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2023年最新更新】解剖献品

时间:2023-01-21 浏览量:1次

幸好白井只把自己理成光头,并沒有碰夏子的长发。

切断电源,把埋发器扔在桌子上。

勃起的阴茎逐渐萎缩。可是还不放心。现在正知道他不是单纯的变态,而是精神异常者。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事,已无从判断。

变成秃头的样子,更让人害怕。在太阳穴冒出的青筋,神经质的抽搐,白眼球上也冒出血丝,虽有嘴角无力的松弛,形成可怕的微笑状,口水从嘴角流出,再也沒有一点知识份子的样子。

白井已经是痛子,随时都可能做出意外之事。

夏子认爲,保住生命最重要,不能再度反抗他。

夏子仍旧动弹不得,有数十支河蟹闻到浇在胯下的汤味,一面观察白井的动静,一面向夏子爬过去。

这个无耻的教师在想什么昵想做什么呢夏子实在搞不清楚。

无论怎么想,只有恐惧感,好像不是强奸就能结束。

河蟹受到场味的引诱,更向暴露的胯下集中,夏子的恐惧感达到极点。

??「嘿...你有这样美的脸孔,还真能说出那样淫猥的话

,害得我射精了。」

白井用兴奋的口吻说着,又在夏子,旁边坐下。然后把半勃起的阴茎压在右乳房上,沾上那里的精液,像用画笔绘图一样在那儿摩擦。

??「啊...不要...」

夏子含泪的大眼睛变得更大,但声音软弱无力。

阴茎再度勃起,龟头沾上精液,发出光泽。

此时,白井抓住在地上爬的一支河蟹,放在乳房的肉丘上。

河蟹约有二公分长,属于小河蟹,停在乳房上不动,脚尖陷入柔软的肌肤里

??「我怕...不要这样...」

夏子拼命喊叫时,河蟹急忙爬到肉丘的斜面。

白井用阴茎追赶,月如蛇在水里游泳般,挡在河蟹的前面。河蟹向左右逃跑,爬下乳房就遇到绳子的阻挡,爬上乳房又有阴茎追赶。

??「你不要...那么...」

??「把河蟹拿开!」

??「是这样」

白井抓住河蟹,但反而放在乳头止。

??「不要...不要这样...」

??「不要吗嘿嘿...真好。这种惨叫声,会煽动我的虐待狂。」

白井扭曲嘴角后,用另一手揉搓乳房,乳房像软式网球,忽而凹陷,忽而变园。

??「夹住会很痛的...」

白井一面恐吓,面把河蟹靠近。河蟹像受过训练,适时的张开有齿的剪刀。

??「啊...唔...」

明知这样叫也只是使白井更高兴,但夏子还是不由得发出呜咽声。

??「唔...嘿...原来是这样害怕啊...」

从白井的眼里冒出虐待狂的光泽。白井把手上的河蟹在夏子面前晃动一下,然后扔进置于双腿间的烧杯里,瞬时便变成炸蟹了。

怎么会这样...这个人还要做什么...

眼睛无法离开白井。

可是,夏子的视缐还是离开白井。夏子的身体僵硬,把来到嘴边的尖叫声吞回去。又是河蟹,不知何时有一大群河蟹集中在夏子的胯下。

精神异常的白井固然可怕,举起剪刀的河蟹也很可怕。

有的河蟹把脚踩在大阴唇上。有的河蟹高高举起剪刀像在喊万岁。耻丘上有河蟹重叠,好像形成一支大毛蟹。可能是吸吮沾在阴毛上的汤汁。谁能知道何时会用剪刀夹肉。柔软的阴唇,轻易就会割破吧。

