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主宰盛世】(02)

时间:2022-08-07 浏览量:4次

【主宰盛世】(02)

第二章(燕王府)

已是初春,但天气尚未转暖,虽然树木已有盈盈的绿意,但阴凉处还是有些

积雪,几支树叉在风中晃荡着,映着午后的暖阳。

「呼……」张轩明吐出一口浊气,眯着眼睛看着自家的园子,已经是弘德三

十五年了,他也已经八岁了。

这八年过的可不轻松,太子手段尽出,阴谋阳谋一个接一个的冲着自己来,

虽然圣眷不衰,但有几次要不是身边的小貂预警,估计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自家也不是没有准备,但自从三道入京后,那号称算无遗漏的算道人直接就

被请进了东宫,自此以后自家就处处被动。

崔家也是大肆招贤纳士,但还是只能勉强招架太子的攻势。

直到崔曼雪地位逐渐提升,逐渐得到崔家信任后,并掌管了一些权利后形势

才好了许多。

张轩明招了招手,一道紫色的身影从园子里冲出来,几下就爬上了张轩明的

肩头。

那是一条极其灵动的紫貂,小眼睛狡黠的眨着,偶尔灵动的转着观察四周,

甚是可爱,尤其是一身漂亮柔顺的皮毛,让人忍不住摸上去。

「殿下,这外面天寒地冻的,还是进屋歇息吧。」身后的一个小太监走上前,

躬着身子说道。

「再等等,大富,让我好好逛逛…」张轩明兴致却很高,前几天他刚请求父

皇出宫游玩,昨日弘德帝就下诏赏了他一座王府,以后愿意可随意选择住哪。

有了这座王府,自己就可以组建自己的小势力了,张轩明暗暗想到,在宫里

到处都有别人的眼线,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受着别家监视。

现在好了,整个王府里都是自家的心腹,身后的小太监更是从小照顾自己,

身家清白,从小进宫,只知道自己姓海,被自己起了个戏谑的名字,叫海大富。

可惜现在没人懂得这个名字的含义,张轩明也只是聊以自娱罢了。不过海大

富自己倒是欢喜的跟,毕竟是侍奉的王爷亲自取的,看来自己深得王爷信任啊。

肩膀上的小貂对小太监呲了呲牙,然后傲娇的一扭头,从张轩明肩膀上跳下

来。

小貂前脚刚着地,一股莫名的波动就在空气里传开,小貂和周围的空间也一

阵模糊,等空间再度变的清晰,小貂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个穿着紫色侍服的小萝莉,紫衣上点缀着玄色的花朵,中心一

