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换妻小说

【2023年最新更新】哪咤同人0104

时间:2023-01-21 浏览量:2次

第一章

摘星楼上放狐归山,再到封神榜揭,偶下凡尘,却被妖气暗污的混天绫暗算

得手,毛茸茸的狐尾得意地拍打起少年的屁股,妖精应是想要再陪少年玩玩,而

不是爲旧恨报仇。

她纤白修长的粉指在哪咤倒映月光般的洁白嵴背上左右游移,桃红的动人唇

畔勾出一抹邪媚弧痕,假死在摘星台后的数年,曾经母仪天下的狐美人从未如今

日这般雀跃。

「你杀了我吧!」少年敏感的肌肤在暧昧的夏夜中不可见地微微颤动,扭过

头来,一张秀美绝伦的小脸满是屈辱的绝望。

「杀了你」停下了势在必行的调戏,食指缓弄三太子光洁的下巴

,她再度

弯起柔唇,「啧~ 如此动人的姿色,未免也太浪费了。」

说罢,妲己随手从一旁的深口圆底花瓶中抽出一根长翎的羽毛,柔软的绒毛

在莲掌的牵动下于囚徒的背部拂来落去……于是,一阵又一阵骚痒开始挠弄着哪

咤的神智,不知爲何,本来微冷的空气似乎变的火热,还是燥热的根源本就发自

内心

「小东西,你知不知道你的触感好像牛奶色的丝绸,真叫姑奶奶我着迷啊~ 」

调情的话语伴随芬芳的呵气在奴隶的耳旁厮磨。下一刻,他感到自己的耳垂被一

团湿软包围,刹那间,不禁全身打了个激灵。

「小东西,你很敏感喔……」妖冶欢喜,妲己顺着媲美白瓷的脖颈仔细吻下,

赠给他一路粉红的湿滑痕印。

「不要!」托塔天王的儿子终于惊慌叫喊,奋力挣扎,可得到的回应却仅有

铁链吝啬的碰撞,浑然不知自己蠕动的雪白身躯在玫红牙床上献给妖姬视觉上多

麽大的妖艳魅惑。大概也只有当年我亲自魅惑商王的时候有这份姿色吧~ 不无得

意的浅笑在狐精嘴畔绽放。

「小东西,不要弄伤自己哦……」瞄了一眼被铁环摩擦得发红的手腕,风骚

別緻的女子似乎并沒有帮助解开的打算,醉人凤眸闪过可比飞瀑的潮欲,红酥手

不再迟疑,急不可耐地掰开白嫩高耸的臀瓣,让惯于羞怯的菊蕾赤裸裸的展示在

她的舌下。

「不……」喉间发出绝望悲鸣,紧闭的双眼奔流羞耻的泪花。

「唷,怎麽就哭了,姐姐会心疼哦……宝贝,让我来好好调教一下,让你知

道什麽是极乐……」挑着勾人的语调,美人低下头,伸出舌苔,细腻留情,舔拭

按摩皱褶的处子漩涡,一圈之后又接一圈……

异样的湿软酥麻沿嵴柱送达灵台,少年细白的皓齿紧碾唇瓣,抵抗那一波又

一波足以让他沦入地狱的刺激……「不,不要!……你,你不能……哦……」哪

咤睁大犹含泪水的双眸,不敢置信那湿软的诱惑居然穿透他再度坠入凡尘的肉体,

刺入了他温热的内壁,旋转、跳跃、碰触……那!那是妲己的娇舌!……此刻精

神和肉体的双重刺激让尚是处子的他不禁松口,把最真实的感受轻吟出来。

「宝贝,叫得很动听嘛~ 」调笑间,妲己擡起散漫青丝的发首,一道水亮的

银丝衔接起桃色的唇彩和白皙的臀沟。一只手穿过被铁链分开的大腿根部,一把

握上了硬挺的火热。「你也满有感觉的嘛

。」

「我……」少年耻辱地涨红脸,爲雄性的生理本能爲魅惑的狐妖轻而易举地

利用这一事实而自我厌恶着。

尤物的卓绝技巧在此刻徐徐施展,一手两指节奏分明地揉动起少年青笋似的

要害,温柔地播撒名爲情欲的火种。另外三指逐个拨动两颗玉丸,令它们在少年

股间不断雀跃。「不……哦!呃!啊!」少年如风箱般喘着粗气,难以抑制地耸

动结实的腰部,将雪白的臀瓣送到妖姬的唇旁。

妲己俯下淑乳,靠住白嫩的香丘,灵舌继续向后庭喷吐爱的汁液,手上的榨

弄丝毫沒有停顿。乳汁亦从乳鸽处微流,湿润了少年的方才开垦的雏菊。

欲擡欲上,愈来愈快,哪咤感到自己如示威的猫咪弓起身子,层然叠起的快

感渐渐累积成一柱擎天的高潮,就要在狐妖布置的温柔乡顶释放……

然而,妖姬的抚弄嘎然而止,收紧的手掌握住两蛋,小气地压抑住他即将倾

