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战舰少女同人 赐予你星光,冲破黑暗】(01)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3次

【战舰少女同人 赐予你星光,冲破黑暗】(01)

「司令官,这里有你的密信。」

一三五当攻,二四六做受,周日和舰娘们一起被机器肏干,很难想象这就是

一名有五年军龄的23岁女提督能做出来的事情。但这却真切地发生在菲丽丝的

港区。

关岛海军基地,由东西方多国联合建成,作为交通要道上的险要关隘,秉持

「止戈为武,全域慑战」的理念,保护着附近大量的航线不受深海袭击,同时备

有大量的岸防火力和陆基战机,还有至少五层预警网络对深海的空袭进行远程预

警,杜绝了一切被偷袭的可能。而年少有为的菲丽丝,则是这个基地说一不二的

真正独裁者,不客气地说,是威震一方的大军阀。

一头灰色的长发垂落在后背,冷艳的面色和眼神一方面能在短短一次注目的

时间内就让诸如兴登堡在内,一些有抖m和受虐倾向的舰娘哭喊着上来舔她的脚

趾,另一方面也能让德梅因和纽波特纽斯这一对姐妹在和她上床的时候,产生一

种奇特的征服感。她的身材也相当不错,双手都抓不住、起码有35E罩杯的的

丰满双乳被束缚在海军一号制服内,到腰肢的线条自然收紧,宛如超音速面积率

的蜂腰;此外还有皮肤紧致、正常大小的臀部和曲线流畅的修长双腿,不亚于舰

娘的美貌。

今天周五,是攻的日子。昨天晚上刚刚被德梅因用带神经链接功能的假阴茎

干的全身酥软无力的菲丽丝一大早起来喝了点前者的乳汁,这得感谢光辉胜利可

畏不挠四姐妹的魔药,随即满血复活,神清气爽,「纽波特,什么事?」

「啊,司令官,上级让我们调查一起疑似私通深海的案件。」

当着菲丽丝的面,纽波特纽斯把一根粗长却不怎么带凸起,只不过一直在旋

转震动的按摩棒从自己的蜜穴里拔了出来,在迷醉的表情中不由得微微张口,伴

随着娇吟和吐息发出了啵啵的空气声和吧唧的淫乱水声:港区有规定,下属汇报

的时候不许插着棒棒。那按摩棒不是别的,正是她自己舰装的一部分:UGM-

27C北极星弹道导弹,在41forfreedom出来之前港区那叫一个群

魔乱舞,只要是水面舰娘都带上了这种弹道导弹按摩棒,虽然不像指套那样带有

足够多的凸点,但胜在数量够多,随意取用,直到后来港区专门分配了41艘潜

艇舰娘去携带这些,这种不管白天黑夜都把自己用按摩棒填得满满的歪风邪气才

为之一振。

……问题是那41名潜艇舰娘随时随地保持三穴插入状态,也是幸福地痛苦

着吧。

一边津津有味地吮吸着按摩棒上残存的蜜汁,纽波特纽斯一边汇报道:「这

个港区代号62,战斗力很弱,但也没有遭遇到深海的袭击,只是特派员发现这

里不断有年轻貌美的女子失踪,而提督却藏匿不报。」

————————

此时的纽波特纽斯并不知道,她口中的「特派员」已经被深海绑架回去,和

其他不少倒霉的女人一样,被安装到了驱逐舰装上。她们的四肢被触手反折着扭

在身后,女女交合和男女性爱的淫乱场景被深海眼罩跳过视网膜,直接导入脑中,

一对对在普通人中还算丰满的乳房也被榨乳机蹂躏得通红发肿,乳汁被榨出送往

检测室检查,房间里只能听见此起彼伏的沉闷呻吟。

在通称「深海」的缄默舰队看来,舰娘和人类都不过是机器而已。一排舰娘

俘虏被焊死在架子上,没有任何的锁扣,只有厚达几厘米的沉重金属环。她们是

历次大破进击被击沉俘获的舰娘,在深海总部中最多还有被俘五年的舰娘,数量

不少。这些舰娘俘虏不会被洗脑,而是刻意地保持着绝望的清醒,连扭动着躲避

下身按摩棒不断突刺的资格都被剥夺。她们的静脉血管被接出导管,把她们的血

液源源不断地泵入新生深海舰娘的体内,又将她们的血等量输回舰娘的体内。这

会给新的深海带来更为强大的力量和抵抗性,而她们的乳汁和淫水则分别是是高

低级深海的饮品,或者用舰娘方的话说,强化素材。

驱逐舰的改造如果说是相对温和的话,潜艇改造就极其粗暴了。看起来最多

二十岁的少女被深海舰娘喂下肌肉松弛剂后被灼热的钝刀痛苦地切断了四肢,血

管和断骨烧焦封口,平时足以撼动皮革束环的挣扎在肌肉松弛剂的注射中几乎微

不可查,也没有什么惨叫和呻吟可言,因为她们的声带在第一时间便被切除,以

免被舰娘方的声呐所发现并击沉;