点暗红的花蕊,看起来十分妖异。

萝莉有着长长的头发,但全都被她母亲梳起来,用一根玉钗扎到头顶。长长

的睫毛下面是一双明亮似月的紫色眼眸,樱嘴两旁是些许婴儿肥的脸庞,萌萌的

甚是可爱。

「轩明哥,咱们出去玩好不好…」萝莉拉了拉张轩明的衣袖,嘟着嘴请求着,

紫色的眼眸里满是渴望。

「明天吧,明天我带你出去逛逛。」张轩明摸了摸萝莉的头,「今天我得看

看这王府,刚搬进来,事不少呢。」

萝莉撇了撇嘴,把张轩明的左手拉到怀里来,半依着张轩明边走边看着园子。

……………

「这家的原主人倒是会享受…」张轩明一屁股坐到榻子上,看着面前的园林

说。

林子虽无春夏的绿叶丛丛,但覆着些许积雪的曲径和怪石假山却也能看出园

子的精致。

张轩明满意的点点头,扭头让海大富拿个暖炉和皮衣来,小太监弓着腰退下

去吩咐。

「这原来可是一江南富商花费巨资建造的园子,后来献给了富商在朝中的靠

山,再后来那靠山因罪入狱,这园子就到了朝廷手里,最后终于便宜了你。」萝

莉扑到张轩明怀里,扭着身子找个舒服的姿势,嘴上还不忘讽刺自己的饲主。

「是,是…什么好东西到我手里都是被糟蹋的命。」张轩明笑着弹了弹萝莉

光洁的额头,低下头嗅着怀里人身上的香味,惬意的眯上眼睛。

小萝莉缩在张轩明怀里,小嘴一张就啃上了张轩明的脖子,尖尖的虎牙蹭了

蹭皮肤,不小心划出一道浅浅的红印。

萝莉心虚的看了看张轩明一眼,低下头伸出粉红的香舌舔舐着红印和周围的

皮肤。

张轩明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柔软与温湿,两只手也在萝莉身上游走起来。

右手隔着衣料勾着萝莉的大腿,小萝莉也就只能向左侧着身子趴在张轩明身。

左手则拍在萝莉的小屁股上,就算隔着衣物张轩明也能感觉到萝莉小屁股紧致的

弹性。

张轩明稍微调整下姿势,左手顺着小屁股向股沟滑去,萝莉感受到衣物都向

自己私处挤压,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唔…」小萝莉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抬起头来,俏脸上已有团团红晕,深

