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二十章 圈套

时间:2022-08-07 浏览量:11次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二十章 圈套

这几天天上地下的感觉反差太大,以至于我都有些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从顾

再同家里出来已经是半夜了,街上空无一人,冷风簌簌的吹着,我慢慢的行走到

了马路中央。

「吱——」一声激烈刺耳的刹车声音。

「你他妈找死啊?自己回家割腕去,别祸害老子。」一个司机从车里探出脑

袋对我大骂道。

「啊——」我仰头对着天空大声怒吼。

司机见状觉得我是一个疯子,就赶紧驱车离开了。

吼完之后,我走到路边做到花坛上,摸索口袋中的香烟,将香烟叼在嘴里却

找不到打火机,我一急之下将烟叶直接放入口中嚼起来,眼泪不听话的流下,一

边流泪,一边哭泣着沉思着昨夜的事……

顾再同把我击昏,当我再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不再是被捆绑但是却赤身

裸体的躺在床上,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赤身裸体?我赶紧找到一件衣服穿

上,静悄悄的出了卧室,此刻床上只是凌乱,并没有发现妈妈的身影。

「万公子」突然身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吓得我赶紧转身。

「你个王八蛋,老子跟你拼了。」我怒吼就去掐住顾再同的脖子。

顾再同可能因为刚刚跟妈妈翻云覆雨完,身体无力,所以很快被我钳制住。

「咳咳……」顾再同一阵干咳「等等,等等。」我怕他耍花样,又将他捆了

起来。

「电脑监控里,自己看吧,我保证你看完会放了我。」顾再同很平静的说到。

「什么东西?」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点燃桌角的香烟,深深地吸一口让我自

己冷静下来,这时候我却觉得香烟跟平常不一样,特别的味道令人着迷。

「你看了就知道了。」我再一次碰到了这个让我接触到妈妈私密的电脑,简

单的操作竟然阻止了我,我怕再看到什么秘密,控制鼠标的右手竟然有些微微颤

抖,无法点下去。

最后,我还是控制住了,又点燃一根香烟,点开了视频,视频里,妈妈因高

潮而昏厥的躺在大床上,这时候门开了,顾再同走了进了,只是顾再同的身后准

确的说应该是背后还背着一个人,没错,这人就是我。此刻的我昏迷的躺在顾再

同的后背,顾再同将我放置到大床上,在昏厥的妈妈身边。

顾再同放下我的时候不忘记捏捏妈妈的美乳,摸摸妈妈修长的美腿。妈妈腿

上的丝袜刚刚被顾再同操入的时候抓破,残损的丝袜沾着男女交融的爱液,在丝

袜上浸染一大片,看起来显得格外淫荡。

顾再同将我的衣服脱掉扔的到处都是,看起来就像破不急待进行男女之事一

样。

我被扒的赤身裸体,在我妈妈的旁边,顾再同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顾再同将我以俯身的姿势压在妈妈的身上,将我的双手压如妈妈的背下,妈

