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淫印天使】(第二部)(145)

时间:2022-06-19 浏览量:3次

【淫印天使】(第二部)(145)

145

蜜没回话,表情镇定;她知道明在说什么,只是──当她特别开心时,反而

会表现得有些迟钝。

在明看来,那与真正的不为所动相差甚远;只要仔细注意那些脉动,就能得

知她的心跳有多快;一阵又一阵,不仅传遍大腿内侧,也会传到阴蒂上。阴毛和

阴唇等处的波形,是明最有兴趣,也是最让蜜感到羞耻的。

想避开明的视线,蜜的十根指头於嘴前紧扣;明很满意她现在的样子,兼具

人类和大型犬的优点,又骚又可爱。

然而,已经有超过一分钟,明几乎只把视线集中在蜜的两腿间;相较於面部

表情,这边更需要仔细研究。

最好再深入些,明想,口水已经多到快吞不下。

蜜想藉着用双臂挤压自己乳房,来稍微转移注意力;可这一点刺激,根本就

比不上明接下来所做的;用舌头几开阴唇,接着,像是要把里头的皱褶都给拉平

似的,使劲舔舐。

在清楚听到「嘶啾」或「咻哩」等声响前,蜜的身体就因为一阵又一阵的快

感而弓起;双腿抖得很厉害,脚上爪子紧扣地面;眼睛睁得很大,却什么都看不

清楚。

明也一直移动脑袋;只是速度还不到舌头的三分之一,除用头发骚弄蜜的大

腿内侧外,还不忘使劲嗅闻;浓厚的香气,让人联想到蕈类和枯叶。

比多数大型犬都要来得高雅的体味,与落至口中的淫水和在一起,慢慢滑下

喉咙,让明陶醉到说不出话来;她曾试着将所有的淫水集中在口中,而那是不可

能的;再怎么努力吞下,也还是不停流出。

就像是在面对一个不算显眼的小型涌泉,明想,口感和温度都很不赖;不仅

润喉,连胃也觉得舒适;舌头与嘴唇的拍打、搅拌,弄出许多的既黏腻又滑溜的

声响,「嘶哩」、「吱啾」、「噗哩嘻」;只有靠得够近,才有可能全数掌握。

闭紧双眼的蜜,除不断颤抖外,全身上下还动个不停;她几乎没法再节制叫

声,这一点,明尤其满意;听来非常的年轻、淫荡,跟抽插到最激烈时相比,有

过之而无不及。

蜜一边咬着牙,一边努力让自己的阴部维持在原位,却还是常撞击到明的下

巴和脸颊等处。明也很小心,尽量让嘴唇包覆牙齿,别刮到蜜的阴蒂根,也避免

自己被突然挤过齿缝的淫水呛到。

好好玩,明想,嘴角上扬。实在忍不住的她,乾脆开始亲吻蜜的阴蒂;几乎

同时的,她也用双手去搔弄自己的阴部。

於是,不意外的,两人都在几秒钟之内就达到高潮。

由於明双手的动作不算轻柔,更不缓慢,她喷出腺液之多,不仅弄湿自己的

两腿内侧,还流过脚背和脚弓;许多黏稠又细碎的光泽,像雨点那样,聚集在肉

室地面的弯曲缝隙中。

一边舔舐爱人的阴部,一边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抚慰;真奢侈,明想,呼吸急

促。虽不比直接插入要来得刺激,但保有一点距离,会让双方有种为维护贞洁而

努力的错觉;这会成为等下进入重头戏时的最佳调味。

而比起研究自己的私处,明还是更喜欢研究蜜的阴道,有不只一瞬间,屏住

呼吸的蜜,全身上下都非常紧绷;阴道的连续收缩,不只是包覆明的舌头,好像

连舌根都要吸进去

这一回,她喷出的腺液虽没明来得多,却几乎要昏过去。有不只十秒,她只

能勉强听到自己的心跳,而肉室内的柔和光线,则是与周围的色彩混在一块儿,

在这个极为模糊、连重力和好像变得极为不稳世界中。

灵魂彷彿早已脱离;余韵充满起伏,比暴风中的雨点还要难以掌握。

在心跳和呼吸的节奏慢下来前,双方的性欲或许降低一点,身体却更为敏感。

收起舌头的蜜,左手抓着地面,右手则是掐着自己的左乳房。

藉着更多的刺激,来避免自己的身体失去控制,很有蜜的风格。

她的粗毛、爪子和牙齿,看来是那么的有魄力,明却一点也不害怕;她倒是

很享受蜜因害羞而开始挣扎,却又无法拒绝的样子。

然而,在感动之余,明多少也会有些心疼:

蜜的表情之所以看来比别人要複杂,似乎因为是到了现在,她还很害怕会突

然被讨厌;担心自己遭到背叛,甚至被狠狠抛弃。她不是因为好玩才代入某些角

色,也不是为了刺激才想出这类剧情,而是真的经历过什么;为了避开某些结局,

她愿意牺牲许多;这不仅缺乏情调,也太严肃了,很容易让人感到喘不过气。

所以,明和她在一起时,会想要表现得更轻松些;治癒她,用自己的身体;

尽可能的,在短时间之内,注入满满的爱。这若只是形容,会非常的优雅;无奈,

当明决定用下半身思考时,结果总是带有不只一点下流的感觉。

就算不强调喂养,也一样;特别是在面对总是一脸忧郁的年长者时,她又忍

不住把许多自我要求给丢到一旁,只想着要多冒犯些。

「晚点,让我射精在蜜的体内吧!」明说,眉毛抬高;态度活泼,嘴角拉长;

大致上,神情平和到一个不自然的地步;她很清楚,已经不能再拿「受到丝的影

响」来当藉口了。

人类的本性,是有可能比触手生物还要糟糕;明早就承认这一点了,也没打

算隐瞒。

蜜多少有预料到这次对话的重点,却还是无法冷静面对。缩着脖子的她,自

腰后到头顶的毛都竖起来,看起来真像是受到什么虐待;只是,摇晃得特别大力

的尾巴,无法让她看来像个受害者。

明趴在蜜的左乳房上,说:「平常,我就很喜欢想像你怀孕时的样子。看你

因为我而不得不挺着大肚子,那感觉可是非常治癒的。」

「怀明的孩子?」蜜故意问,明马上回:「没错!」

一点也不含蓄,甚至没有尴尬的感觉;兴奋到了极点的喂养者,不仅很主动,

还带有一点野性。

仍没有彻底放心的蜜,忍不住问:「这种毛绒绒的肚子,一下变得又大又圆,

在视觉上应该很不舒服才对吧?」

「才不会呢!」明使劲摇头,强调:「那样的蜜,可爱极了!」

听完,蜜差点因开心而大声嚎叫;在心跳加速之前,尾巴就已经摇个不停;

而当明开始摸她的腰侧时,全身上下更是跟触电一样。

一脸严肃的明,继续说:「再看过一遍之后,会想要看更多遍呢;虽说还不

可能怀孕,但光是子宫满载生命种子的模样,都会让我想要连续亲吻不只十下。」

说完,舔湿双唇的明,双眼半睁;一副像是要把蜜给整个塞到嘴里的贪婪模

样,让后者的心跳加快。

体温连续上升的蜜,低下头。她一边抚摸自己的肚子,一边努力回避明的视

线。

过了不只五秒,她才重新看向明,开口:「真、真是个糟糕的主人。」

吐槽的力道不够,反而突显出自己有多开心;不只是鼻子周围和耳朵内侧,

连毛发较为稀疏的地方都变得非常红;青涩的蜜,看来更为可口。

不想一直都让自己显得那么幼稚,耳朵竖直的蜜,再次开口:「那为了公平,

我也想让明的肚子──」

刹那间,一股热流冲至头顶;嘴巴微开的蜜,非得多喘几口气,才能够继续

思考下去。

明没有拒绝,事实上,她之所以会跟蜜分享这些讯息,就是希望后者能满足

她。

至於她双手摆放的位置,蜜想,八成就是她期待的肚子大小;大概是怀孕五

个月左右吧?