幽的紫色眼眸带着情意看着眼前人。

「滋…滋…」张轩明一口吻住了萝莉的樱唇,舌头在萝莉嘴里搅动着,萝莉

腮部微微鼓起,几道银丝从萝莉嘴边流出来。

「殿下,又在玩弄我们家貂儿呢!」身后传来一道黄鹂般的女声,清丽的声

音中带着几分欢喜与宠溺。

独特的音质让张轩明立刻从脑海中显现一道倩影,崔曼雪,自己身上貂儿的

母亲,自从自己出生就在母妃身边,据说是在母妃怀着自己的时候投靠过来,随

着时间的流逝现在已经深得母妃信任。

自己从小就与紫貂一起长大,小时候母妃与婉娘有事不能看护自己,都是把

自己交给白貂照顾,其他的宫女太监并不能得到母妃的信任,从某些方面来说,

自己的母亲不仅是母妃,很大一部分也是这白貂。

张轩明也知道,崔曼雪能得母妃的信任不仅仅有自己的因素,排除崔曼雪自

身的能力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崔曼雪也是母妃的入幕之宾。

他现在还记得崔曼雪第一天侍奉母妃的情景,当时自己才刚三岁左右,那天

晚上崔婉婉躺在床上,紧紧的抱着自己,一对丰乳压在自己脸上,俏脸上一幅被

玩坏的表情,美丽的丹凤眼无神的看着帷帐,樱嘴张着,嘴里的银丝流的满胸都

是。

修长的双腿夹着崔曼雪的脑袋,崔曼雪则舔吸着崔婉婉的小穴,手指不时轻

轻插进崔婉婉的菊花,手口并用侍奉着。

旁边的婉娘早就昏了过去,双腿还不时颤抖着,等母妃也尖叫着昏厥过去后,

崔曼雪才慢悠悠的起身,吞下口中的淫水。

然后崔曼雪看到了母妃怀里的自己,笑眯眯的把自己抱起来,伸出香舌把自

己的身体舔了个遍。

当时崔曼雪吮着自己又小又软的肉棒,小拇指则按压着自己的菊花,一阵阵

无法言说的快感直冲脑海,自己当时就失禁了,从肉棒里喷出来的尿液则都被崔

曼雪一滴不漏的吞进了肚子里。

等到几年后自己的肉棒刚能坚挺起来,自己这世中的第一发就贡献给了崔曼

雪的樱唇,紧跟着的第二发则被小萝莉吞进了肚子。

「呦,想什么呢,我的殿下。」一阵香风扑鼻而来,打断了张轩明的回忆,

一个身穿素衣,上面绣着绿叶黄莺的美妇侧已经侧躺在了张轩明的身边。

美妇与萝莉有着八分相似,只是脸蛋较萝莉偏瘦一边点,等萝莉长大后,脸

上了婴儿肥消失,二人站在一起便看不出是对母女了,只道是对绝美的姊妹。

「哪有,只是想起了小时候跟雪姨的趣事。」张轩明失笑,随口解释了一句。

「喔,那殿下便与我说说是何事让你连我都忘了。」美妇却不依不饶,身子

紧贴到张轩明身上,胸前的硕大已然压在了张轩明的胳膊上,衣物都好似要被挤

裂。

「当然是与雪姨欢好的事啦!」张轩明打个哈哈,腾出手来从美妇腋下伸过

去,一把抱住美妇,那只手也不闲着,握住美妇的丰乳揉捏着。

美妇见自己被抱在怀里,胸前的软肉也被冤家肆意的玩弄着,而自己的女儿

则视而不见,反而挤了挤自己,跟自己侵占冤家的怀抱起来,心里不禁一阵无奈

与好笑。

「你这小浪蹄子只顾着自己爽快,自己娘亲被人侵犯也不拦一下,反而跟娘

亲抢起来。」美妇捏了捏萝莉的小翘鼻,嗔怪的说。

萝莉却是冷冷一笑,嘲讽着说「我要是不跟你抢,等会就只留你在轩明哥身

上浪叫『亲哥哥,再快点!』,哪里还轮得到我。」

美妇见自己女儿学自己叫床的淫言浪语,脸上不禁一红,报复似的伸出玉葱

般的手指伸进女儿嘴里搅动,「就你话多,那这次就你先来,以后见了淑妃大人

可不许乱说。」

萝莉吐出母亲的手指,几丝泛着银光的口水还连着手指和嘴唇,萝莉也不擦

拭,给母亲翻了个白眼,「哼,淑妃大人岂会不知你那些腌臜事,要不是淑妃也

想……」

「好了好了,母女两个吵什么吵」听萝莉讲的越来越暴露,张轩明赶紧捂住

萝莉的嘴,岔开话题,「不过,貂儿,你从哪里学来这些市井俚语的。」

萝莉也知道自己差点失言,哼哼两声不说话,也不回答张轩明的问题。

「好你个小貂儿,本王问的话都不答了,你说该当何罪!」张轩明也不恼,

笑着对美妇说。

「就判她个大不敬,罚她给殿下泄欲!」美妇也咯咯的笑起来,手指轻轻一

划,萝莉身上的衣物就自动解开,从凝脂的皮肤上滑下来,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

「啊!」萝莉一声惊叫,还想遮掩下春光,张轩明就伸出手指从萝莉股沟往

深处一按,萝莉浑身就没了力气,软绵绵的靠在张轩明身上。

美妇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二人玩闹,手下则迅速的解开张轩明的亵衣,露出

坚挺的肉棒出来。

美妇先撸动了几下,然后俯下身子把肉棒含进嘴里,舌头仔细的舔弄着棒身,

手指则轻轻揉捏着两个软蛋。

待到肉棒全部都沾满了美妇的津液,美妇才满意的放口,抬头看向女儿。