夏子已发不出声音,几乎要昏过去。

不知从那里学来的,白井好像有令女人恐惧的才能,只默默的看着夏子害怕的表情。

??「我怕...求求你...快把河蟹拿开!」

??「真的这么害怕吗嘿嘿...说的也是...用这个剪刀夹住,就不只是痛了...」

??「不要说了...快一点...」

??「我答应你的要求,什么事都肯听我的吗」

??「...」

夏子有些犹豫。如果答应了,必定有更残忍的遭遇。

可是只有答应了,将来的事情不如现在的问题重要。

??「你看如何呢要河蟹夹阴户,还是听从我的话...」

??「啊...我听从你的话...现在快把河蟹拿开吧...」

??「嘿...是这样吗我本来想看河蟹夹破你的阴户后,你哭叫的样子。现在你既然答应了,好吧。」

白井把夏子胯下的河蟹抓住,一个一个丢进烧杯里变成炸河蟹。

??「现在说给我听好玩的故事吧,我会一面听故事,一面吃炸蟹。」

白井从皮包里拿出筷子。

??「还有河蟹...」

耻丘上还有河蟹。

??「不要这样急,在这里的不危险,只会乖乖地吸吮在阴毛上的汤ピ迤归。」

白井说完,从烧杯里夹出炸蟹送入口中。

??「你...要我说什么呢」

??「你是几岁时失去处女的」

怎么回答这种事,真是变态的无耻教师...

夏子在心里怒骂,但现在只能顺从。

??「十九...」

??「十九岁这样晚就不够意思了,那么对方是什么样的男人呢」

??「是我的丈夫,我十九岁结婚的。」

??「开什么玩笑,你不会还撒谎到如今只有和丈夫性交吧...」

白井把筷子扔在地上。他愤怒时,说话又恢复正常。大概只有在发生性欲时,说话的口吻会变成语无伦次,现在握紧的拳头在发抖。

??「不要这样说...我不是会有外遇的女人。你问我,我只是诚实的回答。你认爲我说谎比较好吗」

??「哼!和丈夫的事沒什么意思,不过,反过来说,也证明你很纯洁,阴户也沒有肮髒。我听,你说吧,你丈夫是怎么样占有你的处女...当时感到很舒服,还是因爲初次,紧张得毫无感觉,坦白的说出来吧。」

??「这...我说不出来...」

强烈的羞耻心,使夏子不由得反抗白井的要求。

??「什么...你不能说...」

白井抓住耻丘上的河蟹,用剪刀在夏子的乳头上碰几下。

??「啊...不要啦...」

河蟹的剪刀比什么都可怕,吓得夏子的汗毛倒竖。

??「看这样子,要买的来一次了。刚刚说答应,就立刻反悔...」

白井自言自语的说过后,扭断手上的河蟹的剪刀,然后用手分开剪刀,夹住夏子勃起的乳头。

??「痛啊...」

像蜥蜴的尾巴断了后还会动一样,充分发挥河蟹剪刀的效用。

??「不要惹我生气,另一个乳头要不要也夹上」

??「我说...快把剪刀拿走吧...」

??「不行!这是你抗拒的处罚。就这样说吧。失去处女的那一夜是什么情形。」

夏子流下泪水,乳上感到疼痛。尤其要把夫妻的隐私说绐儿子的老师听,耻辱几乎使夏子的心要爆裂。

??「蜜月旅行的去欧洲,第一个晚上是在罗马...」

夏子只好含泪道出。白井拾起地上的筷子,又开始吃炸蟹。

??「可恨!在有圆形演技场的罗马旅馆过初夜,真够罗曼蒂克。不过,这些事并不重要。这一夜,穿纯白的睡衣吧,下面的三角裤是什么顔色呢」

白井说话的口吻又开始异常。吃完炸蟹,一面问,一面抚摸夏子的脸。

??「是...白的...」

??「是透明的吗」

??「是普通的白内裤。」

??「普通的你骗我!」

正在嚼炸蟹的白井的嘴突然停止。张开嘴用手指把夹在牙缝里的河蟹脚拔出来,扔于地上。

??「不...沒有说谎...」

夏子沒有说下去,因看到白井的脸夹抽搐,知道他对这个答案不满意。

??「那有新娘在洞房花烛夜之日穿普通内裤的」

即使说谎,也需要说出使这个男人高兴的话吗应该说有刺绣的花纹,透明的黑色三角裤吗可是谎言被拆穿时,又不得了。白井好像憎很女人,不久前就说女人都是骗男人的... .