妈的美乳被我胸堂压住,姿势看上去就像性交一样。只是他并没有将我的鸡巴塞

入妈妈的阴道。随后,顾再同跑到床头将我跟妈妈再次拍了进去,脸部丝毫没有

遮盖,清清楚楚的照到了我们母子相「奸」的场景。

顾再同再一次动手,将妈妈双腿分开,摆成一个大大的「M」型,妈妈湿淋

淋的蜜穴一览无余,因爱液浸透而颜色加深的破损丝袜以及丝袜上残存的精液说

明妈妈刚刚完结了一场激烈的性爱,而顾再同将我放置在妈妈的身后,把握的双

手放在妈妈的膝盖处,我的头就这样垫在妈妈的肩膀上,顾再同按下快门,拍了

第三张照片。如果被人看到,会觉得是我故意掰开妈妈的双腿,然后拍照。

顾再同再次动手,将我平躺放置在床上,将妈妈放置在床上跪在我的双腿之

间,头下低,顾再同从背后拍着第四张照片,从背后看,似乎是妈妈在为我口交,

而我舒爽的闭上双眼。

顾再同似乎还觉得差点什么,打开我妈妈的手包,拿出妈妈的身份证,工作

证件,用妈妈的手指捏住身份证号,另一只手扶住工作证,上露着硕乳的乳尖,

下露着茂密的黑草。身份证的其它地方例如头像,名字毫无遮掩的显露出来,身

份证的头像以及工作证证明了此裸体少妇就是纪委书记,顾再同第五次按下快门。

五张照片让我与妈妈有了「奸情」,最后那张照片甚至无法辩解我赤裸身下

的女人不是李鸥璐,不是纪委书记。

「顾再同,你什么意思?」我冷冷的问道。

「什么意思?你来老子家里绑架老子你什么意思?老子还让你赤身裸体的与

你与你妈妈接触不感谢老子吗?」顾再同对我说到。

「我去你马勒戈壁」我怒吼着超顾再同扑了过去,可是却觉得虽然愤怒,但

是手上用不上力气。

顾再同看到了,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怎么样,想不想再吸一口。」顾再同

用手碾碎香烟,香烟里有些透明色粉末。

「这,这是什么?」我有些惊恐,明知道这是毒品偏偏还要问顾再同,仿佛

是为了能从顾再同嘴里得到确定。

「你的见识比我多,问我干嘛?」顾再同又从桌底下拿出一个溜冰壶对我说

到「忍不住了就吸,当初准备好了如果强奸不成就用毒品引诱你妈妈,借此丑闻

来要挟,可没想到啊,你妈妈竟然如此的寂寞,强奸都能被我强奸出感情,看来

早就想找替代品了,这个也便宜你了!」「你他妈……你他妈真无耻,老子意志

力强,不会去吸的。」我说完了,手又去拿香烟,可想到香烟里又冰毒,我又缩

回手,将一包新的香烟打开,可接连抽了几只,心里却还想着刚刚的那个味道,

手慢慢的朝向冰壶移动。

「万公子,你不是不【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二十章 圈套要嘛?」顾再同将冰壶拿在手里对我说到。

「你……你给我……我给你钱……」我开始有些上瘾。

「钱嘛,多少我也不嫌多,可是我现在想听你叫我爸爸。」顾再同说到。

「你……不要欺人太甚」「叫吧,你不吃亏,叫我爸爸以后我会好好关照你

这个狗儿子,再说了你妈妈都被我操了你叫我爸爸不也应该吗?」顾再同很得意

地说道。

「你休想,唔……」我还没说完,顾再同将冰壶吸管塞入我的嘴中,那一股

白烟进入我口中,我靠,就是这种感觉,全身舒爽,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一阵阵

酥麻的快感让我忘记了烦恼与忧愁。

此刻的我全身轻飘飘的,就像要成仙一样。当我要去吸第二口的时候,顾再

同却将冰壶拿开,那一口回味完后,我自己仿佛从空中跌到地下,脑中有些幻觉

出现,还想要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也可能是在幻觉的催使下,我对顾再同叫道

「爸爸」。

顾再同没有直接给我,只是让我吸了一口,飘飘欲仙的感觉让我的疼痛暂时

缓解。我明白,我已经掉入顾再同设计的深渊,我们「母子相奸」的照片,我吸

毒的丑闻这都是十分恐怖的炸弹,一旦放出,会令我,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

们一家颜面尽失,但我又觉得顾再同这么想把控我肯定是因为底牌少,所以他不

会是爸爸政治对立面的,甚至他的升职还要依靠我们家人。

「还想要吗?」我点了我点头。

「你知道该怎么做。」顾再同又说到。

「爸爸。」我再一次屈辱的说出这两个字,如果我没吸毒,那么我不会像现

在走路如踩棉花,飘飘欲仙到无力反抗,只能任由顾再同羞辱。

顾再同拿了一张纸给我,我看了一眼,纸上大体内容是:我万筱宇因吸毒毒

资不够,特向顾再同借款()元,因无力偿还,将自己典当给顾再同为奴。终生

听从顾再同吩咐。

这就他妈是一张卖身契,借了多少钱也没写,可这时候,因为毒瘾的发作,

令我无法考虑此事有什么严重后果,只想赶快吸食白雾。

签字按手印后顾再同将冰壶给了我,我努力的吸食着每一口,生怕漏掉一口。

顾再同看我眼里有些杀意,对我说到「别想着害我,你吸毒也被我录下,你

与你妈妈通奸的照片我也掌握,如果我死了,那这些东西会通过某种介质传播,

会让你们身败名裂,下场比我还惨。所以,你要保证我活着!」(我不知道吸毒

是啥样,就照着电视剧上来写了……毒品这东西,大家千万别碰。)

从马路走回家已经是凌晨了,听到开门的声音妈妈也起来了,妈妈看着我疲

惫的样子很是忧心「小宇?你这是怎么了?」对于妈妈的关心我丝毫不在意,看

着妈妈红光满面,想着自己受到的屈辱,我冷冷的对妈妈说到「不用你管。」说

完,我就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卧室,对于顾再同这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又臭又硬

的石头,我这种美玉不应该去跟他想碰撞,他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可以强奸我妈妈,