萝莉撑起身子,把一条腿迈过去,两条白嫩嫩的大腿跪在榻子上,长着稀疏

疏几根毛的小穴就正对着肉棒。

旁边的美妇也坐起来,一手握住肉棒,另一只手撑住女儿的后腰,缓缓向下

压着。

「嗯……」肉棒缓缓插入萝莉紧致的粉穴,虽然不是第一次被插,萝莉还是

感觉一阵撑开的疼痛。

随着肉棒完全被小穴吞没,萝莉白玉般的身子也泛出阵阵粉红,小脸更是羞

的通红,看的身边的美妇不是发出笑声。

「啪!」的一声,张轩明双手打在萝莉两瓣屁股上,萝莉也呻吟一声,知道

要来了,绷紧身子等待抽插。

萝莉双手扶着榻沿,两眼水汪汪的看着张轩明,张轩明笑笑,握着萝莉屁股

的双手开始向上拉,萝莉也顺从的抬起胯,从半坐姿变成了跪姿。

张轩明狠狠的向下一压,出来大半的肉棒就迅速插进萝莉小穴中,萝莉痛呼

一声,幽怨的看着身下的人。

感觉到萝莉的不满,张轩明却丝毫没有轻柔点的想法,双手更是换了个位置,

大拇指抵在萝莉胯前,四指捏在萝莉腰上。

萝莉瘦小的身躯让张轩明恰好把住胯部,感觉到姿势正好后,张轩明开始迅

速的抬起落下手臂,连带着萝莉的胯部也迅速上升下落,肉棒在小穴的吞没下时

隐时现。

「呃……啊……哥…哥……轩明哥………嗯…啊……」萝莉皱着眉头,下身

的疼痛和快感一起传来,让小脸更加楚楚动人,「啊……轻…轻点……啊……呃

…啊……嗯……」

「啊……啊………好爽……呃……」萝莉闭着眼双手抓着榻沿,时而绷紧,

时而无力,身上的汗水出了一层,胸前一对小山包也上下颤动着,以后的高耸已

经初见雏形。

「唔…………」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萝莉天鹅般昂首,身子向后仰成一道

优雅的曲线,小穴里爆发的热乎乎的粘稠液体让她无可避免的高潮颤抖。

「呼……呼……」浑身一阵颤栗后,萝莉瘫软在张轩明怀里,二人喘着粗气

休息,这时,一个软湿的东西靠近了二人的私处。

肉棒还未从萝莉小穴里拔出来,但二人混合的淫水则顺着缝隙缓缓流下来,

美妇早就匐在这里,伸出香舌一点点把淫水卷进嘴里吞下。

「嗯……」萝莉轻轻提胯,有些疲软的肉棒从小穴中滑出来,连带着粘稠的

白浊也流出来,美妇连忙握住肉棒舔起来,手指和香舌不停挑逗着,不一会被舔

的亮晶晶的肉棒又坚挺起来。

美妇扶着萝莉让女儿躺到榻上歇息,自己则跨到张轩明身上,伸手解开身上

的衣物,饱满的乳房即刻弹跳出来,两颗粉嫩的乳头与白皙的乳肉相映成趣,美

妇熟练的握住肉棒,向着冤家妩媚一笑,伴随着一声悠长的呻吟,小穴撑开吞尽

了肉棒,不久后,雨打芭蕉,莺啼燕转之声传来,在初春时节别有一番趣味。

——————————————————————

京城仍是春寒料峭,扬州城却已快柳条飘飘了。城外的官道上行人如织,其

中不乏有人数众多的商队,但有支队伍却是引人瞩目。

那队伍不过两辆马车,周围跟着几骑,但那骑马的人看起来却于普通骑手不

同,人人身上都有股肃杀之气,之间的位置更是暗合军阵之道。

中间的马车中人掀开车帘,好奇的看着周围风景。那是一只萝莉,虽然年幼,

但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神似天上仙女,宛如随风摇曳的柳枝,只是眉宇间透着

一股憔悴,但仍能看出小萝莉的兴奋与好奇之情。

「父亲,这便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扬州城吗,看起来与京城

也无甚区别。」萝莉放下车帘,转头对车厢里的人说道。

那人体态修长,长相儒雅,虽然坐在颠簸的马车上却也是坐的端端正正。那

人笑着摸了摸下颔的胡须说到「颦儿,咱们这是从陆路坐马车而来,若是乘船,

想必扬州城的繁华会让你大吃一惊。」

萝莉撇撇嘴,继续问道,「父亲,咱们是要在这扬州待几天啊?」

「几天?」那人苦笑的摇摇头,圣上的事办不利索,待上几年都有可能,自

己虽被任为扬州巡盐御史,但圣上却暗地让自己节制江南盐事,看来圣上虽老,

雄心不减当年,这是要从盐科开刀了,自己为报答知遇之恩,也就只能当回刀刃

了。

见父亲又陷入沉思,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小萝莉不满起来,躺入身边母亲

怀里,生气闷气来。

看着怀里的女儿,车上的贵妇人笑了笑,嗔怒的瞪了自己相公一眼,「如海,

还没到扬州城呢【主宰盛世】(02),公事等上任再说。」

男子失笑,揉了揉女儿的头,目光看向京城的方向,透过车厢,越过千山万

水,不知那位坐在龙椅上,眼看江山盛世的老人,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