??「可是...真的是那样沒办法的...」

夏子一本正经的说出实话。

??「哼...真沒用,你是想表示自己的纯洁,好让丈夫爱你吧。」

白井看到夏子的泪水,自这自语似地说...

??「好吧,你今天穿的也是白色内裤...后来怎样,是自己脱掉内裤吗」

??「不...是丈夫...」

??「哦!原来如此,那时候你还装出乖女孩的样子,让丈夫替你脱...那时你赤裸了吧...在明亮的台灯下,初次让男人看到你的乳房和阴户吧...」

??「这...这...」

??「这什么,被看到以后你不是很高兴吗还扭动屁股,要求快点插进去吧。」

白井这样说时,夏子真的想起那一夜的情景。越这样受到白井的羞辱不知爲何,心情反而兴奋。第一次把裸体呈现在丈夫面前的羞耻感,身体受到温柔爱抚时,激动的心几乎要爆裂...那一夜的兴奋和羞耻感再度复苏,下半身开始搔痒。

??「你丈夫看到你的阴户,说了什么...」

那一夜丈夫看到夏子害羞的模样,一面说「你真可爱」,一面抚摸乳房。

不久轻抚乳房的手,慢慢下移。夏子的心跳激烈,用力闭紧双腿,颤抖的手盖在胯下。

丈温柔的拉开夏子的手,用火热的眼光凝视三角形的耻丘,然后用手分开夏子的双腿。

用感动和舆奋的眼光凝视夏子的肉缝,还用颤抖的声音说「真有魅力啊」,随即把嘴唇贴在那儿。

怎么可能把那种感动,把夫妻间的隐私告诉別人呢

??「你不能说吗」

白井露出冷笑

,在耻丘上的河蟹中选出最大的,恐吓夏子要夹另一个乳头。

??「啊...连那种事也要...」

夏子本来准备说的,可是白井已经把河蟹压在阴毛上摩擦...

