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换妻小说

【少妇人妻的欲望】(25)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1次

【少妇人妻的欲望】(25)

第二十五章

张大林快到中午才偷偷摸摸离开,他直接回去了,妻子郭晴那里他还没想好

怎么面对,心里怒气去了一大半,离开苏慧珍房间时,美艳的熟女老师光着身子

以极其不雅的姿势瘫在床上,玲珑白皙的身段因为持续的高潮一抖一抖的失神模

样让他一想起就心头火热,要不是自己实在硬不起来了加上做贼心虚他根本舍不

得离开,操别人的老婆就是爽啊,何况这个女人是个单身妈妈,张大林越想心里

越没负担了,几乎忍不住差点又要转头回去。

苏慧珍强撑着起身把门反锁,光着身子抱着膝缩在床上,下身有些肿了,一

碰全身都哆嗦,乳头也是,那个禽兽般的男人做到后面让她完全没了抵抗,如果

说多年来尘封的欲望闸门在昨晚被小军松动后有了一丝缝隙,那么刚才没完没了

的插入则是完全推开了这扇大门,小军因为行动不便,昨晚基本都是她主动,羞

涩加上怕被发现的紧张,虽然刺激但少了人妻少妇最中意最需要的放肆,刚才就

不同,那个被自己儿子给戴了绿帽的男人挟着报复的愤怒,一次次狂暴地进出她

体内,反而让苏慧珍压抑的欲望得到了酣畅淋漓的释放,加之心怀愧疚又有那么

一丝赎罪的心理,除了流泪苏慧珍基本没什么反抗,偶尔激动时还又那么点迎合

的意思,连张大林用手机拍下她高潮的样子时也顾不得阻止,自己怎么会这样?

以后怎么办?

发了半天呆,苏慧珍勉强起身用毛巾草草擦拭了下身子,穿好衣服,此时她

也没脸去敲郭晴的门,不知道儿子江源还在不在,但迫切想离开这个地方,她急

切想回家,回到一个有安全感的地方。

与此同时,余佳也刚刚出门上班,她清早五点多才回家,洗去身上男人们的

秽物后就沉沉睡去,昨晚那三个男人因为药物的原因果然神勇,变着法子玩弄她

若说刚开始她面对男人们下流粗鲁还有那么一丝不情愿的屈辱,可很快就适应了,

男人们不住地用言语用行动撕扯着她的廉耻,群交的刺激受虐的快感让本来就有

些破罐子破摔的少妇彻底疯狂起来,她肆意在男人们身上起伏,看着男人们因为

快感而变形的丑陋的脸孔,心里充满各种暴虐的念头,丝毫不顾忌旁边男人们设

立的自动拍摄的录像机,甚至还冲着镜头做出各种下流至极的挑逗动作,四个男

女抛弃身份世俗观念抛弃礼义廉耻,纯粹地像野兽般疯狂交合只到精疲力尽,想

着昨晚男人们轮流卑微地舔吻自己的丝袜小脚,在自己身上射精时像掐住脖子的

公鸭般难听的嘶喊,心里轻蔑地笑了,白天又是人模人样正儿八经的领导,到了

晚上还不是跟发情的公狗没两样?今天那三个色鬼应该没精力了来骚扰她了,做

些什么好呢?对了,那个叫小军的帅小伙。

小军的单人病房里加了一个床位,医院床位紧张,一个年近古稀的老太太昨

晚入院,小军听着医生和他一商量没犹豫就答应了,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悔了,本

来一个人一间房,小妈她们来了还可以占点便宜,可旁边睡了个人,虽然老人耳

背得厉害,几个少妇还是不肯当着外人的面任他动手动脚了,早上送来早餐,正

正经经陪他聊了会就嘻嘻哈哈遛了相约去逛街了,小军和老人鸡同鸭讲有一句没

一句地聊着天,很快老人就精神不济有一句没一句,余佳进来时小军正拿着手机

无聊地打着游戏。

「医生姐姐,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小军的眼神不自觉就往余佳白色医

生袍下露出的裹着薄薄黑丝的小腿上瞟,这女医生穿了双绑带的高跟凉鞋,医生

可以这么穿么?

