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我的召唤灵们不可能是rbq!】(07)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2次

【我的召唤灵们不可能是rbq!】(07)

7

「爱伦贝娜小姐,你简直就像是女神维纳斯一样美丽,我敬你一杯!」

「……多谢。」佳人摇着酒杯与面前男子碰了碰杯,饮下红酒之后本就绝美

无暇的脸蛋也染上一层红晕,看上去就像是娇嫩的玫瑰花,引人忍不住就要上前

采摘。

「爱伦贝娜小姐,我父亲是广乐电器……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你舞蹈

呢?」又一个男人凑了过来。

「很抱歉,还是请你与你的女朋友一起吧。」金发少女摇了摇头,并甩开抓

着自己白嫩玉手的手掌,眼中流过一分厌恶。

「胡哥,能带爱伦贝娜这么漂亮的女孩来宴会,可真是有你的啊!这下子,

我们大家伙可都被你比下去了!」稍矮的青年献殷勤地来到爱伦贝娜一旁穿着白

色礼服一脸微笑的英俊青年面前,眼睛却不住地偷瞄那身穿着白色配蓝晚礼服的

金发少女,眼中的惊艳就像是一场大浪,怎么也无法落下。

「哈哈,能得到爱伦贝娜的青睐,也是我的幸运!这份情意,我胡茂绝不会

辜负!」英俊青年大笑着却抓起了身旁绝美少女的玉手,令这少女微微蹙眉,却

没有挣脱。

周围传来众人迎合与奉承的声音,宛若明珠的爱伦贝娜自然是会场上的焦点

,无数道灼热的视线交汇令她感到极不舒服,在她眼里,这是一种群魔乱舞的氛

围。

在神界,爱伦贝娜也参加过宴会,但身为女武神与神王之女的她即便在诸神

中也是极受尊重的明珠,除了那少数淫神之流的乌合之众,大多数神明在宴会上

都对爱伦贝娜非常尊重,他们以最纯粹的眼光欣赏着女武神的美丽与英勇,就算

是不小心碰到她的玉白小手都会诚恳致歉,哪像是在这里,她不仅仅要受到一名

名富家子弟充满贪婪地目光肆意扫视,甚至被其碰触骚扰,更可怕的还有那个可

恶的家伙……正不断地用下流动作玷污着她的清白。

在与一名名富家子弟对话,充满厌恶却又不得不虚与委蛇的时候胡茂的手一

次次托住她的翘臀,抚摸大腿,甚至伸进裙底进一步地侵略,像是燃着火焰般带

给她一种难言的酥麻感受,之前几次遭受胁迫不得不被此人猥亵甚至侍奉于他的

经历也在脑海中重现,一想到自己的纯洁玉体被肆意爱抚揉捏,甚至自己不得不

用那本该传达神谕的小嘴含住他那造型狰狞,又粗又大又硬又烫的性器吞吐舔弄

,极力地取悦于他,令他露出满意笑容将格外腥臭的精液射进自己的口腔逼着她

将这种肮脏喝下……爱伦贝娜不禁气得发抖又浑身发热,这种热究竟是源于愤怒

还是源于情欲?她已经分不清。

而这一次,这个家伙居然把她带到这种地方,和这些同样恶心的男人……爱

伦贝娜感到羞愤,可一想到那黑发的倩影却只得咬牙将这一切忍受下来,每次心

理斗争极为激烈的时候都有一种绿意笼罩她的视野,仿佛在劝说着她不要意气用

事,她也只能承受着,仿佛胡茂的女友般被他带在宴会上对其他富二代炫耀,而

她甚至得在胡茂示意下小鸟依人般依偎着他,甚至与其当众接吻,甚至被爱抚得

俏脸红霞,娇喘连连!

厌恶遐想中,那熟悉的触感再次出现在了臀部,这家伙……又来了……爱伦

贝娜恨恨地瞪了胡茂一眼,却迎来胡茂春风满面般的愉悦神情,这令爱伦贝娜不

由咬牙切齿,可绝美且在此时保持着优雅姿态的她做出这种动作却也依旧优雅,

充满贵族风范的妙曼令胡茂看得眼睛发亮,不禁感慨能获得这种绝世尤物实在是

自己的幸运。

不过,可不能就这样满足啊。摸着爱伦贝娜细腻娇嫩玉臀的胡茂心中燃烧着

征服的火焰,还要继续,将这个女神彻底征服,成为真正爱上他大肉棒的忠实性

奴!