河蟹把剪刀举起在头上,挥动着开始净扎,河蟹感到恐懽,但的动作对夏子造成恐吓。

??「我...我怕不要啦!好痛...」

白井准备拿开河蟹,然后送到夏子面前更吓唬她。

然而,河蟹用剪刀紧紧夹住卷曲的阴毛,用力拉也不肯放开。

??「可恶的家伙!」

白井愤怒的用力拉,剪刀从根部裂开,夹住耻毛吊在耻丘上。

??「哎呀...」

夏子发出悲叫声,看到吊在耻丘上的红色剪刀,终于鸣鸣地哭出来。

??「嘿...妙极了。这是河蟹剪刀的装饰品,放在这里很漂亮。」

白井说完,把另一个剪刀也从根郜扭断,丢在地上,然后竟然把活的河蟹,强行钻入膣口内。

肉洞里已湿润,把活的河蟹塞入深处。

河蟹的脚并命挣扎,刮到柔软的粘膜,对河蟹而言,也是大问题,最大的敌人是白井的手指。

河蟹可能以爲进去巢穴,拼命向里面钻,遇到子宫口,就想把脚伸进去。

这样的刺激使夏子难以唿吸,恐懽感从下半身沖向脑顶,摆动被捆绑的身体,痛苦的摇头。

??「啊...」

发出分不清是悲哀或娇柔的尖叫声,翻起白眼昏过去。

不知昏迷多久,可能是一、二分锺,应该不是很长的时间。

恢复清醒时,从脚下听到卡吱吱吱的声音。身体还是被捆绑,乳头上的剪刀和阴毛上的剪刀依旧。

夏子拼命擡起上半身。

白井已经把酒精灯和烧杯拿走,盘腿坐在夏子的脚边。刚才听副卡吱吱吱声音,是白井吃炸蟹的声音。

夏子想起昏迷前的情形。

不知河蟹是不是还在里面无论如何无法忍耐下去了,必须从这个疯子的魔掌中逃走。

正这样想之时,一股强烈的快感从夏子的后背沖上脑顶。

原来河蟹还在里面,而且不只一支,好像强迫塞入三支左右,但沒有感到疼痛,反而有一种快感。

??「啊...唔...」

夏子虽然全身鸡皮疙瘩,但是发出不应该有的淫浪声。

??「嘿...脸孔是高贵的夫人,有性感时还是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哪。」

向疯子说什么话都无用,夏子仅投以锐利的眼光,沒有开口说话,紧抿嘴,决定再也不发出淫浪声。

可是河蟹仍旧在里面蠕动。膣壁和子宫口都受到河蟹的骚动。河蟹可能误以爲这里是巢穴,想继续向里面钻。

不会是带着剪刀塞入膣内吧...会不会伤害到子宫昵

不安和恐懽感益发强烈。夏子在下腹部用力,缩紧膣壁,河蟹立刻像预知地震的鳗鱼一样开始蠕动。

从子宫向全身産生难耐的快感,忍不住要发出淫浪呻吟声,夏子咬紧下唇。

白井可能已看出这种情形。

??「你已经醒过来了,就谈谈刚才的事吧。因爲你不肯坦白说出来,才会变成这样...后来你先生看了阴户,说了什么话昵」

白井露出阴邪的笑容问。

??「我说...我会不怕难爲情的说出来...所以快把河蟹拿出去!」

??「嘿...不用担心,不用我拿出来也会出来的,嘿...这真是美好的景观,世界虽大,但能看到从阴户爬出河蟹的人,还是少见吧。」

剪刀被拿掉的河蟹,从阴户爬出来,首先从肉洞口伸河蟹出的细脚,当四肢细脚全出来后,河蟹的身体推开阴唇,爬出来,这样一支跟着一支从肉洞口爬出来。「你快说吧...」「里面还有。」

白井催促她说出洞房花烛夜的情景时,夏子很苦闷的扭动屁股,表示里面还有河蟹。

??「我知道,因爲是我放进去的...现在还是快点说吧...你先生说了什么呢是不是说很美,很可爱呢...看到这个好色的阴户,是不是兴奋的说要舔昵..」

??「啊...唔...」

夏子又发出甜美的哼声,在肉洞里蠕动的河蟹,因爲言语引起羞耻感的淫猥行爲,洞房花烛夜的回忆,在胯下抚摸的河蟹的手...每一样都给夏子带来强烈的刺激。

啊...不论对我多么残忍,也无法反抗了。被迫说出羞耻的话,肉缝被他弄任意玩弄。但绝对还不止于此,身体大概会被这个变态教师任意玩弄...

越这样,夏子的脸颊越红,下半身也不由得搔痒起来。

啊...这是爲什么...受到这样的羞辱,爲什么还会産生快感...

