道,「我拟定了个院线计划,现在资金有些麻烦。」

蓝若云微一皱眉,「你现在是恒信的执行董事,我的代表,怎么事事还来问

我?不能自己拿主意?」

「干妈教训的是,回到上海我自己去办。」

蓝若云忽然话锋一转,问道,「方澜在北京吗?」

李若雨一愣,心道怎么问起这个?

「我不太清楚。」

蓝若云冷哼了声,「卡尔拉格斐先生在北京办了场沙龙,我和他是老相识,

不能不去瞧瞧,你也跟我去吧。还有,新世界的李朝烈明天要去清华搞个捐赠仪

式,你还欠着人家的情,清华又算我半个母校,你替我陪李老先生去,顺便以你

自己的名义捐些钱。」

「是,我知道了。」

踏进九州会,足下北京城。李若雨也是第一次来到九州会所,虽说早对奢华

习以为常,但还是略有些震撼,蟠龙飞凤,金漆玉雕,好不气派。

所谓时尚沙龙,不过是给政商显贵,社交名媛,演艺红人提供一个展示自己

的交际平台,当然也少不了品牌推广。

肖盈跟着蓝若云走在前面,李若雨和方美媛随在后面。

「干妈说的那个人是谁?」李若雨低声问方美媛。

「是香奈儿的艺术总监,法国时尚界的教父。」

李若雨点点头,到了沙龙会场,见迎面走来一位满头银丝的外国男子,亲切

的抱住蓝若云,吻了下面颊。虽然也知道是欧洲人的礼节,李若雨仍在心里骂了

句,「这老白毛,竟占干妈的便宜。」

方美媛扯了扯男人的衣袖,「他就是卡尔拉格斐。」

蓝若云用法语跟卡尔拉格斐说了几句话,回头道,「我陪拉格斐先生谈会,

若雨你们先随便走走。」

李方二人便在会所四处逛了起来,沙龙准备到了颇多甜点酒水,四周的玻璃

展柜里摆放着香奈儿的流行趋势,成衣,香水,皮具,珠宝,还有可可香奈儿的

画像。

「就是她创立了香奈儿这个时尚帝国。」方美媛对着画像对李若雨说。

「她也不是那么漂亮。」

「呸,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只关心女人漂不漂亮。」方美媛嗔道。

沙龙的宾客李若雨大多不识,但作为蓝若云的义子,花雨娱乐的拥有人,还

是有些人过来打招呼,尤其是演艺圈的红人,李若雨疲于应付,不禁倍加想念方

澜,要是她在,定会把每个人的名字来历,脾气秉性说得一清二楚。

【落花若雨】(三十)朱门会闲了会,又走过来一位女郎,身形苗条,姿容俏丽,穿着黑色抹胸晚装,

雪白的脖颈戴着串翠绿的珍珠链子,风情妖娆。

「请问可是李若雨李先生?真是幸会。」

这女郎李若雨倒也识得,正是华人电影圈甚有名气,近来却流年不利的国际

张,张子依。

「在下李若雨,张小姐,幸会幸会。」

「呦,这么说咱们应该早就认识,花雨起航,圈里都说您年纪轻轻就这么大

手笔,真是年少英豪。」张子依娇笑着说。

「张小姐过誉了,英豪二字可当不起,您在国际影坛都那么有名气,才算得

上是不让须眉。」

「瞧您说的,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合作?」

张子依目光闪动,身子靠的极近,淡淡的香水味飘入李若雨的鼻内,若不是

方美媛在身旁,几乎就要拉着男人的手了。

「哼,闷了你两年还不长记性,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身份。」

李若雨闻声看去,见一紫色低胸长裙的艳丽妇人站在附近,一脸轻蔑看着张

子依。

张子依脸色发青,嘴唇咬的几乎出血,却又不敢发作。李若雨记起那艳妇叫

赵星瑜,在方澜的君豪会所慈善活动上见过,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

赵星瑜正要接着损几句张子依,瞧见蓝若云仙子般向这里走来,又妒又恨,

只得转身走掉。张子依也不敢多留,说了句李先生有机会合作也走了,方美媛捂

着嘴强忍着才没笑出声。