然后,她们的四肢断口被涂抹上药物,在高温灼烧的基础上进一步止血。这

些药物还可以强行使神经系统再次发育,让她们全身上下遍布神经末梢,整块躯

干都成为了敏感带。

接下来,一块监测身体状态并进行洗脑改造的芯片会被送入她们的后颈,两

根粗管子从人棍少女小巧玲珑的鼻孔生硬地插入肺部,鼻腔和管壁用强力胶黏死。

她的耳朵里塞进了由潜艇蓄电池无线供电的耳机,一直播放别人在床上和性爱机

器上的浪叫,然后用棉花堵住滴蜡封死。嘴巴也被带孔口球强行扩开,嘴唇和口

球粘在一起不留缝隙,一根饮食管从口球的大孔里塞进去直捅食道根部,迫使她

不仅呼吸困难,还永远处于干呕状态。四个无线供电的跳蛋夹住一对乳头,乳根

交给焊死的乳铐,贞操带锁住小穴和菊穴,插了留置导尿管后,她只能顺着管子

排泄,排泄物还会重新被泵回她的嘴里;

高潮限制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和缄默舰队的水面舰娘大部分通过调节振动

和刺激方式进行高潮限制不同,水下舰娘因为寸土寸金,只能通过芯片强行修改

舰娘感知到的刺激频率,从而达到禁止高潮的目的。

最后,这只人棍肉块会被装进铁箱并在适当留出空隙后浇筑树脂,只露出一

个稍后会被扣上透明玻璃罩子的头,并开始安装消声瓦,鱼雷,拖曳式声呐阵列,

七叶大倾角螺旋桨之类的装备。

扶她化的深海大和一边用力肏干着属于62港区的密苏里,一边满意地听取

赤身裸体只有榨乳机戴在胸口的深海舰娘汇报有关洗脑调教的情况。一排排失去

自我,已经再不能被称作人类的深海驱逐舰娘被机械触手暴虐奸淫,而一排排以

密闭的铁箱子为核心的深海潜艇静静地停在水下,享受着无休止的高潮寸止地狱。

她们会凭借着对高潮的渴望锁定并攻击舰娘,禁欲越久战斗力越强。只有在击沉

舰娘之后,她们才会得到一次极限刺激的强烈高潮,当然,即使是失去了声带,

这个过程中同样会发出少许呻吟,会让她们被舰娘方其他的驱逐舰所定位并捕获,

这也是大多数深海潜艇的损失原理——被舰娘抓回去当做肉便器。

「AGM- 183P高超音速非致命性反舰娘媚药弹的开发已经到了最后关

头,这些驱逐舰娘和潜艇舰娘应该是最后一批了。听到了吗?」

密苏里的一对乳头上已经被穿了两个环,表面优雅端庄的她只要被深海大和

的大肉棒干上一会,便会彻底堕落成只会摇尾求欢的母狗。她痴笑着扭动着自己

的身体,像是最淫贱的女奴那样挣扎着开口说道:「呜嗯……婊子听到了……」

「那就好,滚吧。」

——————————

但不知道这些,这并不影响纽波特纽斯的报告:「就在昨天,62港区的提

督蹊跷地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总督府命令您前去暂代62港区的提督一职,

并调查此事。」

「私通深海,又不明不白地死了,有点矛盾。」

菲丽丝把德梅因推倒又摆成跪趴式,戴上假阴茎慢慢地顶入了她的后庭,兴

奋起来的后者肠液早已大量分泌,性器化改造的后庭和德梅因的小口和喉咙,蜜

穴一起成为了能轻易榨出肉棒中精液的名器,即使是十几厘米的肉棒完全顶入她

的口穴,足以让普通女人窒息身亡的深喉口交,也不会影响她被人轮奸时的兴奋。

原则上人类女性被插入菊花的时候不会有肉体上的快感,只不过舰娘的后穴密布

神经末梢,有些舰娘的后庭比蜜穴更加敏感,简单如手指的插入都可能会让她们

全身颤抖淫水横流,而经过菲丽丝亲身体验,以人类女性为原料的深海也是如此。

德梅因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妹妹就在面前,一边娇媚地放浪淫叫,一边扭动着

腰肢用菊穴的肉壁摩擦着菲丽丝胯下的仿真肉棒,把她榨得倒抽冷气。纽波特纽

斯也好像见怪不怪了一般,咨询着菲丽丝提督的意见:

「提督,这件事您打算怎么办?」

如果舰娘没有被干到失神,要么说明抽插不够猛,要么说明肉棒不够粗。菲

丽丝一边重整旗鼓,用力挤捏着德梅因敏感的乳头,一边放慢了自己的抽插速度,

确保每一下都势大力沉地顶在德梅因直肠的最深处。后者的肠道以快速榨精为改

造方向,面对这种沉重却缓慢的抽插根本没有抵抗能力,一下子失去了性爱的主

导权,被干得呻吟连连,直到当着自己妹妹的面前后双穴同时喷出大量的液体,

瘫软着躺在床上为止。

「我打算亲自去看看。」

「这怎么行?」

纽波特纽斯当即提出了反对,「指挥官,不管是为了港区的这么多舰娘,还

是为了你自己,都千万不能孤身犯险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一个人去了?」

————————————————

「你好,我叫菲丽丝,被调任这个港区做一段时间的代理提督。」

【计划分为两部分。】

62号港区提督室内,坐在提督座椅上的密苏里有点意外地看着走进提督室

的女人和她身边的两名德梅因级舰娘,将手里的烟斗放在一边,认真地看着她问

道:「你来这里……有何贵干啊?」

「自然是前来调查前任提督身亡一案。」

菲丽丝不卑不亢地回答道,面色如常,同时在心中暗暗地揣测着密苏里这一

系列僭越的行为暗示着什么。

【第一部分,是由我作为佯攻,德梅因和纽波特纽斯贴身保护,去吸引港区

内部已有势力的注意。】

「前任提督身亡一事,我们62港区内部早有公论,是深海暗杀,暗杀者已

经被击沉。」

密苏里突然推开办公桌和提督椅站了起来,媚笑着朝菲丽丝走近了几步,伸

出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在双方的脸蛋距离还不到十厘米的地方轻轻地开口问道:

「总督府对此还有什么疑惑吗?」

灼热的气流被密苏里霸道地吐在菲丽丝脸上,足以让普通少女陷入震慑,惊

慌失措向后退却;可菲丽丝却不为所动,也没有拍开密苏里的手指,而是镇定自

若地回答:「有疑惑,很有疑惑。」

她没有提及疑惑是什么,仅仅是点明了总督府对这件事存疑的这一事实,随

即静静地看着密苏里,一点都不因为她的强大而谦卑,不单单是因为旁边两名本

想动手,却得到她的指示不能轻举妄动的德梅因级舰娘,同样还有她对人心算计

的绝对自信,更不要提还有一手保底求稳的暗线。

「既然如此,那您请便。」

一分钟的对峙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密苏里的气势终于损耗殆尽:

看起来这个提督是个很难处理的硬茬子,处理她不能急于一时。

密苏里在心底里如此想道,随后一言不发,推门离去。

——————————

【计划的第二部分,是由熟悉62港区内部情况的埃塞克斯,带领阿拉斯加

和关岛作为暗访线。如果这个港区里面真的有鬼,或者在有鬼之余还有一些正直

的舰娘,那就交给她们去处理。】

「有新提督?」

埃塞克斯级宿舍里,汉考克正在对着一块小小的芯片久久不语。

前任提督是指环王不假,他给港区里几乎所有的舰娘都发过戒指也确有此事,

虽然包括她自己在内,很多舰娘只在新婚之夜爬到过提督的床上过一次,此后便

再也没有和提督享受过鱼水之欢,但毕竟也是夫妻一场,手指上的戒指总不会作

假。

然而,在前任提督不明不白地死掉之后,有一些舰娘……为什么都一点都没

有感觉?