虽就经历来看,明已经算得上是经产妇,但还是好夸张。感觉自己连牙齿都

变烫不少的蜜,忍不住说:「啊──瞧瞧,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吗?喂养者大人,

真的是比触手生物还要猴急呢。」

这时候,再多吐槽几句,应该会挺有趣的;但在仔细考虑过后,蜜决定,要

改提醒另一件事:「得从后面来喔,因为──明说过,要把那边让给丝。」

不用说得太直接,蜜想,明的经验丰富,一定能够听懂。

果然,闭紧右眼的明,说:「差点忘了。」

吐出舌头的她,不用再摆出敲自己脑袋的动作,就已经很可爱了;真神奇,

蜜想,耳朵垂下。

有那么一瞬间,明看来是那么的纯洁,有如天使一般;被触手生物玷汙这么

多次,却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好像──还比实际上看来更幼小一些;这──也是

爱的力量?

就在蜜又觉得自己的存在很污秽时,伸出右手的明,敲一下自己的左手掌心,

说:「还有泥喔。」

眼见蜜的头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明马上解释:「这一回,我想怀双胞胎,

没问题吧?」

两人份的胎动,以及更複杂的轮廓,说「这样会带来两倍以上的幸福感」,

是有点肤浅,明却无法抗拒;这阵子,光是偷偷複习这个念头,都会让她陶醉到

要快流口水。

「明一定做得到──」蜜还没说完,脑中又冒出更多疑问;明知道她在想什

么,先一步开口:「『不是才刚产下露』对吧?的确,身体一下变轻不少,是给

我带来不少方便,可这边──」

明圈一下自己的肚子,双手的食指和大拇指碰在一起,几乎构成一个心型。

忘记要吞口水的蜜,心跳加快。

明低下头,再次开口:「一下就变得空荡荡的,我不习惯」

接着,明一边扶自己的腰,一边小声说:「应该是从十个月大,退回八个月

大,一点一点的慢慢变化才是。」

多么离谱的发言,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也正因为明的语气和动作都不怎

么扭捏,所以更显得色情。

蜜听了,不仅脸颊发烫,连耳朵内侧都变得非常红,一直要等到口水滴到腿

上,她才发现;自己不仅伸长脖子,嘴巴也张得很大

蜜不但没有反对,还很兴奋;松了好大一口气的明,说:「抱歉,我就是这

样。」

刚才的话,带来的挑逗效果,竟比直接碰触生殖器还要来得强烈;蜜真想直

接亲她一百下,好缓解因血压上升所导致的耳鸣。

身为年长者,应该自重些,否则就无法做为表率;咬着牙的蜜,慢慢开口:

「不愧是喂养者大人,刚才的那一连串要求,也只有触手生物才能够满足呢。」

明也脸红了,似乎──还想藉着移动四肢,【淫印天使】(第二部)(145)来遮掩身体;可以更过分些,蜜

想,继续说:「太厉害到不行啊,我们的明,是前所未见的母亲呢!」

缺少修饰,百分之百的内心话;出自蜜之口,好像就不该被吐槽。

可羞耻心一但开始活跃,明想,可真是要命;呼出一大口气,体温还是持续

上升。

早在产下露之前,明就针对这件事考虑过非常多次;要讲出那样离谱的话,

可得鼓足勇气才行。

若眼前的触手生物是丝、泥或泠,基本上没啥问题;以蜜为对象,感觉就很

不一样;最年长,又是触手生物的领袖;她要是再狠狠吐槽几句,明真的会羞到

想躲起来

还没法想像露的反应,都已经过快半天了;有机会知道的,明想,应该就在

不久后。

蜜在拿出两人的主要触手时,耳朵和尾巴都竖得很直

确定彼此都很进入状况,让明的心跳不再那么乱。嘴角上扬的她,继续说:

「蜜发情的样子,真美。」

「呜──」蜜闭紧嘴巴,双臂略收;很少女风格的反应,不像幼犬;蜜就算

想装出受打击的样子,也会因为尾巴摇不停而大打折扣。

「叫声也好好听。」

「呜!」

「下面又湿又温暖,让我舔起来好过瘾!」

「呀──!」蜜大叫,双腿使劲并拢。不要几秒,她就已经缩到墙边,两只

主要触手还都落至地上。

好诱人,明想,舔一下左边嘴角;在装好主要触手后,直接扑向蜜,感觉既

不会破坏节奏,又合乎人之常情。