此时,夏子心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被虐待狂的体质。

??「你快说...你的丈夫到底说了什么」

白井的手指活动更快,一面捏弄红豆大小的阴核,一面追问。

??「唔...他说很有魅力...」

??「嘿...他说有魅力吗看到这个有一堆毛的阴户,他说有魅力吗嘿...你丈夫也是个好色的人,很俗气的家伙...然后是不是就在要这里舔昵」

??「不...沒做那种事...」

??「开什么玩笑!看到这样美女的阴户,那里还有不舔的男人,既然说出有魅力,一定会想舔的。舔你的这里了吧他用手指把阴唇分开,先闻那儿的味道,然后用舌头舔了吧」

??「啊...我不能说啦...求求你...饶了我吧...」

??「你不能说就表示舔过了吧,舔到时你有什么感儿呢」

??「已经忘了...」

??「你不要说谎!即使现在,还是经常舔的。」

白井听了夏子的话,似乎也兴奋起来,手指在湿柬嵴峭l}内扭动。

甯静的理枓教室里,响起吱吱的淫糜声,白井的胯下物很快变硬挺起。

??「伿是感到疼痛。」

??「血...有沒有出血」

??「有...」

??「你说痛,是那里痛呢」

白井把第二根手指插入肉洞,内一面谈话,一面享受肉洞里湿湿粘粘的滋味。

??「那里...我也不知道...」

??「肉洞还沒有贯通,这个地方的肉是不是还存在,连一根手指都插进去哩,你丈夫把阴茎插入时,是不是又痛又高兴的哭了呢」

白井的手指夹住河蟹,河蟹的脚拼命挣扎,刺激到膣壁的粘膜。

??「啊...啊...」

强型的快感,使得夏子忍不住扭动屁股。

而且这个变态教师说的都是淫语,夏子从末听过有人说那样的话,丈夫在性交时也很绅士化,不曾说过淫猥的话。

??「这里已经能轻易的进去了,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事...让丈夫插进去好几百次,而且又生了孩子...」

白井仍说些淫猥的言词,同时从肉洞里拿出河蟹绐夏子看,然后竟然把沾上蜜汁的河蟹,活生生的丢在嘴里咬碎吞下去。

??「啊...啊...」,

那种变态的模样,使夏子忍不住发出尖叫声。

白井又把两根手指插入肉洞内,不停地扭转。指尖在子宫口上摩擦。

??「虽然痛,但很好吧,第一次时,每一个人皆如此。以后慢慢习惯时就越来越舒服。疼痛和恐懽,不知不觉的被快感取代。」

白井自作主张的说...

??「那么,我来让你想起来吧,是不是这种感觉」

白井的手指从阴核滑到阴唇。他的动作像茌那里用舌头舔一样。

??「啊...啊...」

??「嗯...真是丰满的阴唇。那个时候,还沒有这样的发育吧。」

??「啊...不要这样...」

??「怎么样想起那时的感觉吗」

??「啊...」

??「对...就是这样。想起来了吧...你!说说看...舔到阴户时是什么感觉」

??「那里...舒服...」

白井一面抚摸成熟的阴唇,一面把阴唇向左右分开,手指进入肉洞中,享受那儿的湿润感觉。夏子伸直修长的双腿,淫荡的扭动屁股。

??「不等,还要淫荡的说...你要说夏子的阴户被舔时,非常的舒服...」

白井把食指插入肉洞内,用指尖恐吓遗留在里面的一支河蟹。

手指追逐河蟹而插入到根部。

河蟹逃到最深处。在此一异常,状态下,夏子还能知道自己的肉洞里变成湿湿粘粘的。

爲什么受到这样的虐待,里面还会湿润...!这个答案好像只有夏子是被虐待狂。

啊...绝对不能産生快感。可是该怎么办...现在竟然想把淫荡的话说出来了。以前在厕所里看到髒字,都会闭上眼睛的...

??「啊...夏子的阴户被舔时,非常的舒服...」

这样大胆的说出来后,身体像有火在体内燃烧,下体産生强烈的搔痒感。心跳加速

,唿吸困难。

??「啊...你是不是湿淋淋了,好极了,你果然是被虐待狂。再说,失去处女的刹那,是什么感觉呢」

夏子任由白井的手指在肉洞里活动。听了白井的话,感到紧张。

他在说什么呢好像不是谈失去处女的话题了...这个变态教师是不是说起虐待狂和被虐待狂的事...

夏子看到河蟹的剪刀仍夹在乳头上,还是感到疼痛,真不希望再受到虐待狂的折磨。

可是,就在这刹那感到耻丘疼痛,身体用力向后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