于是胡茂抚摸着爱伦贝娜翘臀的狼手渐渐向上,却有力地握住了她的纤腰,

在爱伦贝娜有些惊愕的神情中胡茂深情地将面庞凑到爱伦贝娜面前,灼热的吐息

喷吐在爱伦贝娜绝色娇颜,将其染成绯红,进而融化。

「与我共舞吧,爱伦贝娜!」

像是最深情的呼唤,也是充满阳刚之气的强者命令,在周围人的目光中爱伦

贝娜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白净的脸庞格外发烫,可她终究点了点头。

胡茂不禁露出了笑容,这笑容就像是灿烂阳光,令女武神见了都有些失神,

接着被握着玉手的她就随着男人的把控翩然走向舞场,接着在无数羡艳与灼热的

视线中由胡茂引导着翩翩起舞。

胡茂虽然擅长交际,作为男人的他对舞蹈其实不甚了解,而作为神王之女的

爱伦贝娜却是在学习礼仪中同样学过舞蹈的,以她的聪慧与认真当然学得非常高

明,此时,为了摆脱来自周围人的灼热视线干扰,爱伦贝娜便强迫着自己投入到

舞蹈中以忘却此时的窘境,这也令她越来越认真,属于女武神而非尘世所堪的舞

蹈渐渐转为引领面前的男人,在胡茂惊喜的目光中爱伦贝娜紧握他的手翩翩起舞

,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都有一股人间难寻的神圣感,周围人也不禁看呆,伴着

翩然的舞蹈,爱伦贝娜美丽的面庞与雪白的玉体上仿佛蒙上一层晨曦般的光辉,

令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内心深处更有一种极强烈的渴望,要一亲芳泽,将这

神迹般的美丽据为己有!

胡茂不是柳下惠,他的眼与心都被这美丽牢牢吸引住了,他情不自禁顺着爱

伦贝娜的势与其共舞,演绎这绝世的美丽,他感觉到自己怦然心动,手中犹如温

玉的小手是那样娇嫩,令他握紧,不愿分离。

仿佛蜂蝶般追随着最美丽的花朵,胡茂眼中的爱伦贝娜已是比原来美丽了不

知多少倍,而当不知何时舞毕,他再也无法按捺住自己的强烈冲动,直接上前将

佳人拥入怀中,无比熟稔自然地吻上了那娇嫩鲜艳的红唇。

「唔!?」爱伦贝娜也从舞蹈的境界中转醒,却感觉到自己的娇躯被人紧抱

,甚至红唇都被侵犯,下意识想要将这渎神者灭杀的她在看清眼前男人面容时却

生生停住了手,如可毁天灭地的神光收敛,白嫩的小手带着对凡人来讲稍重的力

量敲在了胡茂的背上,这种警告在外人看来却无异于恋人间的打情骂俏,那些目

光的聚集更令爱伦贝娜的心产生了一阵纷乱。

我居然没办法对这个男人下手……是了,要是杀了这家伙的话,龙月就会…

…没错,只是因为这种该死的胁迫而已,咕……他竟然敢在这里,哈啊……身体

又开始发热了,这家伙肮脏的口水……似乎也不是那么臭……等等,在这个时候

居然动手动脚,这个无耻之徒!