可以用毒品引诱我抓住我的把柄,在危难时候可以跪地求饶。那么,这样无下限

的人在政治上可能会走很远。

思考令我睡不着,我去楼下拿了安眠药,打开瓶盖的那一刻脑袋突然出现一

个奇怪的想法,如果把这一整瓶都吃下去会出现什么后果呢?也许会舒舒服服的

就一直这样睡下去,那样就再也不会被尘世间烦恼与毒瘾所折磨了,那对我来说

何偿不是一种幸福的解脱?要想彻底摆脱这一生都可能挥之不去的阴影也许只有

死路一条。

等一下,为什么我会想到死这一条路呢?事情还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因为

家庭背景,该享的福没少享,该吃的也吃了,该玩的也玩了,只是,该爱的人我

还没有去爱,父母的付出我还没有尽孝,为了我的家庭,为了我的修莉娜我也要

坚强的活下去。我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将毒瘾戒掉,不能再受顾再同的要挟,还

有要让妈妈认清顾再同。

第二天,我起床了,看到早餐下压着纸条,纸条上写到:不管你昨晚为什么

对我那种态度,或许是你心情不好,但是我希望以后不要发生了。最近有些事发

生或许到了应该告诉你的时候。

什么事?难道是妈妈被强奸的事?妈妈肯定不会说这个的,我也不去想了,

此刻的我只想着一件事——吸毒。

或许是自制力太弱,也或许是诱惑力太强,我脑子中无法忘记那种感觉,所

有痛苦苦闷抛之脑后,所有烦恼烦躁荡然无存。

我也知道这东西会久了会对身体产生有害作用,甚至会被抓紧戒毒所强制戒

毒,那将会非常可怕,可我又想到那些吸毒的,吸了那么久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我妥协了,抱着侥幸心理,心想在体验一次,次之后我在也不去碰触。

我来到某酒吧,听说这里有人卖冰,交了几万的保证金,他才给了我,还有

一个冰壶。我驱车来到附近的酒店,开了房间,又开始一口一口吸起来,飘飘欲

仙的感觉重上心头,心想,戒毒什么的,去你娘个蛋。

多少次醒来,多少次吸毒后兴奋着睡去,在酒店呆了几天,手中的冰被我用

完,我再一次去那买冰。

几天就这么荒废了,我想了想还是到楼下餐厅吃晚饭,吃的时候,顾再同打

来电话,我没接,想起顾再同心里就有点恼火,而在恼火的同时,我又想起了飘

飘欲仙毫无烦恼那种感觉,赶紧买单,跑到楼上接着来。

房门突然被敲响,我一紧张将冰掉在地上,我只好先将冰壶扔到被窝里藏起

来。从猫眼看出去,竟然是修莉娜,原来修莉娜在此酒店做服务生,刚刚看到我

禁不住思念跟随我而来,我见她也是十分思念,打开门,看着修莉娜满脸的泪痕,

我的眼睛也有些湿润。

「我好想你,娜娜。」我直接抱住了她。

「我也是,维修工。」修莉娜主动索吻。我配合着她。我一把将她拉了进来,

一个转身用小腿将门踢死。

「我还上班呢……唔……」我吻住她,不让她发出声音。

「唔……不干了……我养你……」我大喘气的说到。随后,我们两个几乎吻

到窒息,慢慢的走到了床边,此刻修莉娜轻轻的推了推我,问我道「维修工,你

对我是真心的吗?」「当然了,我对你的心可照日月,如果我有半句假话,让我

天打……唔……」修莉娜主动索吻,示意我不要继续说下去。

「那,维修工,我要跟你说件事,是关于你妈……咦?」修莉娜手碰触到了

被子下面的东西,话说到一半就拉开被子,看到了冰壶,这种电视剧上会看到的

东西修莉娜当然也会知道这是什么。

「你怎么会沾染上这个?」修莉娜怒气值瞬间到了最顶点「你知道吗,这是

害人的东西,曾经有个姐妹就为了买这个东西,倾家荡产,最后沦为妓女,你怎

么能碰这些东西呢?」「没事,我不缺钱。」我说到。

「你怎么还不明白,我说的不是钱,而是这东西危害很大,你不能吸。」说

着,修莉娜将冰壶高高举起,摔个粉碎。

「你……」气的我想打她,可我下不了手。

突然,修莉娜看到了桌子底下那一小袋白色的冰晶物体,修莉娜迅速跑了过

去,拿起来跑去厕所,扔进了马桶里,按下了冲水键,冰顺着下水道溜走了。

我冲到修莉娜面前的时候,修莉娜已经一气呵成,我重重的甩了修莉娜一巴

掌,修莉娜捂着红肿的脸颊哭泣着就向门口跑去。

「不许走,老子的火还没发泄」我拖住修莉娜,直接把她抗在肩上,她哭泣

着对我说到「臭维修工,放开我……放开我……」手不断的抽打着我的后背。

「卧槽,啪……」我又甩了修莉娜一下,直接将她的衣服撕开。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脾气会这么大,难道是因为吸毒而让我脾气烦躁?还