「怎么,昨天刚刚进来就想出去,你这又不是感冒打个针,你骨头裂了,伤

筋动骨一百天,就是你恢复得再好起码在医院也得住一个礼拜,急着回去会你的

情人姐姐么?」余佳前面说得正儿八经,最后一句就有些轻佻了,漂亮的丹凤眼

衬着尖尖的瓜子脸,让小军有些意动,这个女医生好像对自己有点意思啊。

见小军傻笑不说话,旁边的老人又似睡非睡,余佳有些放肆了,「现在病房

里多了个老人,你可再不能像昨天那样了,注意点影响……」

「嘿嘿,不会了……」小军有些尴尬,他一个毛头小伙子那是余佳的对手。

「好啦,这老婆婆家里没什么人,你有空多陪她说说话,我得替她做个检查,

帘子帮你拉上……」余佳飞了小军一眼,饱含深意的眼神让小军心跳莫名加速。

两张病床的围帘都拉上了,按道理中间还有点间隔,可小军发现自己靠老人

一侧的垂帘被轻轻拱起,一个绝美的桃形,是女医生的翘起的屁股!小军口干舌

燥,发出一声响亮的口水吞咽声,余佳听得异常清晰,嘴角牵起一丝得逞的微笑,

轻扭着腰肢……

余佳一心两用和老婆婆轻轻说着话,屁股撅得高高的,她能感觉到轻若无物

的垂帘贴覆在自己高翘臀部上,她对自己的翘臀很满意,虽然年纪不再是小姑娘,

但依然浑圆挺翘,特别是撅高时那完美丰腴的臀形是每一个和她欢好的男人都爱

煞的体位,丝袜美腿并得紧紧的,微微屈着膝盖,若有若无的摆动腰身,甚至能

感受到隔壁床男人灼热的视线,俏女医下身湿气弥漫。

小军伸出颤悠悠的手,摒着气,试探着碰了一下那轻扭慢晃的绝美桃形,只

见帘下的丰腴轻颤一下,却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反而更加突兀地撒着欢,于是

壮着胆双手盖了上去,余佳又是一抖,隔着衣物和不薄的垂帘都能感受到那双大

手的火热,绷紧了臀肉,花穴里悄悄开始收缩,腰肢一上一下慢慢起伏,似乎用

臀峰在逗弄小军的手掌,而这边却还维持着平缓温柔的语调和老太太有一搭没一

搭地问诊,小军灵巧的手指开始揉动,品尝着那惊人的温软弹性,悄悄撩起垂帘,

女医生下半个身子完全露在老人那边的挡帘外,余佳此时有些发抖,不是害怕,

而是因为兴奋,好在老人家精神不济,一直是半醒半睡的状态,此时余佳上半身

在老人这边,把下半身毫不设防地留给小军,两层轻薄的帘子搭在她的细腰上,

余佳上身伏低,屁股翘得更高了。

医生袍开始就被余佳特意拉高了点,此时小军稍微放低身子就能窥视到雪白

的医生袍下对比鲜明的黑色吊带丝袜以及更诱人的黑色通花小内裤,别有用心的

俏女医紧紧并拢着修长的双腿,翘挺的臀部轻轻扭着,幽深臀缝下那处饱满肥美

越发凸显,一点细细的湿迹在内裤中央隐约扩大,早不是初哥的小军哪里还不明

白,大胆地伸出手去,撩高医生袍,肆意抚弄起那修长紧绷的丝袜美腿和高翘的

臀瓣,女医生身子轻轻颤着,扭动得更厉害,却明显不是拒绝。

感觉到男性粗大的手指爱不释手地抚弄着自己光滑的臀肉或是隔着滑腻腻的

超薄丝袜摩擦自己大腿内侧,余佳暗喜同时也惊叹于小军的调情手法,内裤上的

湿痕迅速扩大了,余佳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相反她的经验让任何一个同龄