泻的欲望!~「不……要……(停)」在求爱的卑微请求脱口而出前,少年终于

在一片迷乱中找回了仅存的一丝的理智,挽救那巍巍可及的自尊。

「不要急,我的小猫咪,姐姐和你要慢慢来……」掰过少年那可笑的面孔,

注视着被情欲沾透的绯红秀脸,妲己的笑更加倾国倾城。

一旁早已打开的小盒中,大团的软膏涂抹于两只靓丽的柔荑,连指尖纹路也

不曾放过,而后葱指便挨个戳进攻占了那等待填充的菊蕾……

哪咤皱起眉,冰凉的触感暂时缓解方寸的火热,紫金的明眸恨恨瞪向身后的

禽兽,深知自己逃脱不了妖女的调教,少年悔恨当日那可悲的妇人之仁。

现如今,修长的手指先是沿着皱壁轻揉,让费力抵抗,依旧渐软的菊蕾张开

诱人的小口,狐妖的一根中指抚着冰凉的药膏轻松探入幽穴,立刻被湿热的肉壁

充分包裹住……仿若侍妾含住主人的宝具般乖巧……

「哦,宝贝,你好紧……」妲己一声长叹,却并爲停止行动,揉弄、碰触、

磨蹭,药膏忘情攀附在少年肉壁之上……唤醒他肉身更爲勐烈的兽欲……

「接下来,就让姐姐和石矶娘娘一并责罚你吧。」

第二章

「石矶」熟悉的名字将几欲飘走的少年郎拉回现实,回忆从沈沙中上浮,

现于灵台波面,徐徐摇摆。

烧盡的灰,被女娲舍弃的七彩石,不详的瑕疵。

尚且顽劣的童年,偶然的初遇,禁忌的片段,冷酷的师傅,痛与重生。

舒张的腹部踏上一只肤色青暗的纤足,大拇趾以其精妙的旋转逗弄肚脐。

「你……比以前白了许多……」少年的陈述换来微妙的沈默,脚心贴紧胸肌,

一路游移,肚脐,上隔,茱萸,咽喉,沿这如塔的长腿仰望,轻折的姿态恰好能

让哪咤瞥到塔顶的风光以及主人的容姿。

「也虚弱了许多……」把另一发现咽进被趾甲磨蹭的喉咙,裸着的躯体一

阵颤动,原是妲己不知何时托起了两粒玉丸,爲雄性的宝具套上一只金黄的圆环

……「暂且就让小宝贝的菊花寂寞一会儿,好好消受一下欲女膏的滋味,至于这

枷锁……」边说边敲,震得内的长枪勃胀发青,美人素手轻摁哪咤的会阴,欢

顔而笑:「这可是你那件被天葵污透的干坤圈变的哟~ 若你的犟驴若挣得开~ 姑

奶奶就允你中出这哟~ 」

还不等欣赏狐妖的风情,石矶胯过少年头颅,一对莲掌,芊芊十指将之托举

置于柔膝之上,清凉的大腿和少年的散发相得益彰,细声道:「月游星君上的那

座分身早让天庭洗盡了神智,本宫也爲你备置了一件,这回沒人再回来救你的,

放心吧」

「那是~ 小宝贝的莲花法身遭了琵琶,雉鸡两位妹妹的桃花瘴,这才把他的

元神鈎出来,再附到这具身子上,当日断臂开腹,以孝父母,这等肉身可是被姐

姐费心修缮,好好保存了起来

,以备日后不时之需呢~ 」

妲己妩媚现出毛绒绒的狐掌,勾眼挑眉,香唾自嘴角流出淌在掌心,翻手抹

在少年枪身上,自下而上,一撸到头

,五指来回翻弄,指甲撩拨马眼。「那麽大

……李靖那呆子不会是嫉妒你们母子情深……才……

「你休敢胡说!」被触及底缐,哪咤擡胸暴喝。

却顶到了头上石矶娘娘丰硕的山峦,熟悉的乳香噼头打来,身子熟练地痉挛。

「向妲己酱承认吧~ 还是要本宫把那会儿的糗事那捅到你的肠子哦~ 这

可不行,你的屁眼还需要被放置一会儿~ 」葱指绕起少年的头发,艰难移开双峰,

下伏的妖姬闭目亲吻玩物的额头,呢喃着古怪的言语,似命令,又似调笑。

「我……我和石矶娘娘才是……母子情……情……深……深」

「原来他的恋母情节是你呀~ 石矶娘娘~ 女娲还从来沒向妲己说过此事呢~ 」

「女娲!」方寸闪过惊雷,哪咤方才意识到真正的背后推手。

下三妖,灭商朝。

似保人族气运,实则以妖道牟利。

偏生瞒得住天庭!

难道说!

「是的,你可不是第一个……」妲己的舌尖滑过会阴,戳动两处子孙袋来回

碰撞。

「也不是最后一个……」石矶接道,动情地吻下,两舌相交,传递模煳的信

息。「彩云走后,本宫座下又有了一位仙童,这次,我们会玩得更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