是因为最近我所受到的侮辱让我狂躁,我来不及去想,此刻,修莉娜的外套被我

扯下,衬衣被我撕碎,丝袜被我大力扯破,修莉娜的腿上被我拧的青一块紫一块

的。

「操死你,操死你」我没有任何前戏,直接插入到修莉娜体中。

修莉娜没有反抗,没有呻吟,只是在小声的抽泣「维修工,你为什么……会

变成这样?」「卧槽,你他妈给老子叫。」我感觉修莉娜不叫就是嘲笑我不行。

修莉娜把头一扭,嘴里死死的咬住被角,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虽然修莉娜不叫,可身体出卖了她,湿润的下体迎接着我的插入,龟头扩充

着肉壑,慢慢的我快要射精了,修莉娜也要到了,也明显感觉到了我要到了,对

我说到「我……我危险期,别……」修莉娜还没说完,我就射了进去,有点像强

奸的快感,但随后而来的是罪恶感,我知道修莉娜是对我好,而我却这么对她,

我无法面对,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轻轻说了句「对不起」我就逃离了酒店,因

为我不敢再去面对修莉娜那无辜的眼神。

顾再同的手机又响起来,我接通后「你他妈烦不烦?」顾再同一时错愕,然

后缓缓对我说到「xxx酒店,来吧。」我不知道顾再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

道是让我现场观摩他与妈妈做爱?我很忐忑的来到酒店,妈妈竟然真的与顾再同

在一起,只是并非我所想,两人相对而坐,见到我的到来,顾再同装作很热情的

对我招招手,妈妈也看了过来,对我喊到「我们在这。」我们?妈妈的确说了我

们一词。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妈妈示意我坐在她的外侧。

「什么事?」我叼起一根香烟,还没有点燃的时候就有服务生来阻止我,我

对服务生大喊「滚」,可能是看到顾再同与妈妈在一起我心里有怒气。

顾再同看妈妈不说话,对妈妈说到「那还是我来说吧」顾再同有看向我「小

宇,我把你吸毒的事告诉你妈妈了。」听到顾再同说出,我顿时惊在那里。

「小宇,你为什么会变这样?」妈妈满是忧心的对我问道。

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去问顾再同吗?如果我现在合盘拖出妈妈会离开顾再

同吗?我想应该不会,刚才妈妈说的是「我们在这」而不是「我在这。」这说明

妈妈在主观上早已把自己与顾再同看做一个整体。

「你为什么不说话?」妈妈说到「不行,我不能让你这样下去,我要送你去

戒毒所。」我还没说话,顾再同就抢着回答「不行啊,李阿姨,你送小宇去戒毒

所你还让他怎么活?以后背着瘾君子的名号活着这是负担,对您的名誉也是损失。

我会替您想办法的。「我现在掐死顾再同的心都有,就是不想让我戒毒,说

的那么好听干嘛。我心中对修莉娜的愧疚倍增,她对我好还还被我掌掴,还强迫

她上床。

「我不用你管。」我对妈妈说完就跑开了,不顾妈妈在后面的追赶。

跑出酒店我给修莉娜打了一个电话,可是修莉娜根本不接,我现在想戒毒,

吸毒只有几天,心理上我没有负担,只要能控制住生理上需求,那么我会戒掉的。

可此时此刻,我在愤怒之后又有想从毒品中寻找快乐的感觉,那种感觉很难

让人忘却。我该怎么办?手掌对着自己「啪」的一声。

可是疼痛的感觉也抑制不住我对那种感觉的思念。我摸着口袋里的冰,拿出

了冰壶,当要去吸入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修莉娜阻止我吸毒将冰壶摔个粉碎,我

想起修莉娜对我的爱,我不能让爱我的人再受到伤害,终究天理战胜人欲,心里

战胜生理,这是我戒毒路上的一个小里程碑。

我开着车,走到修莉娜家楼下,可是并没看到她,真想对她道歉,期间每当

想要吸毒的时候,我就大量抽香烟,虽然不过瘾,但是我也能慢慢的抑制住。为

了我的家庭,为了我的爱人,必须戒毒。我脑袋伸出车窗外大喊到「娜娜,我爱

你!」

一天内我没有碰毒品,只是香烟至少吸了十盒,别毒瘾还没戒掉,自己先被

烟草毒死了,还有顾再同用我吸毒的事来对妈妈进行打击是为了什么?

我想到的可能就是妈妈会不会跟爸爸说,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妈妈肯定也会

说顾再同如何不遗余力的帮助我,顾再同会得到爸爸的青睐,以后平步青云,操

翻白富美,出任CEO,成为人生赢家。

不,我要阻止这一切,毒瘾戒掉我也要装作吸毒,让顾再同觉得我仍然是瘾

君子,仍然容易被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