少妇都自愧不如,但这种隐秘而大胆的偷欢行为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激动,当小

军剥掉她湿透的性感内裤时,女医生配合地轻撩小腿,屁股拱翘得更高了,鲜红

的肉缝毫无羞耻地冲着小军绽放,小军毫不客气凑过脸去,伸出灵巧的舌头……

「嗬……」余佳倒吸一口凉气,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感觉太好了,在她

那么多的性爱经历里,从来都是她替男人口交,那些个男人们很少舔弄她那里,

偶尔为之也是匆匆作罢,哪像现在这个小军这么细致,温热灵巧的舌头轻柔扫过

肥厚的花瓣,顶端那颗勃起的肉芽被重点照顾,甚至是粉嫩的菊蕾也不错过,火

热的肌肤被口水打湿然后被男人急促的气息一喷,顿时产生前所未有的无边快感,

看看这边老人已经睡得很沉,余佳把头支着床边,咬着唇,双手毫不犹豫地伸到

屁股后面,努力掰开自己的臀瓣,湿淋淋的花瓣被臀肉牵引得大大分开,她相信

小军明白她的意思。果然,滑腻的舌头毫不客气地抵进她的穴口,一阵搅动后不

停深入,浅浅的胡须剐蹭着她敏感的嫩肉,高挺的鼻尖还摩擦着菊蕾,余佳腿弯

打着颤,淫水流个不停,她好想高叫出声来,只得死死咬住床单,一手抓扯着小

军的头发,不让他的头离开半分。

俏丽女医生如此火辣放浪让小军再无半点顾忌,右手大拇指按上那粉嫩的【少妇人妻的欲望】(25)

蕾,毫不费力地挤了进去,左手伸出两个手指捏住那发硬的肉芽揉扯,舌头动得

飞快,不一会儿,女医生全身发抖,一股热流从花蕊深处喷了出来。

余佳几乎要站不住了,这个小军太厉害了,几下子就弄得她高潮了,还没缓

过神来,突然感觉下身被慢慢塞进一颗粗糙冰冷得厉害的球状物体,这一下刺激

让她立刻要疯了般,什么东西?想起刚才看到小军床头的几颗没剥皮的荔枝,天

哪……一种更变态的刺激让余佳几乎马上又要高潮了。一手在屁股后胡乱挥舞着,

却被小军用手捉住,按在自己高高挺立的粗壮肉棒上。温软的小手如获至宝般死

死握住那根热气腾腾的巨物,爱不释手地套弄起来。

「咿呀……」余佳轻皱着眉头,随即又舒展开来化成浓得抹不开的情欲,菊

蕾也被慢慢塞进了一个异物,男孩的舌尖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在两处地方扫顶,粗

糙的荔枝皮毫不留情地给她送上一波又一波巨大的快感。

余佳哪里还忍得住,缩回上半身,媚得滴水地嗔了一声「小变态」,高跟鞋

也懒得脱就爬上床,倒趴在小军身上,迫不及待地叼住那吓人的尺寸,发狂舔吸

起来。

小军没想到自己一时兴起的恶作剧让这个淫荡的女医生如此疯狂,也是快感

频生,不断地扯动那两颗荔枝,把脸埋在那湿淋淋的沟壑间不停耸动。

「哦哦……」俏女医高超的口交技术让小军哼出声来,甚至比小妈弄得还爽,

小军死死叼住余佳湿漉漉的肉瓣,舌尖顶着那颗荔枝往里在往里。

两个人在静悄悄的房间里默默地凶狠地如同斗士般较量着,用口舌竭尽全力

地刺激着对方,余佳对自己的口交技术一向很有信心,但这次她败了,十来分钟

后她又一次攀上顶峰,难以置信地软在小军身边,气喘吁吁,看着男孩取出自己

下身两颗荔枝剥开吃得津津有味啐道:

「小变态,你哪里学得这么色……?」

手却不依不饶还在那高高挺立的粗大上抚弄,

「你这东西好大!」

「嘿嘿,姐姐你也好厉害,荔枝都快夹扁了,看来你那里很喜欢吃荔枝啊…

…」

「姐姐更喜欢吃这个荔枝……」余佳手指在那硕大的龟头上画着圈,侧耳听

听旁边老人微微的鼾声,撑起身子,跪坐在小军身上,熟练地扶着那根恐怖的粗

大慢慢沉下屁股……

李芬三人逛完街回到家中,诗雨和武蓉自然也没回自己的房子,武蓉躺在床

上发呆,李芬腾了两间睡房给她和诗雨,虽然她们基本都睡在李芬床上。

幽幽叹了口气,武蓉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她心里有些乱,小军的受伤住

院给了她缓冲的时间,虽然和小军只有过一次意乱情迷后的亲密,但那种冲击至

今还不时清晰浮现在脑海,这几天来和李芬诗雨时不时虚凰假凤并没有让她忘却

那刻骨的来自那个男孩的火热坚硬,反而欲望如同睡饱了的孩子疯了起来,她从

小接受的教育使她并不认同这种畸形的关系,特别还有李芬和诗雨,但这种坚持

正在悄悄地松动,每次和芬姐还有诗雨激情过后她总是备受煎熬,身体是愉悦的,

心里却还有那么一丝尴尬,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

芬姐的房间里又传来诗雨肆无忌惮的呻吟,两女又情不自禁地开始了,武蓉

缩紧身子,捂住耳朵,她不想听,却不知那娇媚得滴水的浪吟丝丝渗入她的肌肤,

直击她的心扉,身体不由得就发热,她已经习惯了和那两个娇媚少妇彼此相互安

慰,现在的问题是,小军出院后她该怎么办?芬姐是他的后妈,诗雨是他的第一

个女人,自己算什么?充其量不过是芬姐的床伴吧……

「呀……芬姐……不……啊……又插……后面……会松的……」诗雨略带娇

憨的声音淋漓尽致地演绎着少妇的淫乱。武蓉气息不匀了,一手不由得就伸进腿

间,勾开细细的T档内裤,手指飞快抚弄,黑色吊带袜裹着的美腿夹紧互相摩挲

着,在李芬和诗雨的感染下,她的内衣也越来越性感大胆。

「小浪蹄子……不给你弄松点,小军那么粗的大东西怎么吃得消……嘻嘻…

…啊……别……」

「哼哼……骚姐姐你的不也是这么紧……我也帮帮你……啊哈……」

「对了……还有个最紧的在旁边房里……嘻嘻……不能放过她……」

意乱情迷的武蓉听得一惊,还来不及反应,李芬和诗雨已经衣衫不整地跑了

过来,下身光光的都只穿了吊带丝袜,李芬是肉色的,诗雨是白色的,上面两人

的衬衣都敞得大大的,高耸的乳房颤悠悠的就挤上床来。

「啊……你们……」武蓉嘴马上被诗雨堵上,胸前的衬衣扣子被飞快地解开,

诗雨的手灵巧地揭开她的乳贴,温柔地逗弄已经慢慢挺立的乳头,而下身被李芬

熟练地攻占,温软的香舌已经熟门熟路地探进她体内轻柔地搅动,三人之间早就

彼此熟悉对方的弱点,武蓉来不及反抗就被卷入情欲的漩涡之中。

「啊……你们……不要……」武蓉虽然此前和两女也有过多次经验,但从来

都是属于那种从犯性质,一般都是李芬和诗雨互相较着劲,她在旁边搭把手,每

次两女把矛头对准她时,她就会羞涩难当地落荒而逃,因为她总觉得如果单独面

对芬姐甚至是后来才熟悉的诗雨她都可以接受,但被两女一起进犯她怕自己会发

疯,心底最后那丝羁绊会毫不犹豫地烟消云散,但今天,她却突的生出一丝冲动,

让李芬两女得手了。

李芬用灵巧的舌头逗弄着动情小少妇的花穴菊蕾,一边熟练地穿上那条既能

满足自己又能插干女性的情趣皮质内裤,扶着内裤上的粗大胶质阳具,狠狠地顶

进武蓉湿淋淋的花蕊。

「啊呀……」武蓉虽然早有心里准备还是被满胀的冲击感刺激得全身绷紧。

丝袜美腿死死盘住李芬的纤腰,「芬姐……轻点……」

「嘿嘿……蓉蓉姐……我跟芬姐说好了……就是要像男人一样操你,像小军

那么猛地操你……」诗雨也穿上了和李芬一样的皮裤,把粗大的东西捅进武蓉的

嘴里。

哦,像小军那样……武蓉迅速在脑海浮现那唯一一次和小军的疯狂。心跳剧

烈加速。

李芬艰难地耸动着腰肢,武蓉的腿缠得她死死的,主动扭着胯,猛烈的欲望

感染到了她,李芬揪住那两颗硬挺的乳头,狠狠拉起。

「呀……」武蓉又痛又爽,上身随之抬了起来,借力坐起,和李芬面对面抱