心中掠过千重念头,却根本无法改变此时的现状,她绝美动人的身体正被这

名英俊青年抱在怀中肆意亲吻爱抚,周围人以恨不得将这个男人取而代之的目光

视奸着晚礼服难以掩盖其明艳美妙的娇躯,仿佛便多出几十只大手与舌头在白嫩

酮体上肆意抚摸舔弄了起来,这种淫邪的视奸甚至挑动了她樱桃般的乳头,又钻

入裙底,吮吸少女私密处的琼浆玉露,咬着那致命的小豆细细研磨,爱伦贝娜不

禁闭上了绝美的眼睛,睫毛微微颤抖,任这男人对自己予取予求。

而在这过程中,爱伦贝娜不仅感觉到自己身体愈发发烫娇软,还感觉到一根

坚硬炽热的棍状物紧贴着自己的柔软腹部像是要顶进来般,已经和这怪物多次接

触的爱伦贝娜自然知道这是什么,这个好色的家伙又开始发情了,只怕他心里想

着的是把自己给摆布成那些淫乱不堪的模样吧?这么想着的爱伦贝娜感觉身上的

衣物仿佛荡然无存,那根男性器已不受衣料阻碍肆意地顶在她的小腹嚣张跳动,

仿佛告知她的今晚注定要被这根庞然大物给降服到欲仙欲死!

身体越来越热,下体更是黏湿,爱伦贝娜闭着眼睛任由自己的丁香小舌被胡

茂吮吸玩弄,玉体一处处犹如火烧,她心中却唯有那道黑发的倩影。不知过了多

久两人方才唇分,第一次表现出脚步虚浮的爱伦贝娜倚靠在胡茂怀中,美眸微眯

地抬头看着这个男人,呵气如兰,脸颊如血一般红。

看着怀中玉人女神蒙尘般的动情眼神,胡茂又怎能抑制住自己的强烈冲动?

匆匆与自己的狐朋狗友在他们羡慕嫉妒的目光中离开会场,命令司机全速行驶的

胡茂将半推半就的爱伦贝娜抱在怀中,一路上下其手,终于回到了专门用来与爱

伦贝娜幽会的别墅。

牵着佳人的玉手走进带有粉色氛围的豪华卧室,胡茂扭头看着神情依旧清冷

,可又表现出平常不曾有之媚态的绝世佳人咽了咽口水,接着就拉着爱伦贝娜坐

在床边,双眼通红地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

爱伦贝娜当然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或者说自己该做什么,洁白素手直接

抓上那冒着腾腾热气跳出的凶恶野兽,熟练地套弄几下并令这根性器变得更大之

后她就屈身跪在铺着柔软地毯保护她玉膝的地面,轻撩金色秀发,接着就张开樱

唇开始这个男人最喜爱的口舌侍奉。用自己纯洁美丽的小手与红唇侍奉这根狰狞

污秽的肉棒,这种对女神的侮辱对爱伦贝娜而言却已成习惯,她明白受制于人的

自己逃不出这张大网,既然如此不如认真面对,越快令这个男人满足乃至感到腻

味,她就能越快逃离这个囚笼。

可身为女神的爱伦贝娜不会明白,她的娇躯与神格犹如最甜蜜的诱饵,凡尘

中的男人会疯狂地追求亵玩却绝不会腻味,她训练出侍奉技巧令胡茂越来越快送

出生命精华的同时这名已尝到女神美妙滋味的富家子弟就越发不愿放手,想要真

正的令爱伦贝娜成为自己的女人!

今天胡茂的肉棒似乎格外地大,可他分明没有吃过壮阳药物,爱伦贝娜略显

疑惑却一丝不苟地侍奉着这根释放出腥臭味的男性生殖器,葱葱玉指环抱几乎握

不住的粗黑阴茎形成强烈对比,粉嫩的丁香小舌在马眼周围打转疯狂地从泉眼中

汲取男性的精华与欲望,紧接着却是樱桃小嘴将整个龟头直接吞下,倾国倾城而

又具有异国风情的金发美少女鼓着雪白的腮帮上下吞吐肉棒的姿态竟然还显出一

股圣洁端庄,神性与淫性交织的禁忌使胡茂难以控制精关,无比兴奋下地一个哆

嗦,白浊浓精便激射而出,直接迅猛有力地射进爱伦贝娜的喉咙!