密苏里作为秘书舰,在提督办公室代行日常事务的处理,也算正常;威斯康

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宅女,在宿舍里足不出户,因为里面什么声音都

听不见,汉考克只能推测她是在戴上耳机打游戏;至于绫波的港区电视台这几天

为何突然停更,经常出现在平海包子铺里的逸仙为什么突然失踪,汉考克虽然觉

得反常,但原因她也不得而知。

【这样,我和埃塞克斯潜伏进港区作为双人狙击小组,侦察港区内的动向;

关岛,你单人出发,提督那里传来情报,提督府的地下室似乎有什么秘密。】

确实,有不少舰娘为前任提督的离去感到伤心,脸上的憔悴之色不似作假;

但这更让汉考克心中遍布疑云,于是她花费了整整两个晚上的时间,在港区内部

来来回回地搜索,直到……

「……深海需要一条畅通无阻的洗钱通道,但此……」

没错,深海。

舰娘奴隶贩卖,情报获取,装备倒卖,洗钱……每一条都是足以把密苏里和

威斯康星这两名舰娘处以极刑的大罪,在芯片的一条条窃听记录中清清楚楚。还

有用车的证明,停车的证明,摄像头的记录,一条条证据组成了证据链,无可辩

驳地说明了密苏里便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私通深海的本源。

这份窃听记录来自失踪了半个月的海伦娜,汉考克借着「去她可能去过的地

方寻找」的名号找到了海伦娜私藏在港区电视台的一件除了她以外可能没人穿得

上的泳衣,里面藏着防水袋和一小块芯片,窃听记录就来自芯片之中。

在此之前,芯片中还有不少别的淫乱视频,每个视频的真实性都无需置疑。

有不知是哪个流浪汉用密苏里提供的相机拍摄下的场景,公共厕所里绫波呻吟着

被一大堆流浪汉夹在中间,头发上,脸上,胸口手上被射得满满的都是精液;有

奥马哈和某个不认识的男人夫妻相称,在正对着提督府的方向苟且欢合;有可能

是密苏里自己记录下来的,威斯康星被反绑着戴上口球压在桌子上,由深海扶桑

一点点在她的私处纹上花纹的录像,向后细看还有遍布整个上半身以乳尖作为花

蕊的淫乱玫瑰。

听到「深海」这个词的汉考克全身战栗,在宿舍里捂着自己的脸不敢出声。

她知道,在听到这个词的那一瞬间,自己就脱不开这件事了。

这个港区内部有深海的奸细,难怪最近越来越多的舰娘姐妹们被打出大破保

护后被深海捕捉,难怪这些舰娘对提督的死一点触动都没有,或许提督在感情方

面是个人渣,但他确实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抗击深海入侵,或许这也是他

引来杀身之祸的重要原因。

汉考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相信新提督,如果新提督也是和深海沆瀣一气的人,

如果新提督就是让海伦娜失踪的人,那她把自己手头上的这些证据,从附近最大

的那家五星级酒店——金钻翠玉大酒店,到外面出租屋巷子里的肮脏,全部递交

上去之后,会遭受到什么?

芯片并不简单,似乎不全是海伦娜收集的东西。第一份记录来自一年前被深

海潜艇击沉的威奇塔,讲的是港区内部的一部分舰娘似乎在有规划地偷偷离开军

事禁区,和外面的普通人私通,做地下夫妻,最后的收集时间刚好是十三个月前;

海伦娜是第二个记录下来这些事的舰娘,她偷偷前往金钻翠玉大酒店调查,一共

调查了一个星期,最后一份记录是在16天前,也就是在失踪的前一天还在【战舰少女同人 赐予你星光,冲破黑暗】(01)记录;

而自己是第三个。在今天早上,她找了一台电脑将自己拍摄到的东西全部导入了

这块小小的芯片,没有加密,因为只要被发现了就是失败。

珍而重之地将芯片拿在手里,汉考克叫来了姐姐埃塞克斯的鹰酱。埃塞克斯

之前去总督府述职,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回来,或许她会知道新提督是否可信,但

汉考克自己应该是不知道了。

【那是我的鹰?阿拉斯加,你看那个窗口!】

「贝尔麦坎……」

一向话痨的鹰酱看向汉考克,似乎看出了她的叮嘱和重托。调查到了有些人

不想公之于众的东西,汉考克知道自己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她将芯片装在一个小

防水筒里,在鹰酱的脚上系紧,「把这个……带出去。」

门外突然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汉考克不假思索直接将贝尔麦坎朝窗外一丢,

随即淡定地坐在椅子上。

「汉考克——密苏里小姐怀疑你和提督的死有关,请你跟我们前去行政楼接

受调查。」

敲门声响起,是克利夫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