「那两个女人在这干什么?」蓝若云蹙着秀眉问。

「只是和我攀谈几句。」

「我可不想再看见你的名字上娱乐新闻,你随我来,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

肖盈陪着方助理。」

李若雨跟着蓝若云来到沙龙一处安静的角落,几名衣着考究的年轻男子围坐

着低声谈笑,见是蓝若云来了,齐齐站起身笑道,「蓝姨也来玩嘛?真是稀罕事。」

「我比不了你们年轻人,来看看老朋友就走了,若雨见过你几位兄长。这是

我义子李若雨,你们可要好生待他。」

「蓝姨瞧您说的,您家的人便是我们的兄弟,来来来,让若雨跟我们喝上几

杯。」

「那你们聊,可别醉了。」

「蓝姨放心。」

李若雨找了个座位坐下,一名男子倒了杯红酒,笑着说,「若雨老弟跟我们

初次相识,虽说都是自家人,也得介绍下。」

指着中间一位三十余岁的白净男子,「这位是古正平,长我们几岁,是咱们

龙头。」

又指着身边坐着一名美艳女郎的男子,「这位是贾小峰。」

「我自己嘛,姓王,王佑疆,若雨兄弟,你还不敬上一杯?」

李若雨虽不认识这几人,却也知道定是名门之后,马虎不得,忙拿起酒杯,

满饮而尽。

「够爽快。」王佑疆大笑了几声,对着贾小峰说,「峰哥,我看展窗里有条

项链不错,你不送身边的美人一条吗?世界小姐可不容易找,何况人家可是甩了

国人英雄跟的你啊。」

那女郎尴尬得满脸通红,贾小峰却不以为意,「你少来搞我,你那个想好怎

不见来?不会是没胆领到这来吧?」

「有什么不敢?老头子都不说我,也该快到了。」

不一会,一个中等身材,极为俊秀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坐到了王佑疆身边,

举手投足,眼波流转,竟比寻常女子还要媚气。

王佑疆颇为关心着俊秀男子,刚坐下便问,「拍戏累不累?要是导演敢欺负

你,我就把他扔到护城河里喂鱼!」

俊秀男子有些忸怩,喏喏的不敢说话。李若雨也十分好奇,没想到这王佑疆

看似豪爽,竟喜好这个道道。

久未言语的古正平一直看着李若雨,哗然说,「若雨老弟不必奇怪,想战国

时期就有龙阳之好,民国那些公子哪个不捧旦角,不藏男娇?」

王佑疆哈哈大笑,「还是平哥会说话,甚合我心。」

众人聊了会儿,李若雨忽听附近有女人俏生生的说,「李总,真巧,您也在

这啊?」

原来是花雨娱乐旗下的女艺人刘瑶和她那位号称京城四少之一的丈夫王克。

刘瑶穿着白色半透明丝质上衣,隐约透着黑色的胸围,雪肤乍现,酥乳挺耸,

浓眉秀鼻,体态婀娜,好一个标致少妇。

「哦,刘小姐,跟几位朋友在这聊聊天。」李若雨淡淡说道。

王克像是认得几人,极为热络,打着招呼,找了把椅子便要坐下。古正平板

着脸咳嗽了声,寒声道,「谁同意你坐这了?」

王克脸孔涨紫,不知如何是好,李若雨忙说,「刘小姐是我公司的签约艺人,

平哥莫要怪罪。」

「那好办,让他老婆留下,这里欢迎女士,男士嘛,若雨是蓝姨家人,自然

坐得,别人救坐不得。」

刘瑶夫妻二人差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是说话的人自己万万开罪不起。

李若雨不愿在这事多做纠缠,起身把刘瑶夫妻推了出去。

王佑疆嘴一撇,「就他也敢说什么京城四少?脑子进水了吧。若雨你是搞娱

乐公司的?那东西能赚几个钱。」

贾小峰呵呵一笑,「这还用说,若雨老弟肯定是个风流坯子,赚钱事小,享

受是真。」

王佑疆喝了杯酒,忽然道,「正巧咱们今天也是四个人,不知比那京城四少

如何?」

古正平脸色一变,「打住,以后凡是什么四公子,四少一类的东西,莫要再

提。」

上一篇:铁人邀请赛健美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