住,两对绝美的硕大胸器死死贴合挤在一起。武蓉吻住了李芬的唇,香舌急切地

探进李芬嘴里,两人忘情的热吻起来。

「哎哎哎……还有我呢……」诗雨不无醋意地站到两人侧面,用下身的阳具

顶开两人纠缠了唇舌,于是两条滑腻腻的舌头缠上了那粗大。两张娇艳的脸孔拱

簇着一根粗大的假阳具,形成一幅极度淫靡的画面。

很快武蓉不满足了,她需要更激烈更疯狂地放纵,猛地把李芬推到,按住芬

姐那对丰满,主动起伏屁股,下身飞快地吐纳着那根粗大,这样的姿势更深入,

更有感觉。

「蓉蓉……好……用力……」李芬也是情难自己,她看着武蓉恍惚间似乎看

到了自己骑在继子的身上的疯狂模样。

「又是这样……」诗雨嘟着嘴,套动皮裤上的阳具,带动体内那根不停肆虐

自己饥渴的花穴,淫水从皮裤下不停流出,渗进白色宽边吊带袜的袜口了。

「诗雨……来……插……我后面……」武蓉完全放开怀抱了,双手伸到屁股

后,努力掰开丰满的臀瓣,「用力……一起操我……」

高低起伏的浪吟在房间里久久不绝,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平歇……三女慵懒

地拥躺在床上,满脸都是高潮的红晕。

「蓉蓉……今天你可真猛……」李芬有些奇怪。

「我明天就回去和他办离婚……」武蓉语气平淡。

「啊?蓉蓉姐,你是……为了小军?」诗雨有些醋意,但更多的是体谅。

「不全是……芬姐上次说得对,其实我也不可能和小军有什么名分,但我又

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无论是心灵上的还是肉体上的,我……不想背着一种负罪

感……」武蓉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彷徨不是别的,就因为自己还有

个名义上的丈夫,始终放不下的是那丝传统的贞洁廉耻,往后怎么走下去她没想

过,但既然这种生活方式比从前的开心,为什么不坚持呢?她倒不是冲着小军,

虽然那仅有的一次疯狂让她记忆犹新,她看重的是现在这种放松的生活态度,其

实她挺羡慕诗雨,以前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清楚了,那种无牵无挂的自由才

是她最想要的。

至此,那个叫秦兵的男人在她生命里最后一丝烙印也开始慢慢消散了。

秦兵瘫坐在沙发上,手里的烟烧出长长的烟灰,通红的眼睛暗淡无光,他脑

海里一片空白,昨晚还龙精虎猛干得萱萱哀叫不已的得意荡然无存,一早醒来一

个电话让他跌进深渊,张三的钱确实到位了,但银行方面出了问题,有人点水,

他的帐户昨天就被封了,连带张三打过去的钱。

电话是老岳父打过来的,老人最后叹了口气,说了一句好自为之。接下来想

必检查组的人很快就会上门了吧,秦兵想过要跑,可去哪里,自己本以为万无一

失的局面突然翻盘,让他措手不及。

萱萱沉默陪在一边,她不在乎任何事,但心爱的男人面临的危机让她感到自

己的无力,她虽然不太懂,但也知道如果身边的男人被带走,可能就是咫尺天涯,

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秦兵灭了烟,冲着忧心忡忡的女孩难看地笑了笑,打通了妻子的电话。

「什么事?」武蓉的声音还是那么冷冰冰的,秦兵一时间似乎放下了什么。

「我同意离婚,协议我会放在家里,」舒了一口气,秦兵彻底轻松起来,原

来这句话并不那么难,「日期我写的昨天,因为我可能要进去很久,不过没你什

么事,你也别有什么愧疚感,说到底还是我亏欠你,跟咱爸咱妈说句对不起了…

…」

「……」武蓉在那头沉默了很久,「很严重么?」

「无法预料,我就待会就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吧。对了,我有一个女人,

她是个很好的女孩,我……准备娶她……如果可以的话,请照顾一下,谢谢!」

秦兵挂了电话,看着旁边泪流满面的萱萱,吻了下去,「我们再做一次好吗?

老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