感觉到胡茂肉棒开始膨胀时爱伦贝娜就已经开始准备,胡茂一发射她就开始

竭力吮吸,将这个男人的液体饮下,她知道这是这个男人的嗜好,而自己这么做

了这个男人的心情也会好上一些,自己就有机会早点离开,回到家中与龙月相会

……正是在这种信念支撑下爱伦贝娜忍受着白浊液体的灼热与腥臭竭力饮下这最

肮脏与神圣的液体,大脑却被禁忌的火焰灼烧得错乱,一种窒息晕眩感在白浊浪

潮中盖过了一切,爱伦贝娜只感觉到满眼的白,接着是无边的绿意。

在这无限的绿色海洋中爱伦贝娜徜徉漫游,最终只听到从不知多么远的地方

传来,犹如神谕的唯一声音。

「爱伦贝娜,做我的女人吧!」

如同被雷霆惊醒,爱伦贝娜睁开眼,蓝宝石般的美眸窥见此时相对她来讲格

外高大的身影,那有权有势逼迫着她不得不屈从,并在他的玩弄下被迫承欢并有

了强烈快感的英俊青年,这青年的面容如同散发著父神的光辉,而可怕的是那一

双如铁钳般以不容反抗形式将她玉腿分开握紧的手,乃至已经顶在她最私密部位

,像是恶魔兵器般丑陋凶恶而恐怖的,男性生殖器。

无论再怎么凛然纯洁,被胡茂一番调教后爱伦贝娜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姿势的

意义,这根肉棒不正常地比先前自己竭力侍奉时更加庞大狰狞,它正顶着代表着

自己贞洁的部位,并以绝对的气势即将入侵!来自本能的抗拒令爱伦贝娜不禁竭

力挣扎,可拥有神力的她此时却像是一只小羊羔般软弱无力,只能被男人按在身

下,任其摆布!

在胡茂眼中,这名并在舞会上自甘将自己最美丽姿态展现给他的女神正是要

趁酒醉解放自己的矜持羞涩,这些许柔弱的挣扎怎么可能挡得住自己?他笑着,

将肉棒对准美人那含羞待放却流着潺潺春露的桃花源,腰身一挺,终要摘得胜利

女神的花心果实!

这一捅,好似晴天霹雳,火山爆发,顿时造成现实的震荡,俏脸血红迷醉,

可蓝宝石般美眸中却带着倔强的女武神怒视着那名男人,而胡茂同样双目通红,

看着玉体陈横的美人。

那一下,他理应插进金发美少女的小穴中,夺走她的贞洁,将其彻底据为己

有。

但是他没有!

本来已是娇弱无力的爱伦贝娜竟在关系自己贞洁的最后关头爆发出惊人的力

量将龟头已是顶进女神花径的胡茂生生撞开,这仓促调动的力量相对爱伦贝娜真

正实力来讲微乎其微,却已是足够将胡茂生生击飞并撞到墙壁,这名怒目圆瞪的

男人显然怒了,他来不及思考爱伦贝娜如何将其瞬间推开,却高翘肉棒发出怒吼

:「爱伦贝娜,今天你必须做我胡茂的女人,不然,你就等那个娘炮龙月和他那

死鬼老爸一起进大牢吧!」

听到这话,一股无名之火在爱伦贝娜眼中燃起,竟是犹如太阳般灿烂的金色

火焰,令人由衷颤抖的神威从爱伦贝娜衣衫凌乱的玉体上释放而出,镇压得胡茂

动弹不得!可在胡茂骇然神情中,那不入流的威胁之语却仿佛雷霆般在爱伦贝娜

耳畔炸响,伴着比星空更浩瀚的绿意茫茫,生生压得神之火焰退回体内,爱伦贝

娜的心如同被千万柄利刃撕裂,她俏脸苍白地别过脸去,就这么躺在床上:「你

该死!」

神威消散而得以重新起身的胡茂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先前身体显现神迹的金

【我的召唤灵们不可能是rbq!】(07)发少女,这是什么状况?他难以理解,可一种属于男人,或是属于征服者的直觉

却告诉他这个先前表现出不可思议能力的金发少女此时终究对自己屈服,她的绝

美身体,还有她的一切,从现在开始都属于他!

发出一声犹如野兽的狂吼,身上伤痛完全消去的胡茂直接扑上了爱伦贝娜的

娇躯,坚挺狰狞的肉棒像是受引力吸引般直接插向那粉嫩美妙的处女之地,紧接

着以无比蛮横之势直接插入,瞬间将一层代表着神圣的膜给捅破,直接开拓紧紧

闭合的女神花径,一举顶上了娇嫩的花心!

「啊!!!!!!!!!!」这一刻即便是女武神也不禁被这破瓜之痛、花

心快感与失贞悲痛三重强烈冲击的结合逼得叫出声来,一行清泪自女神的脸颊缓

缓流下,在灯下却仿佛月光般闪耀着清辉,显出一种无比惹人怜惜的凄美楚楚可

怜,只是此时的胡茂却不会在乎这些,将肉棒一举顶上花心的他露出极度舒爽与

震惊的神色。

这……这是什么感觉?

从未体验过的紧窄阴道挤压感令他的肉棒如被一张张小嘴紧紧吸附舔弄,那

种酥麻挤压的快感实在难以言喻,令胡茂意识到身下美人的小穴毫无疑问是罕见

名器!而更惊人的是爱伦贝娜的花心竟仿佛漩涡一般紧紧地吸附着他的肉棒,带

给他一种不受控制,却又强烈得如同电流般不可描述的极致快感,在插入的第一

时间他竟然就按捺不住,肉棒一阵膨胀后大量的浓精顿时喷涌而出,却像是被爱

伦贝娜花心的漩涡无底洞般尽数榨得干干净净。

直到最后一滴精液射出,胡茂却感觉到那个先前不断吞吸自己精液的漩涡竟

是开始了反馈,一股热流顺着肉棒流遍全身,竟是令他有一种四肢百骸都充满力

量的感受,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仿佛他就是主宰万物的神,举手投足间可以令天

地万物为己所用!这种热流灌入下胡茂顿时变得容光焕发,感到自己已然脱胎换

骨!

属于女武神的本源力量紧紧包裹着与女武神身体融合的凶器,这是胡茂变化

的源泉,连爱伦贝娜本人也不明白的作为神王之女的赐福此时汹涌融入第一个将

其娇躯占有的男人体内,而这,本该属于身为召唤者的龙月。

「我的身体被……」一瞬间被夺走了珍视的纯洁,更甚至被那狰狞丑恶的肉

棒直接将精液灌满小穴与子宫,一种强烈的悲哀涌现在爱伦贝娜心头,更令她羞

恨不已的是她的身体在如此残忍可耻的对待下竟然起了反应,来自下体的快感伴

着剧痛竟如同一道道电流通往大脑,直击灵魂深处,令充满悲痛的她却不禁娇躯

软化,更在如此强烈的快感冲击下忍不住娇吟出声。

「啊~」明明眼中有着仇恨,可娇吟却令人完全听不出丝毫强硬,反倒像是

小妻子对丈夫请求疼爱:「你……满意~了吧,快把你的东…西拔…拔出去!」

胡茂不禁欣赏起身下的美人,此时她美目含泪,却看不出真正的仇恨,下体

的蠕动侍奉更表明她对身上男人的无限顺从,体内涌入强大力量的胡茂自认为能

掌控一切,自然也包括这不代表在他身下承欢的金发美人。

「我说了,你是我的女人!」胡茂挑起爱伦贝娜的下巴,极强势地说着,同

时下体开始有力地耸动,刚刚射精过的肉棒竟是丝毫不疲软,直接进行了强有力

的抽插,摩擦着爱伦贝娜娇嫩的软肉以足以令人发狂的快感直击女神心房!

「不要……停下……这样的话会……咿啊啊啊!!!!」超出常理的巨大快

感直接令爱伦贝娜娇喘连连,玉手抓紧床单却情不自禁地在胡茂抽插下扭动纤腰

,完全败给了惊人的快感!此时的胡茂显得那样高大威武,简直就像是她命中注

定的支配者。

或许,这在那根粗壮肉棒贯穿她处女膜……不,是爱伦贝娜在那小巷主动俯

身,以女神之吻与肉棒契约之时,已然注定。

伴着一声声格外淫靡的啪啪声响,粗壮肉棒在稚嫩小穴中继续猛烈地抽插,

而威风凛凛的女武神也在此时被彻底杀得丢盔弃甲,发出一声又一声娇媚浪叫,

颤抖中,属于女神的琼浆玉露浇淋征服神明的勇士,而所向披靡的巨龙则仰头怒

吼,继续前进、征服,在如夜莺般美妙的娇吟中生出羽翼,与女武神共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